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韩国官员称首次在朝韩争议海域发现朝鲜无人机 ·巴基斯坦官员称灾后重建需150亿美元 历时5年 ·以单边撤离五周年:改变生存现状 怀念加沙邻居 ·美国医疗队伍前往平壤探望一名被扣美国人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华人华侨动态 字号:
北美赌场争抢华人“财神” 走火入魔赌瘾频酿恶果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8-17  发表评论>>

中新网8月17日电 华人好赌?随着新移民不断增加,前往美加各地赌场的华人越来越多,各赌场卯足全力在华人小区争夺客源,抢滩华人市场。业者竞争加剧,为吸引客流施展浑身解数,大打赠送战,劲刮中国风,推出各种现金大赠送优惠,并且增设亚裔博彩区或中餐美食,想尽办法吸引华人。

据美国《世界周刊》报道,无论是美西的旧金山还是美东的纽约,赌场都瞄准华人。纽约皇后区法拉盛是华人新移民的聚居地之一,自然成了兵家必争之地。赌场巴士俗称“发财车”,每天从早到晚,由法拉盛开往各地赌场的巴士川流不息,前往赌场“发财”的人数以千计,蔚成“荣景”。有人更成了“跑车专业户”。但“十赌九输”,由赌博滋生的家庭问题日益严重。有人不切实际地希望透过赌博“发财”实现“美国梦”,结果走上不归路。

发财巴士 络绎不绝

不仅是美国东西岸的赌场,美加各地的赌场也深知华人“赌性坚强”,市场极具“潜力”,不得不“另眼相看”,近年纷纷推出针对华裔市场的计划和“中国特色”的配套设施,例如在餐点方面,针对一些华人“顽固的中国胃”,供应粥饭粉面等。

熟悉华人小区情况的人士指出,纽约是两岸三地大多数华人商务观光、探亲访友必经之地,赌场是他们的参观景点之一,不少人喜欢顺便“赌一把”。有鉴于大量新移民涌入纽约,近年纽约附近赌场相当重视华人市场。纽约地区多年前只有几家赌巴公司,现在越开越多,经营“发财巴士”接送赌客的公司也不断增加。尽管竞争的激烈程度更胜从前,许多业者见有利可图,仍纷纷投资加入发财巴士市场。有的本是载客的巴士公司,有的是旅行社,还有的本业与赌巴根本不相干,但见猎心喜,也来“轧一脚”。

纽约金石娱乐制作公司负责人骆伟(Andy)表示,华人赌客是一个庞大市场,以纽约附近的上州、新泽西州、康州等地来说,较具规模的赌场就有十八、九间,包括大西洋城12间;康州、宾州各两间;上州一间等。

来自香港的骆伟自1999年入行至今12年,他指出,华人人口增长,赌场生意竞争激烈。十年前纽约上州还没有赌场,现在洋克市 (Yonkers)有帝国赌场,两年前宾州金沙、金山赌场也先后开张,增加很多选择,每家赌场都有基本固定的顾客群。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

骆伟估计法拉盛每天“绝对有”二、三千人去赌场。他说,大多数华人视赌钱为一种娱乐和消费,就像去游迪斯尼或唱卡拉OK一样。但他提醒华人不要沉迷赌博,更不能视为赚钱工具和谋生手段,赌多少钱要有预算和节制,才不致发生家庭问题。

目前从纽约华埠、法拉盛、布鲁克林、艾姆赫斯特各地华人聚居处发车前往大西洋城、康州和宾州的赌场巴士,络绎不绝,每天班次众多,几乎每小时都有巴士开往赌场。法拉盛赌巴停靠的大本营40路,以及华埠包厘街麦当劳快餐厅门前,每天天刚亮就已人声鼎沸,场面非常热闹。

经营金沙(Sands,又名绅士)赌场巴士路线的万安旅游负责人李小姐(Lillian Li)粗略估计,法拉盛目前前往附近赌场的华人,比纽约曼哈顿传统华埠还要多。其中也有一些外族裔,得知搭乘华人赌巴前往赌场,不仅车资便宜,还可获赠泥码,因此华人赌巴经常可看到他们的身影。

李小姐指出,法拉盛平日开往赌场的华人赌巴,保守估计至少二、三千人,周末假日还不止此数。据她了解,前往赌场的华人,除了有的是专业的“跑车”外,50%都是真正的“赌徒”,由此证明美国主流赌场对华裔市场的重视,也反映华人好赌名不虚传。但她从业十年,并未见过有真正赢钱的人,有的赌了两三年便输光光,“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从此销声匿迹,令她非常感慨。

促销优惠 各出奇招

位于纽约上州洋克市 (Yonkers)的帝国赌场(Empire city Casino)近日开通华人专线巴士,以地理优势抢夺华裔客源,车资18元,在赌场可凭乘车证,其中10元可用作当日赌金,5元为餐券。

帝国赌场财务总监Wayne Smith表示,帝国大赌场营运至今三年半,拥有5300台角子老虎机以及全年无休的赛马比赛、餐厅和酒吧,还有音乐演出等多元选择。在正常交通情况下,从纽约市出发前往帝国赌场,仅需40分钟车程。

面对帝国赌场争食大饼,客源受到威胁的新州和康州赌场不甘示弱,祭出各自优势面对竞争。由于康州和新州多间赌场距纽约市车程均超过两小时,为避免因自身与纽约市的距离差异而流失客源,业者纷纷加送泥码,并大力宣传自家赌场车次众多,强调前往洋克市时常塞车,节省时间有限。

目前康州和新州赌巴业者正在密切注视帝国赌场在华人市场的动向,适时调整策略。康州快活赌场目前收十元车资后赠送60元,其中15元为餐券,另有45元泥码。

位于康州东南部Thames河畔的金神(Mohegan Sun)赌场为吸引客人,也大手笔推出每人65元套票,包括20元餐券及45元泥码。该赌场为亚裔顾客而设的博彩娱乐专区“旭日广场”,除了有亚裔客人熟悉的赌桌游戏,还有东南亚特色的美食坊,以及一个专为亚裔顾客而设的巴士大堂。

特聘亚裔 服务华人

位于宾州波科诺山(Pocono Mountains)的金山娱乐大赌场 (Mt. Airy Casino),距离纽约市只要一个多小时车程,开幕已有两年。最近为了迎合亚裔赌客需要扩大营业,增设亚裔博彩区(Asian Gaming Room),提供牌九、百家乐等,邀请资深的赌场东方市场部门主管、曾任职大西洋城凯萨赌场的亚裔市场营销总监周志成(Edwin Chou)主持,聘请不少华裔员工,并推出亚洲风味食物如中国餐点、粥面档等。

该赌场总裁塔斯 (George Toth)指出,金山娱乐大赌场对于亚裔客户相当在乎,所以聘请亚裔专才为亚裔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与此同时,金山赌场还在纽约市各大华人聚集地设立巴士载客地点。

金山娱乐大赌场目前与纽约市内的多家华人巴士公司合作,包括金石娱乐制作公司(Golden Rock)、辉煌旅游公司(Maneki Tours Inc.)及Ivy Tours Inc.等,在皇后区的法拉盛、艾姆赫斯特、曼哈坦华埠及布鲁克林八大道、羊头湾等地接送游客,每天超过十个班次。

金石娱乐负责人骆伟指出,金山赌场两年前从一个休闲度假中心改为娱乐赌场,因此附近休闲设施较齐备,四季可以从事的活动包括高尔夫球场、滑雪圣地、登山、钓鱼等,赌场内还有贵宾室、健身中心、沙龙室及Spa等。金山过去只有老虎机,从7月13日开始,正式设亚裔博彩区(Asian Gaming Room),内有赌桌、百家乐等,以吸引更多赌客。金山赌场距纽约只有80哩,车程一个多小时,对赌客较有吸引力。

美东各大赌场为吸引客流,经常大打赠送战,以吸引更多赌客,因此在华人小区中形成俗称“跑车”的特殊行业,在赌巴或赌场内私下收购赠送泥码换现金。虽然赌场并不允许以此牟利,但不少华人发现有机可乘,便在搭乘赌巴途中将泥码兑换券收走,还有人专门等在赌巴到达的大厅内收购。赌场对这种搭赌巴而不赌钱的现象深恶痛绝,但为了“顾全大局”,只好眼开眼闭。

经常前往赌场的刘先生说,现在经济差,失业的华人不少,平日搭赌巴往赌场耍乐的人落注少了,但去赌场的客人有增无减,有人失业,反而以赌巴为家,天天去赌场碰运气。有人为了赚取赠送泥码与车票的差价,每天往返两三趟,以现在送十元获赠60元来说,扣除15餐券,还剩下45元,一天跑两趟,就有90元,扣除20元“本钱”,仍比打工好。但“上得山多终遇虎”,据说有位“跑车专业户”,长期以“发财巴士”做栖身之所,遭遇车祸重伤,得不偿失。

潜力巨大 业界重视

华人成为美国赌场特别垂青的客源,不仅美东地区的赌场抢滩华人市场,美加各地赌场深知华人“赌性坚强”,市场极具“潜力”,大多对华人“另眼相看”。旧金山和屋仑华埠,都设有办公室吸引华裔赌客。

旧金山东湾列治文市拟兴建大型的内华达式、澳门式赌场。湾区赌巴华裔业者表示,对赌客而言,赌场越近越好,从旧金山驱车至列治文市的赌场,在正常交通情况下约45分钟车程。如果列治文市开设赌场,更方便华裔赌客。

一名陈姓售票员表示,从前发财巴士的终点站是内华达州的雷诺或太浩湖,自从美国赌场法律对印第安部落开放,容许由印第安部落持牌经营赌博事业,现在加州印第安部落的赌场在各大城市到处林立,最接近旧金山的柯尔玛(Colma)、圣布鲁诺(San Bruno)、东湾艾姆瑞维尔(Emeryville)和圣巴布洛(San Pablo)等都设了赌场。去年印第安部落有意在列治文市扩充赌博事业,将赌博竞赛从内华达州转到加州,造成印第安不同部落之间的竞争。

去年6月14日,芝加哥幸运星赌场(Majestic Star Casino)经过扩建,设有14张牌桌的百家乐大厅正式对外开放,为当地喜欢博彩的华人顾客提供一个赌博场地。

据幸运星赌场市场部副总裁Christopher介绍,在目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幸运星赌场还大手笔投资扩建,是从长远利益考虑。赌场方面认为,百家乐游戏容易上手,深受华人顾客喜欢,长远来看一定有收益。

另外,加拿大多伦多的拉玛(RAMA)赌场,每天24小时有专车前往。为争取华人赌客,去年在Vaughan Mills云景楼酒家增设新站。经营这条线路的八达旅行社营运总监招汶芷介绍,发财巴士分别从大多伦多地区的士嘉堡、万锦市、康山市、烈治文山、旺市、北约克以及中区和密西沙加出发往RAMA赌场,车资五元。

迎合亚裔 花费心思

随着赌业持续成长,设计老虎机者非常重视亚洲赌客市场,开始设计亚洲图案老虎机。如WMS老虎机设计公司以华人熟悉的文字和事物设计中式老虎机,使用的中文大多是如意发财之类的吉祥语,老虎机内转动的图案,也全是元宝、财神、百宝箱和铜钱等,或者干脆用李小龙功夫形象,试图以此吸引华裔赌客,令华人觉得亲切,即使不懂英文也能在赌场内游刃自如。

由于华人对美国赌业做出“贡献”,拉斯维加斯赌城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张灯结彩大肆庆祝。一家赌场的亚洲区经理说:“亚洲人是赌场唯一成长的客源,而中国人是亚裔唯一使用大量现金的人群。”

大西洋城希尔顿赌场远东市场副总裁麦俊明指出,自2000年至今,亚裔赌客人数至少增长了20%,其中80%是华人。平均来说,每天赌场内的赌客大概25%至30%是华人。有人将华人赌客分为三类:赌着玩的、常赌的和豪赌的。

美国各大赌场利用亚洲人尤其是华人嗜赌的文化弱点,近年纷纷争相设置亚洲风格的博彩专区。人称“鲸鱼”的超级赌徒单注可以下到5万美元以上,一个周末就可以输掉数百万美元,“鲸鱼”中八成来自亚洲,而且来自中国大陆的豪赌客在赌场上越来越占据重要地位。一名来自中国东北大连的女企业家,在美国的十个月内输掉2000万美元。

从纽约华埠赌风炽热的地下赌档,到美国各大赌场纷纷投其所好增设亚洲博彩区,华人繁荣了赌场经济。纽约法拉盛“发财车”的荣景和“赌场发财团”的蓬勃,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华人赌博大军的日益壮大,背后隐藏了华裔小区的许多不良现象。

病态赌客 专家把脉

华人赌博风劲吹北美华人小区,赌博大军日益壮大,发财巴士越开越多,病态赌徒层出不穷,华裔群体中赌博问题增长惊人。赌博成为小区隐患,滋生许多社会问题。

赌场业者指出,华人是美国赌场特别垂青的客源,因为华人的赌性最强烈,不少赌客热衷豪赌,一掷千金面不改色,有些移民希望藉赌博来“实现美国梦”。如新泽西州大西洋城、康州、宾州、拉斯韦加斯、旧金山的金水、发达谷、红鹰等赌场,每日都可看见一辆辆载满华人赌客的发财车。

近年华人嗜赌的风气与隐藏的社会问题渐渐浮上台面,亚裔出现不少病态赌徒(problematic gambler)的案例,纽约亚裔心理健康联盟 (New York Coalition for AsianAmerican Mental Health)主席余冠源表示,在亚裔小区,有不少移民藉由赌博寻求刺激、控制欲以及快速的金钱流通,但也因此许多人耗尽家产、妻离子散,最后甚至无力偿还赌债而走上绝路。

旧金山华埠亚裔健康联盟的廖麦克 (Michael Liao)表示,该组识进行的研究显示,目前已有高达70%的华裔移民认为赌博是小区最大问题,还有21%坦承自己染有赌瘾。柏克莱加州大学一份赌博行为研究报告,指出全美有2%到6%以上的人是惯性好赌,亚太裔染上“赌博瘾”的比率,远远高出一般人口平均值的21%以上;亚太裔嗜赌成性的比率比其它族裔约高出两成以上。

麻州赌博问题咨询会亚裔小区负责人黄千姬指出,虽然没有正确统计数据显示华人赌博的情况,但她个人感觉是越来越严重。据指出,美国每七人就有一人去赌,华人小区因此酿成不少家庭悲剧。

黄千姬指出,在华人文化里,赌博只被社会视为一种“不良习惯”,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社交娱乐活动和一种生活情趣,而不认为是一种病,并没有受到社会强烈批评,因此许多华人过于沉溺赌博而不自知,也因为“游戏”与“赌博”在华人社会中界线不明,很多人都认为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染上赌瘾。她解释,赌瘾很容易发生在华人新移民身上,因为对新社会不熟悉,文化与新生活适应常常出现冲突,语言障碍更是寻找工作的一大难题,在经济不安全感的压力下,赌博不仅让他们找回自信、控制权,快速又容易的赚取金钱方式,更让他们产生错觉。她说,一般华人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备尝生活艰辛和屈辱,得不到尊重,但在赌博中却可得到现实世界得不到的虚幻尊重和满足。

黄千姬指出,有许多问题赌徒在接触赌博之前都并不想赌,由于偶然机会被人带到赌场,开始时大多赢钱,尝到甜头,感觉比做工赚钱轻松,“发财”较快,从此沉迷其中,有人甚至不顾一切,不惜旷工旷课,天天往赌场跑。有人铤而走险,亏空公款,甚至走上打劫的犯罪道路。

对抗赌瘾 寻求帮助

加州“脱瘾、犯罪及家庭复原”辅导员、亚裔青少年中心(Asian Youth Center)亲子教育专家吕申香指出,在前来求助的赌客,不少是货车司机,也有的在中国大陆已开始赌博。赌博已成为家庭问题,甚至发展到家暴,赌客输钱后,回家就拿老婆、孩子出气,动不动就大发脾气,严重者更拳打脚踢。家人往往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忍气吞声,不愿意向外界求助,很多人认为只有精神病才需要看医生。华人本身对心理治疗的排斥和忽视,是影响他们及时调解和摆脱成瘾性赌博的障碍。

华人何以好赌?吕申香认为,一是因为语言问题;二是缺乏娱乐;三是无法融入当地主流生活。

在大西洋城12家赌场中,大部分成立亚洲部,设有华裔牌九专门服务区,提供中文服务和富亚洲特色的娱乐设施,经常邀请港台歌星前往赌场演唱,提供免费自助餐,聘请亚裔员工,包括收费小姐、导游、司机、餐厅员工等,不少是华裔,可讲普通话、广东话、福建话、上海话等,让华人赌客有“宾至如归”之感。

吕申香指出,赌博可分为社交赌博和病态赌博(pathological gambling),病态赌博是指沉溺于赌博不能自拔,参与赌博已成为强迫性行为,演变到影响工作甚至伤害家庭的地步。她指出,社交赌博是良性消遣,对金钱时间有一定控制,认识到输是游戏一部分,没有非要把输掉的钱赢回来不可的想法;病态赌博是一种病,当一个人的赌博行为出现失控,甚至在因赌博而产生各种问题和压力而无法自拔时,仍有持续赌博的念头,便是病态赌徒。

她说,赌博带来的伤害不仅是金钱方面的损失,受害者在心灵、情绪以致身体健康上受的伤害,更非金钱可以衡量。病态赌博往往祸延三代,包括父母、本人与配偶、兄弟姊妹及子女。她指出,华人赌客不少属于“病态赌徒”。不能讳忌疾医,一定要寻求心理辅导才能解决问题。

走火入魔 累及家庭

有人认为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才会赌博,其实不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样赌性坚强。住在纽约布鲁克林的牙医W先生也是染上赌瘾,不但输掉太太的衣厂、自己的牙医诊所,还赔上婚姻和子女,亲友避之唯恐不及,众叛亲离。妻子为了躲避追债,远走他州。

W先生一表人才。他的太太在布鲁克林八大道经营衣厂起家,然后进军房地产,成为有名的“富婆”。经同学牵线,返广州与W先生结婚,申请他来美国。

W先生在妻子资助下,获得纽约大学牙医学位,然后考取纽约牙医执照。W太太深爱丈夫,凡事百依百顺,没想到反而纵容了丈夫。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中时,没想到W先生染上赌瘾,经常丢下预约上门求诊的病人不顾,在赌场赌得天昏地暗。直到上门讨债,W太太才惊觉丈夫成了赌徒。

最初W太太希望用爱心打动丈夫,每次他从赌场回家,她心疼他捱更熬夜,还炖燕窝汤让他“补身子”。没想到他有恃无恐,变本加厉,越赌越大,不但到赌场赌,也常去光顾华埠地下赌档。W太太忍痛帮他卖掉几栋房子偿还赌债。每次债主临门时,W先生都痛哭流涕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了,今后一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央求妻子原谅,但一旦手上有钱就又“好了伤疤忘了痛”,有时接连“失踪”数日,最后还是太太到地下赌场把他“揪”回来。

W太太软硬兼施,用尽方法仍不能让丈夫戒掉赌瘾,只好实施“经济封锁”,无论他怎么声泪俱下,铁了心再不妥协,W先生便厚着脸皮到处跟亲友借钱。再后来医生圈子都传开他“嗜赌如命”,大家避之唯恐不及。W太太表示,曾多次给丈夫机会,并发出“最后通牒”,如继续执迷不悟,将恩断义绝。最后她发觉“一个烂赌的人完全没救了”,为免到头来一无所有,只好下堂求去。即使这样,债主仍不断上门骚扰她,为免生不测,只好“斩脚趾避沙虫”,避居外州。 (曾慧燕)

文章来源: 中新网 责任编辑: 叶子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