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中外交流志

夏目漱石的汉诗文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6-07 10:10   发表评论>>

夏目漱石(1867-1916),日本明治时期的大牌作家,有国际声誉的小说家。有日本学者认为他在日本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鲁迅。这种说法恰当与否姑且不论,要知道,漱石可是日本现在唯一一位尊容被印在钞票(日元千元)上的文学家啊。

鲁迅先生对漱石也是重视和尊敬的。有意思的是,鲁迅1908年在东京的时候,还曾和许寿裳、周作人等五个人合租过漱石住过的房子,他们称作“伍舍”。这个房子至今还在,十年前我还特地去看过呢。可惜,漱石享年比鲁迅还短。

夏目漱石本名金之助,“漱石”是其号。这个号可是出于我们中国古代的一个现今连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的典故。《世说新语·排调》云:“孙子荆年少时欲隐,语王武子‘当枕石漱流’,误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此事又见《晋书·孙楚传》。孙楚明明是口误,却将错就错,突发奇论,可谓机敏之至。更没想到,这还成了千余年后一位日本文学家的雅号。1889年(明治二十二年),夏目受好友、著名作家正冈子规编印汉诗集《木草集》的刺激(按,所谓“汉诗”,就是日本人用中文创作的旧体诗),也自编了一本汉诗文集《木屑集》,并开始用“漱石”为号,足见他对中国文史的熟悉。

漱石生于江户(今东京都)牛込。1879年入一桥中学,因喜欢唐宋诗文,特意再到专教汉学的二松学舍学习,师从著名学者三岛中洲,打下了汉文学基础。(而二松学舍延续至今,已改为大学,仍是日本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和日本汉文学的重镇。)1884年入一桥大学预备门。1889年与正冈子规会面,更唤起他写汉诗及俳句的兴味。1893年文科大学毕业,曾在东京专门学校(早稻田大学的前身)任讲师。1895年赴伊予(今爱媛县)松山中学任教。翌年,赴熊本第五高等学校任教,此时又向同事、诗人长尾雨山学习写汉诗。1900年赴英国留学。三年后回国,任第一高等学校及东京帝国大学讲师。此后,直至逝世前的短短十几年里,他发表了很多作品(日文),成为第一流的英国文学研究、介绍者,又是明治第一流的小说家。但他同时钟爱汉文学,到逝世前还大写汉诗。今存他的汉诗有二百多首,因此,完全可以称他为汉文学家。

他在1889年写的《自嘲,书〈书屑录〉后》,反映了少年漱石蔑视世俗,同时其实虚怀如谷:

白眼甘期与世疏,狂愚亦懒买嘉誉。为讥时辈背时势,欲骂古人对古书。才似老骀驽且騃,识如秋蜕薄兼虚。唯赢一片烟霞癖,品水评山卧草庐。

他在同年写的《山路观枫》,得到当代中国著名学者程千帆的击赏:“漱石诗风流蕴藉,殆不让其说部。能者自不可测。可喜可笑也。”诗云:

石苔淋雨滑难攀,渡水穿林往又还。处处鹿声寻不得,白云红叶满千山。

1895年他离开东京去松山任中学教师后,寄七律四首给好友正冈子规,其三显示了既愤世又自嘲的口气:

二顷桑田何日耕?青袍敝尽出京城。棱棱逸气轻天道,漠漠痴心负世情。弄笔慵求才子誉,作诗空传冶郎名。人间五十今过半,愧为读书误一生。

此诗首句反用《史记·苏秦列传》:“使吾有洛阳负郭田二顷,吾岂能佩六国相印乎?”极妙。“冶郎”即野郎,为日本人叱骂语(即“八格牙路”的“牙路”),意为野小子、浑蛋。更妙的是“冶郎”在中文中亦自可通,《古乐府》就有“道逢游冶郎”句,李白也有“岸上谁家游冶郎”句,均指不务正业的浪荡子。由此诗可知,当时漱石的诗(按,日本明治以前“诗”专用指汉诗)已让某些诗坛老辈震惊和妒忌。

漱石1898年写的五古《春日静坐》也很耐读:

青春二三月,愁随芳草长。闲花落空庭,素琴横虚堂。蟏蛸挂不动,篆烟绕竹梁。独坐无只语,方寸认微光。人间徒多事,此境孰可忘?会得一日静,正知百年忙。遐怀寄何处,缅邈白云乡。

漱石写得最多最好的,就是七律。他在晚年临终前约百日之间,几乎日课有作,一连写了七十五首诗,其中六十六首均为七律,而且除一首外均无题目。这是他一生汉诗成就的高峰。这些珍贵的手稿,今存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漱石文库。诗中表达了隐逸和超越的思想。他将中国古典文学和禅道的有关思想相结合,找到了“则天去私”这一词汇来概括他的人生哲学。有日本论者认为这也是日本近代咀嚼中国文化所达到的思想高峰。这种说法是否正确,亦当别论;但这些诗确实颇值得我们咀嚼。

漱石的好友子规曾评论他的诗“意则谐谑,诗则唐调”。其实他晚年的诗又超越了谐谑,回顾往事,甘于淡泊,学习唐调的风格更明显,更成熟。这样的优秀汉诗人出现在大肆鼓吹“脱亚入欧”的明治、大正年间,实在可说是一个奇迹。而且,他又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日本近代有世界影响的大文学家,因而尤为难得!日本及中国当代出版的很多《日本文学史》上,仅介绍漱石的日文创作而不涉及他的汉诗,是一种何等浅薄无知的表现!

漱石的汉诗文生前未曾结集,仅附录于日本出版的他的文集之后,中国读者很难读到。近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夏目漱石汉诗文集》,是为首次引入我国读书界。值得欣喜和介绍。

 

夏目漱石的像被印在日元上

文章来源: 文汇读书周报 责任编辑: 未克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orld@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