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中外交流志

朱维铮:“世界公民”利玛窦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8-06 09:53   发表评论>>

——朱维铮教授在上海博物馆的讲演

利玛窦留下的历史遗产,在中外文化交往史上突显的效应,远过于他对基督教入华的影响。就跨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不论中外学界关于利玛窦其人其学的价值判断多么分歧,大都承认由历史所昭示的两点事实:他用中文撰述的论著和译作,使中国人开始接触文艺复兴以后的欧洲文化;他用西文记叙中国印象和在华经历的书信、回忆录,以及用拉丁文翻译的《四书》,也使欧洲人初步了解传统正在起变化的中国文化。

朱维铮 讲演者小传

1936年生,江苏无锡人。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现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专门史学科方向学术带头人兼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学术顾问。师从经学史专家周予同教授,对中国经学史造诣甚深,纂辑有《周予同经学史论著选集》,并致力于中国思想文化史资料的整理和纂集,汇集出版《走出中世纪》、《音调未定的传统》与《求索真文明:晚清学术史论》等。

今年五月恰逢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年10月-1610年5月)去世四百年。很荣幸来和各位一起讨论利玛窦。一个日本人首先提出,利玛窦是16世纪来到东方的第一个“世界公民”。

从1582年8月初抵澳门,到1610年5月病逝北京,利玛窦的足迹,由南海之滨而越五岭、驻江右、下江南、过山东,而入明京、叩帝阍,所谓自边缘至中心,在大明帝国活动了27年9个月,先后创建过耶稣会住院四所,受洗的中国基督徒逾2000名,结交的帝国士绅显贵达数百人。更为重要的是,利玛窦留下的历史遗产,在中外文化交往史上凸显的效应,远过于他对基督教入华的影响。就跨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不论中外学界关于利玛窦其人其学的价值判断多么分歧,大都承认由历史所昭示的两点事实:他用中文撰述的论著和译作,使中国人开始接触文艺复兴以后的欧洲文化;他用西文记叙中国印象和在华经历的书信、回忆录,以及用拉丁文翻译的《四书》,也使欧洲人初步了解传统正在起变化的中国文化。

因此,自1601年初利玛窦终于获得明廷特许入京并居留,四百多年过去了,中外学界研究利玛窦的兴味依然不减,原因便可理解。

一、利玛窦是第一个在中国取得比较成功的耶稣会士

利玛窦的地图采用了“地圆说”,包括正面和两个侧面的投影。按照“地圆说”,中国本来在亚洲的东部,他怕中国人不能接受,特意歪曲地理角度,把中国放在地图的中央,这一讨好中国人的举动,使自大的中国人非常受用,过了四百年才同意改正。

利玛窦1552年在意大利马切拉塔出生,在那里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30岁时,即1582年,到达澳门,准备入华传教。在澳门,他从完全地不会说汉语,到能够认汉字,只用了一年多时间,他还用拉丁文编了一部《葡汉辞典》。1583年,明朝万历十一年,利玛窦和同会神父罗明坚到达广东的首府肇庆。当时他们自我介绍是“西方的出家人”。总督因此赏了他们每人一件僧袍,让他们当“洋和尚”,他们建的教堂也取名“仙花寺”。他们穿僧袍九年,才发现自称和尚很糟糕,秀才以上的士人都不和他们打交道,见了大大小小地方官,他们还要磕头。后来,一个对西方好奇的常熟绅士瞿太素告诉他们:中国的和尚常被看作没学问的酒肉和尚。你们自称“和尚”,会让中国人看不起。

利玛窦属于耶稣会。耶稣会成立于16世纪。当时欧洲进行宗教改革,出现了不同派别,共同取向是不满天主教的腐败。天主教内有个年轻人,留学法国的西班牙学生依纳爵·罗耀拉,创立了七个人的小团体“耶稣会”,主要宗旨是恢复原始基督教的纯洁性。基督教在古罗马时代是被压制的,是穷人的宗教。到公元四世纪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皈依之后,基督教的地位提升,随着它的广泛传播,越来越变成文化上的专制者。面对路德、加尔文等原教旨主义的批判,耶稣会认为,需要和新教战斗,和内部的腐化战斗。他们拥护教皇,纯洁教会,自称是“上帝的连队”,他们定了非常严格的纪律。罗耀拉有一部著作,中文名为《神操》,此次“利玛窦——明末中西科技文化交流的使者”主展的意大利方把它翻译成《耶稣会宣言》。其中规定每个耶稣会士入会要发三道誓,也就是神贫、贞洁和服从。

耶稣会是欧洲基督教内最重视教育的一个修会。他们在修道院以外创立了耶稣会的学院,除了神学,兼重人文和自然的学科,教育质量很高。最早进入中国的耶稣会士,多半学问很好。鸦片战争以后,他们在中国办教育也有名。比如复旦大学的前身叫复旦公学,是从震旦公学分出来的,校长马相伯就曾是一位耶稣会神父。他12岁在徐汇公学接受完整的七科教育,会多种欧洲语言文字和数学、博物学等等,是晚清没有出国留学而通晓世界情形的学者之一。

利玛窦因为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他传教的时候,不仅可以动口,还可以动手。他在印度果阿向匠人学习用亚洲所有的金属材料制造他所需要器物的技能。他能画比较精确的地图。他把他所画的世界地图挂在教堂最显眼的地方,吸引中国的士大夫。中国人有一个顽强的观念:天圆地方,中国永远处在四方大地的中心。利玛窦的地图采用了“地圆说”,包括正面和两个侧面的投影。按照“地圆说”,中国本来在亚洲的东部,他怕中国人不能接受,特意歪曲地理角度,把中国放在地图的中央,这一讨好中国人的举动,使自大的中国人非常受用,过了四百年才同意改正。

利玛窦在中国27年,不断写信向西方介绍中国的文化。他第一次把《四书》翻译成拉丁文。他也介绍中国的地理环境、气候、政治体制、普通人的生活状况等。正因为利玛窦和他的后继者经过多年的努力,欧洲才出现了一门新的学问——汉学。我们知道,中国和欧洲的物质文化交流起源很早。《圣经·创世纪》提到在遥远的东方有个丝国,但无人知道“丝国”就是中国,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古罗马皇帝凯撒有一次出席议会,穿上了丝质的长袍,当时人为之震惊。很久以后,《马可波罗游记》描写了中国,但不少欧洲人仍然不信。经过利玛窦及其后继者的介绍,欧洲人开始如实地了解中国,知道中国有古老的文明,有许多东西是欧洲所没有的。比如中国的官僚体制,他们想不到平民经过三级的科举考试选拔,也可以做官。他们把“秀才”比做“学士”,把“举人”比做“硕士”,把“进士”比做“博士”。这也出于利玛窦的比附,他当了“洋和尚”,经过中国士人的提醒,才开始注意到自己“神学博士”的身份是与进士对等的。但耶稣会有严格的纪律,已经做过的事情,如果想要改变,就必须获得耶稣会上司的同意。他为了留起头发胡子,穿上明代的儒服,经过好几年的努力,才得到耶稣会当局远东视察员范礼安的批准。此次上海博物馆展览的利玛窦的儒服很奇怪:头上四方平定巾,是秀才、举人佩戴的。身上的袍服相当于中国的中等官员,是他自己设计的。中国人向来注重服饰,利玛窦一换衣服,果然有了很好的效果,秀才误以为他是有品级的人物,不会不理他,就和他作揖了。现在利玛窦也可以见官不跪,官绅对他客气了。中国的中世纪,表征等级的服饰就有这么神奇的作用。

我们知道,利玛窦不是第一个进入中国的近代传教士。明朝晚期,欧洲有多明我会等不同修会的教士到中国来,或死在福建,或死在广东,还有冒险闯到北京去想说服皇帝而被当做外国间谍关在监牢里死去的。在利玛窦之前,耶稣会创始人之一的沙勿略,也曾到过广东,最后死在上川岛。利玛窦固然不是第一个进入中国的近代传教士,但他是第一个在中国取得比较成功的耶稣会士。

文章来源: 文汇报 责任编辑: 未克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