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著作与研究

漫谈中国的“美国学”与美国的“中国学”(上)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10-26 10:06   发表评论>>

辨章学术 考镜源流

——漫谈中国的“美国学”与美国的“中国学”(上)

■嘉宾:张西平(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海外汉学研究中心教授、主任)

李剑鸣(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理事长)

■主持:吴子桐

吴子桐:请两位教授分别简要介绍一下中国的“美国学”和美国的“中国学”的定义、内涵和外延?欧美传统的“汉学”与现在的“中国学

”有什么区别?

张西平:西方对中国问题的研究,最早起源于欧洲,称之为“汉学”。英文即“Sinology”,“Sino-”是希腊语中表示“秦”的意思,“-ology”是对学科的定义。“汉学”的定义是“对中国历史、语言、文化的研究”,所以基本上是以“历史中国”为研究对象的。

美国自晚清时介入中国事务,“门户开放”政策提出之后,中美之间有着“地缘关系”,两国地处太平洋两岸,所以与欧洲相比,美国与中国有着更切身的现实利益。因此,对中国问题的研究从开始基于欧洲“汉学”的研究转向“当代中国”的研究,英文称之为“Chinese Studies”。总体而言,美国对中国的研究放在地域研究范畴中,它没有一个专门的学科叫“中国学”或者“汉学”。当然,美国现在还没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系统研究。

欧洲“汉学”是语文学的概念,是版本学、考据学、文本学的范畴。美国的“中国学”基本上已经进入社会科学领域了,即在人类学、经济学、社会学等领域中展开中国研究。因此,对中国问题的研究,欧洲与美国有比较大的区别。因此,引用李学勤先生的一句话,即对历史中国之研究称之为“汉学”,对现当代中国之研究称之为“中国学”。当然,中国学术界所理解的“汉学”与欧洲的“汉学”也不太一样,在我们看来,历史中国还包括“藏、满、蒙”。

李剑鸣:中国的“美国学”是从美国引进的,但它来到中国以后发生了变化。一般说来,美国的“美国学”是20世纪30年代以后逐渐兴起的,是适应美国人探索自己的文化特性和文化地位的需要而产生的。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学科,几十年来,它的研究指向、主题和方法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初的“美国学”实际上是历史与文学结合的产物,后来慢慢吸收了其他一些学科的成分,特别是社会学和人类学,把这些学科的视角和方法结合起来研究美国,才叫“美国学”。纯粹的美国史研究不是“美国学”,纯粹的美国文学研究也不是“美国学”。研究一部作品或一位作家,那是文学史;但通过对某个作家或者某部作品的研究,来探寻美国文化的特性和影响,解析美国核心价值观的形成和塑造作用,就变成了“美国学”。但总的来说,它和文学史的边界还是比较模糊的。

“美国学”形成以后,逐渐在世界各地传播,不少国家纷纷引进了这一学科。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学”也传到了中国。但是传进来以后就走样了,和美国意义上的“美国学”不是一回事。中国人研究美国有两个特点:一是侧重对美国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的研究,而对社会和文化反而不是特别重视;二是比较关注近期的趋向,对美国历史的研究只能归入历史学科,只有对美国当前状况的研究才算在“美国学”里面。

也就是说,中国的“美国学”概念有两个特点:第一,它有点“泛美国学”的意味,包罗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化、社会各个方面,比美国的“美国学”概念要广得多;第二,它带有一定的拼凑性,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整合的学科,凡是涉及美国的研究,都可以归入“美国学”,张三研究美国文学,李四研究美国经济,只要是研究美国,都算在“美国学”的范围内。因此,有人讲,中国没有真正的“美国学”。“美国学”英文叫做“American Studies”;而中国只有“the Studies of the United States”,而没有“American Studies”。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吴子桐:中国的“美国学”和美国的“中国学”各自有哪些优劣短长?

张西平:中国的“美国学”和美国的“中国学”不好相比,但可以把美国的“中国学”和欧洲的“中国学”做一个比较,美国的“中国学”研究规模上比较大。主要的大学大都有东亚系,同时在社会学、人类学等各个专业也有中国研究。20多年前,孙越生编写《美国的中国学手册》的时候,美国就已经培养博士1000多个,而现在,美国的“中国学”研究人数,估计基本上占到了全球的一半。另外,美国的“中国学”对晚清的研究也有相当的优势,当时美国的来华传教士掌握了很多中国资料,例如:早期海关档案、赫德(英国人,曾任晚清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文献等。在这方面,美国的中国研究还是有较大影响的,对中国学术界来说不可小视。

李剑鸣:美国学者对中国的研究,我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略知一二,因为他们的不少书都翻译过来了,而且我跟有些学者也有过个人交往。我的感觉是,美国的“中国学”所依托的学科积累和学术资源,是中国的“美国学”所难以望其项背的。

20世纪,特别是二战以后,美国的社会科学走向发达,史学也呈现强势,大有与欧洲相匹敌的势头,这可以为它的“中国学”提供强有力的支撑。美国学者只不过是把他们研究欧洲、研究美国的范式和方法拿来研究中国,就会产生同中国学者很不一样的成果。他们的研究,从内容、解释框架、研究方法到对具体问题的诠释,都很有特色。

中国的“美国学”与美国的“美国学”相比,似乎谈不上有什么优势。刚才说到了美国的“中国学”研究人员的数量,其实如果从“泛美国学”的角度说,中国研究美国的人也不少,但有些人对自己学术身份的界定并不明确。比如说,研究美国外交的学者,自称是研究国际政治;研究美国文学的学者,则认为自己属于外国文学领域。他们的身份都不是“美国学”。我们这些研究美国史的,通常把自己的身份界定为历史学者,而不是“美国学”研究者。美国人说我们都是“Americanist”,但“Americanist”是一个很泛的概念,所有研究美国的人都可以叫做“Americanist”。另外,更关键的问题是,这个学科自身的界定也不是特别严格,没有明确的学科边界,一个选题究竟属于“美国学”,还是属于跟美国相关的其他学科,有时很不好判断。从材料方面看,刚才张老师说,美国的“中国学”有某些优势;但中国人做美国研究,材料一直是一个“瓶颈”,尤其是在网络材料开发以前,基本的材料都必须到美国去查找。另外,中国学者在人文修养、方法论意识和选题的取向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局限。

如果说中国学者研究美国有什么长处的话,那就是一种有待发挥的潜在优势。毕竟我们是在外面看美国,有可能突破美国学者“身在此山中”的局限。美国学者,包括美国的历史学者,近来也强调用外面的观点来看美国,以克服“美国例外论”之类的局限。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责任编辑: 未克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