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中外交流志

果戈理·鲁迅·俄国文学在中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12-18 11:27   发表评论>>

■主持:顾钧

■嘉宾:蓝英年(翻译家,俄罗斯文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孙郁(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鲁迅博物馆馆长)

果戈理的人物还活着

顾钧:今年正逢果戈理(1809—1852)诞辰200周年,果戈理又是鲁迅最欣赏的作家,所以想请两位专家就果戈理、鲁迅以及俄国文学在中国这样一个话题来进行讨论。先请蓝先生谈谈果戈理,您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作家?

蓝英年: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果戈理年”,全世界都在纪念果戈理。1952年纪念果戈理逝世100周年,也是全世界的。这和今年正在举办的“俄国年”有所不同,“俄国年”只是中俄之间的。果戈理无疑是世界性的作家,但他的作品并不像巴尔扎克《人间喜剧》有那么多人物,像欧也妮·葛朗台、夏倍上校、邦斯舅舅……果戈理作品中的人物并不多,《死魂灵》里面除了乞乞科夫,就那么几个地主,但这几个人物是永远鲜活、永远不死的。再如《钦差大臣》中的那个赫列斯塔科夫,到处吹牛撒谎,最后连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的谎言,觉得这不是撒谎了。这种人现在在俄罗斯还依然存在,所以说果戈理作品中的人物生命力太强了!作家已经死了,但他笔下的人物还一直活着,这就说明这个民族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这个民族的国民性问题还依然存在。

顾钧:从这种情形我们太容易联想到鲁迅。鲁迅的作品现在也还非常有生命力,也就是说鲁迅揭露的中国人的国民性弱点,现在有不少还存在着。就这一点来说,作为伟大的作家,鲁迅和果戈理是不是有相通之处?

孙郁:鲁迅受果戈理的影响是无疑的,他自己就说过《狂人日记》是受其影响的。鲁迅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俄国文学,《域外小说集》中就有好几篇,在《摩罗诗力说》里也提到了果戈理。鲁迅非常喜欢果戈理,晚年还翻译了《死魂灵》,并自费印行《死魂灵百图》。果戈理的那种讽刺手法对鲁迅的影响很大。在中国文学方面,鲁迅很喜欢《儒林外史》,《儒林外史》也突出地运用了讽刺手法。

蓝英年:《儒林外史》和果戈理的讽刺还不一样,果戈理的讽刺更辛辣。

孙郁:对,果戈理的讽刺更具有力量。《钦差大臣》中的讽刺,太辛辣了!而《钦差大臣》中所讽刺的问题在现在的俄国依然存在。

蓝英年:《钦差大臣》之所以能上演,和尼古拉一世以及当时的一些王公大臣把果戈理当成弄臣有关系。果戈理不是弄臣,但他们把果戈理看成弄臣——弄臣的一些荒唐行为是可以原谅的。果戈理写了《钦差大臣》,沙皇尼古拉一世带领王公大臣去观看,本想娱乐一下,但越看越不对劲,越看脸色越阴沉,看完后尼古拉一世说:“大家都挨骂了,而挨骂最多的是我。”他虽然说了这样的话,果戈理却一点事也没有。这就说明权贵们都把果戈理当成弄臣。在欧洲,对弄臣一向是相当宽恕的。另外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果戈理的婚事。果戈理活了43岁,一辈子没结婚。他曾经爱上一个女人,这个人的父亲——著名的公爵维耶利戈尔斯基,是沙皇的近臣。公爵热爱文艺,果戈理的《死魂灵》能够得到沙皇尼古拉一世的批准出版有赖于他的大力帮助。他欢迎果戈理到他家去朗诵作品。但是当果戈理爱上了他的女儿,并向他的女儿求婚时,公爵一下子就怒了,从此禁止果戈理踏进他家门一步。果戈理正是从此患上了忧郁症。这个事实说明在公爵眼里果戈理是弄臣,但果戈理显然不是。

鲁迅的《死魂灵》翻译有问题

孙郁:鲁迅晚年在身体很不好的情况下,友人请他翻译《死魂灵》,他竟然接受了,我觉得鲁迅对果戈理有一种情结。

蓝英年:鲁迅虽然非常喜欢果戈理,但他翻译的《死魂灵》有些问题,特别是第7章。第7章讲的是社会上有两类作家:一类作家歌功颂德,另一类作家真实地再现生活。第一类作家受人吹捧,生活得非常好;第二类作家受人打击,很不得志。但鲁迅翻译的第7章,根本看不出这个意思来。再有,有的话译错了。比如果戈理说有些女人在某些方面讨人喜欢,有些在一切方面讨人喜欢,而鲁迅却译成“也还漂亮的太太”和“通体漂亮的太太”,这意思就不对。

顾钧:用我们今天的标准来衡量,鲁迅一生基本上没有翻译过可以称得上是名著的作品,他翻译的唯一一部古典名著恐怕就只有《死魂灵》了。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鲁迅是在晚年身体不好的情况下翻译这部巨著的,并且他还带病坚持翻译了第二卷,而一般认为第二卷远不如第一卷。

蓝英年:第二卷已经是残稿了,是根据别人的回忆整理出来的。

顾钧:鲁迅虽然直到晚年才开始翻译《死魂灵》,但他从在日本留学期间就开始关注果戈理了。

蓝英年:我记得我看过周作人的一篇文章,谈鲁迅与果戈理的关系,说鲁迅受到了果戈理很大的影响。

孙郁:我认为鲁迅对果戈理的喜欢超过了夏目漱石。周作人的观点是鲁迅受到过夏目漱石的影响,认为《阿Q正传》中有夏目漱石《我是猫》的影子。事实上,在这两者之间鲁迅更喜欢的是果戈理。这跟果戈理讽刺俄国社会等级制等社会病态有关。当然夏目漱石也讽刺了日本社会的某些病态。但中国和俄国的情况更像,特别是在国民劣根性方面,有些东西真的很像。

顾钧:但鲁迅对果戈理的东正教思想好像并不喜欢,甚至有所批判。俄国作家的宗教感情一般都比较浓厚,果戈理尤其如此。

蓝英年:果戈理和他母亲一样,是一个虔诚的东正教教徒。他认为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比如说,他妹妹说谎,这是上帝的意旨;农民要干活,也是上帝的意旨;甚至他自己得痔疮,还是上帝的意旨——上帝要折磨我。他最后还访问过耶路撒冷。他向尼古拉一世提出,他要访问耶路撒冷,要求尼古拉一世给他办个护照,这个护照要保证他经过的所有地方都有人接待。尼古拉一世说他做不到,因为经过的有些地方根本不是俄国的领土,比如土耳其,他怎么能要求土耳其接待果戈理呢?但最后,尼古拉一世还是答应了果戈理,凡是有俄国使馆的地方都接待他,这样果戈理参拜了圣城。他的东正教思想是根深蒂固的。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责任编辑: 未克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