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俄罗斯与北约研制远程炸弹检测仪 预防恐怖袭击 ·莫斯科机场爆炸事件死伤人员中没有中国公民 ·俄罗斯交通枢纽全面戒备 总统誓言“综合反恐” ·莫斯科机场爆炸死伤者大多是趴活的出租车司机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博览>>史海漫游 字号:
德国平民曾参与屠杀 25万囚犯死于行军途中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1-25  发表评论>>

屠杀集中营的囚犯只是纳粹党徒干的?有以色列史学家认为并非如此。最近,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史学家丹尼尔·布拉特曼出版的新书揭露,1945年初,随着盟军不断推进,位于前线的纳粹集中营的50万囚犯被迫向德国内地迁移。可迎接他们的,却是受纳粹仇恨意识影响的德国平民举起的屠刀……

1.被迫“死亡行军”的囚犯有50万

二战打到1945年年初,随着德军节节败退,苏联红军与美英军队在德国中部会师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

此时的希特勒已嗅到战败的气息,他下令将设在东西两线的纳粹集中营向德国内地迁移,以消灭虐待、屠杀犹太人的罪证。

在希特勒的命令下,德国境内外一些集中营关押的囚犯,像羊群一样被赶上路。仓促间,集中营的看守甚至不给囚犯收拾行李的时间——尽管他们的个人物品少得可怜。许多人在从事完繁重的劳动后便直接上路了。据史学家丹尼尔·布拉特曼的新作《死亡行军:纳粹种族屠杀的最后阶段》介绍,共有50万名来自德国境内外集中营的囚犯被迫进行“死亡行军”,有25万名囚犯在迁移过程中死亡。

这时行进在逃亡路上的,除了集中营的囚犯,还有躲避战祸的德国平民,以及从前线败退下来的德国士兵。一时间,德国境内尽是急急如丧家之犬的败退德军、神色慌张的德国平民和一群群穿着单薄黑白竖条纹囚服、面黄肌瘦的集中营囚犯。

在饥饿、寒冷、疾病和惊恐中,很多囚犯们并不清楚,自己踏上的是一条被称为“死亡行军”的不归路。那些躲避战祸的德国平民在安定下来后,将很快拿起屠刀。

2.平民参与屠杀完全是自发的

前线接连传来的失利消息让德国人感到前途渺茫,无助的绝望心情又催生了针对囚犯的暴力。于是,一幕幕令人发指的屠杀便发生了。

布拉特曼在书中称,参与屠杀的人除了纳粹政府官员、纳粹党党员、“希特勒青年军”成员,还包括一些德国普通民众。用布拉特曼的话说,“战争越接近尾声,囚犯就离德国人越近,德国平民参与杀害囚犯的事件就越普遍”。

1945年年初,在东普鲁士城市哥尼斯堡(如今是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来自波兰斯图特霍夫集中营的3000多名囚犯被德国平民驱赶至封冻的波罗的海海滩,以便让纳粹党卫军用机枪进行屠杀。

几个星期后,德国符腾堡州一处集中营的囚犯踏上了迁往巴伐利亚州的路途。路上除了病饿致死外,德国平民对囚犯的攻击也造成很多人死亡。战后,法国占领军在囚犯行进的路线上发现了逾百具遗骸。

1945年4月8日,美军轰炸机空袭了德国中西部城市策勒,该市火车站有几列运送囚犯的货车在空袭中着了火,数百名囚犯趁乱逃跑。可还没等他们跑出多远,便在当地警方、看守、“德国国民义勇军”、“希特勒青年军”及闻讯赶来的平民合力围捕下落网。这些囚犯随后被押到策勒市附近的一片小森林里枪决。

据英国的一份军事报告,这些囚犯“被像动物一般屠杀”。共有300多人被杀,其中策勒市“希特勒青年军”一名17岁的头目就杀死20多人。

布拉特曼经调查后发现,“没有证据显示党卫军或纳粹高层下令那些人如此行事”,也就是说,对集中营囚犯的屠杀完全是自发行为。

实际上,当时的德国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各地几近“自治”,地方长官有权对进入本地的囚犯随意处置。

3.“让我们开枪打死这些斑马吧”

几天后,类似的一幕又在德国中东部的加尔德勒根镇重演。当美军解放这个镇子时,在一间牲口棚里发现无数具被烧焦的尸体,有些尸体上还冒着烟,有的则仍保持着生前的姿势。

布拉特曼在书中写道,这些尸体有波兰的犹太人,有法国的抵抗组织战士,有南斯拉夫游击队员,还有被俘的苏军士兵,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集中营。

美军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根据一些目击者的叙述,大致还原了这起屠杀的过程:当这些囚犯被火车运至加尔德勒根镇后,暂住在一所空着的骑兵学校里。一些德国人志愿担任看守,其中包括普通的德国平民。一些年轻人还挥舞着猎枪大叫道:“让我们去打猎吧,开枪打死这些‘斑马’(囚服为黑白竖条衫,颇像斑马身上的条纹)。”

文章来源: 青年参考 责任编辑: 叶子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