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中国外长与日本新任外相通话 重申东海问题立场 ·墨西哥监狱暴动1死2伤 警方缴获大量武器弹药 ·外交部:希望骆家辉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更大发展 ·拜登会见俄总统 肯定美俄两国关系加强经济合作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涉外服务 字号:
利比亚撤侨全记录:500余工人办特别版回国证明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3-10  发表评论>>

中国新闻周刊封面:利比亚大营救

 

2月24日,在希腊克里特岛的伊拉克里翁港,从利比亚撤离的中国公民出示护照。当日,从利比亚班加西港开出的“奥林匹克冠军”号和“希腊精神”号客轮抵达希腊克里特岛,两艘船上共载有约4200位在利比亚的中国公民

2月25日,中国驻希腊大使馆租用的“希腊精神“号客轮抵达利比亚班加西港,中国在利比亚人员等待撤离

2月26日,从利比亚班加西乘坐客轮撤离的中方人员,抵达了马其他瓦莱塔大港

利比亚大营救

这是1949年以来规模最大的撤离海外中国公民行动。这也是一场集中了海陆空和军队四大力量的大营救。这更是一次影响巨大的海外中国公民救援行动。12天,35860人,中国效率和中国信誉,再次使世界瞩目。

出利比亚记

中国政府共动用91架次中国民航包机,35架次外航包机,12架次军机,租用外国轮船11艘,中远、中海货轮5艘,军舰1艘??历时12天,成功撤离中国驻利比亚人员35860人

本刊记者/崔晓火 刘炎迅 黄霜红庞清辉

文/ 马多思

2月18日利比亚 艾季达比亚市

这是一座靠近沙漠的利比亚小城。距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有170公里。

这里并不富裕。但信奉古兰经的本地人,平日相见,客气礼貌,举止约束得当。不过,这只在和平时期适用。

中国宁波华丰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丰公司)的营地就设在这里。

2007年,华丰公司与利比亚政府签下的金额高达33.54亿元人民币的住房建筑项目。这是宁波承接到的最大一个国外承包项目,也是利比亚首次与一家民营企业签订此类合同。随后,936名建筑工人进驻营地。到今年1月底,工程已完成了55%。

这只是中国企业在利比亚众多承建项目中的一个。事实上,随着中国海外工程项目的拓展,中国在利比亚已承建了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大型建设项目。它们分布在这个拥有632万人口的国家近百个大大小小的地点。

尽管从1月起,阿拉伯世界的变化令工人们有些忧心,他们还是耐住性子,期待情况会有所好转。

直到2月18日。

白天,传言至:已有游行示威的民众死亡。华丰的人顿感形势有些紧张。黑夜的降临,使危险的感觉也越来越真实。

夜里12点多,华丰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的倪永曹召集14名项目经理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天亮后,全体停工,首要任务是保护自身安全。

随后的事态发展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就在会议召开前几个小时,当地时间晚7点,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在利比亚斯蒂哈姆瑞的项目营地遭遇袭击,这是中国机构在利比亚遇到的首轮冲击。

可能是反政府军,也可能是四处游荡的非法武装,一伙利比亚人手持步枪对现场工人追打、抢劫。驻地的200名中国水电员工中,有11人在此次袭击中受伤。

而就在凌晨两时左右,会议刚结束不久,华丰公司又听到消息:有5个暴徒,持刀抢劫了工地下属的一家砖厂宿舍,损失了一些电脑和财物。

此时,雨下起来,风从沙漠上吹来,示威的人逐渐减少,四周安静下来。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大家都在强迫自己入睡。

“一切才刚刚开始。”有工人说。

2月19日 北京外交部

北京时间2月19日,北京。外交部南楼11层,领事司。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黄屏司长接起电话。是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的紧急报告:驻利中资企业遭袭。

黄屏立即预感到事态严重。他在心里大概估算了一下,在利比亚的中方人员超过3万,如果形势危急,需要启动撤离,将是一场规模空前的行动。

但时间不容他迟疑。行动。立即行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当晚便通过媒体发出“旅游预警”:请中国公民暂勿赴利比亚;请已经在利比亚的中国公民加强安全防范,减少不必要的外出,避免前往事发地区或人员聚集场所,务必注意安全。

亚非司的工作人员着手分析利比亚日益紧张的局势,以及一旦启动撤离,可能出现什么阻力。领事司则通知驻利比亚使馆火速确认在当地的中方人员分布,准备随时撤离。

随着各方汇总的中方人员分布信息陆续到达,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在利比亚地图上逐步绘制出近百个大大小小的人员聚集点。

在这个面积达176万平方公里的国家,众多中国企业承建了多项大型建设项目。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中国铁建等央企,北京建工等国企,甚至华为等民营企业都派驻了中方员工;少则数百,多则数千。此外,还有部分被外国企业雇佣的中方员工散布在这个北非国家。

领事保护中心还尽可能通过微博和QQ群的形式摸清每个公民的情况。在利比亚时断时续的通讯条件下,网络平台成为许多撤离公民的生命线。

很快从微博上传来48名中国工人被困在利比亚塞里尔电厂的消息。领事保护中心负责网络联络的邹瑜,将这一信息与其他在利比亚撤离行动官方QQ群上的各类个人和机构的求救信息汇总,同时交由驻利使馆和前方工作组立即核实。前方很快于所有受困的中国工人取得联系,并指引其一行赶往最近的撤离集散点。

而这些情况也很快上报到中南海。

2月20日利比亚 艾季达比亚市

华丰公司营地的情况变得更加危急。

前一日下午一点多,有五六个利比亚人拿着砍刀、石块,叫嚷着冲开营地大门,冲进办公楼,砸门、砸玻璃,用铁锨撬开抽屉和柜子,抢电脑和汽车钥匙。

华丰公司传达给工人们的指令是:东西任他们拿,只要保住人的安全就好。但工人们有时还是忍不住要和歹徒们争执几回合,一度还曾将被抢走的汽车和电脑全部抢回。

冲突持续至凌晨4时,暴徒才散去。

20日上午,倪永曹再次召集会议,提出两个方案:一、撤到距离1000多公里的首都的黎波里去,寻求中国大使馆的帮助;二、撤往距离最近的港口城市班加西,那里有大量的中国公司,驻利人员多,或许会有中国的救援船只。

一切只能靠估计。通讯已完全中断,手机信号时有时无,谁也不清楚外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

于是,公司打算先派出两拨探路先锋,分别奔向的黎波里和班加西。同时,营地里剩余的900名员工都被召集起来,每人只带干粮和水,准备先撤到距离营地20公里外的沙漠,躲避袭击。

几个小时后,探路先锋回来了。

他们没能走出这座城市。整个艾季达比亚都陷入了纷乱,端着枪的青年和孩子四处拦截外国人的汽车,石块在头顶乱飞,毫无防范办法。

管理层意识到,无论去往班加西还是的黎波里,都要穿过城区,而900多名外国人在这个非常时刻集体穿越,无疑是危险的自我暴露。

沙漠,取道远离城市的荒野,或许是无奈下的最后选择。

936名员工,一个也不少,在当地时间2月20日傍晚时分走出了营地。他们身后,大约300多名利比亚人冲进营地。营地成为他们的战利品。

2月22日 北京中南海

2月22日早晨8点30分,一次十万紧急的会议在中南海召开。

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在中南海紧急召开应急指挥部全体会议,决定立即启动国家涉外突发事件I级响应。

时间:立即。地点:中南海。

这是1949年以来规模最大的有组织撤离海外中国公民行动。

“国家将不惜一切代价迅速将所有中国民众从危险中撤离。”张德江副总理说。

2月22日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

2月22日晚11时,北京城的大部分地区都已昏昏入睡。位于东郊顺义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运行控制中心却是灯火通明——闪亮的大屏幕上显示着空运各部门的运行状况。鼠标的点击声、键盘的敲击声和电话铃声此伏彼起。

是半个多小时前的一个电话使这些本该休息的工作人员又忙碌起来。

中国民航局向国航运控中心传达中共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指示,紧急撤离在利中国公民,请国航全力配合。

分管飞行的中航集团副总经理宋志勇、国航副总裁徐传钰来到了国航运行控制中心的应急指挥室,运行、飞行、商务、机务、客舱、地服、空保等包机工作各相关部门负责人被从家里紧急呼叫到这里,一个专门工作组在半个小时内就组建起来。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在办公室值班的国航飞行总队一大队大队长吉学勇拿出电话簿,开始把电话拨往一位位正在熟睡的队员家里。

“23日早6时到岗。”他严肃而简练地宣布:“有任务!”

2月22日马耳他 (当地时间21日夜)

驻马耳他大使张克远接到外交部的指示时,已是当地时间21日傍晚,马耳他政府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了。凭借平时和马方政府工作人员建立的个人关系,张克远在第一时间找到了马方外长手下的第一常任秘书。

对方听了张克远的简要说明,表示:我马上下指示,尽量取消一切繁文缛节,把所有手续降到最低。

张克远追问:“很多中国公民可能没有护照,不办手续行不行?”

对方有些为难:我们是申根国家,有明确规定,进入马耳他必须有申根国家签证。

既然入境需要签证,是否可以“不入境”?即:先用船将中国公民从利比亚转移到马耳他,船到之后直接将人运上飞机回国,中间不在马耳他停留。

常任秘书请示了本国总理。马耳他总理表示同意,并指示港务局、移民局、外交部、卫生部门等部分,全部为中国的撤离行动开了绿灯。

但在细化整个方案时,使馆人员又发现,直接从船上接人有些不现实,因为航班和轮船的衔接无法做到非常准确。

很快,大使馆向马方政府提供了第二方案:先用客轮将中国公民从利比亚转移至马耳他,但不上岸,在船上住两三天,待飞机准备好后,再用客车有序运至机场回国。

马方很快对这个方案对方也表示同意。

从接到国内通知,到确定撤退方案,中国驻马耳他大使馆仅用时两小时。

2月23日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

2月23日9时,国航吉学勇机组已准备就绪,只待按计划于10时起飞赴利比亚。

“嘀嗒、嘀嗒、嘀嗒”,听着秒针微弱的响声,吉学勇记不清自己看了多少次手表。他已有20多年的飞行经验,但从没感觉一个小时像那一刻那样难熬。

国航已经进行了一夜的紧张准备。

首先,一架空客A330-200被急调出来。这种机型非常适合大规模国际包机,它载重量大,有近300个座位,可多拉乘客与行李,多带装备,耗油量却相对小;它的飞行距离也很远,最大航程可达12500公里。

首飞机组由吉学勇带队。不久前,赴埃及紧急撤退中国公民的首飞包机任务,也是他担任的。乘务长张奇峰,曾多次参加国际紧急飞行任务,是国航客舱服务部高级经理。同时,飞机上还配备了乘务人员13人、专职安全员4名、随机机务人员4名。

在吉学勇之后,国航陆续抽调多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大队长,参与执行包机撤离任务。为了不影响航空公司的正常飞行航班,国航很多有飞行执照的高层领导又被紧急派到第一线,执行日常客运任务。

“别把他们当领导,都给我当普通飞行员使!”国航董事长孔栋命令道。

人员确定,并不意味着飞机就能起飞。

国航尚未开通飞往利比亚的航线,空中需飞越多个国家,每个架次都要办理所有途经国家的临时航线申请、外交手续等。

此外,预计飞行时间、沿途和目的地的天气详情报告也需准备,至少需要确定10个航路中途备用机场、目的地备用机场、各个机场的设施及施工情况、导航设备处在正常工作还是维修状态、其跑道宽度,甚至细微到滑行道除雪与否??

考虑到当地的通讯困难,执行任务的包机还携带了海事卫星电话、适合当地制式的电话等各种通讯工具,最后,还装上了飞机备用轮胎。

当然,他们也没忘记最重要的一点——饮食。

考虑到利比亚当地危急情况,不少人长途奔波,一定是无暇进食,飞机上特地配备了符合中国口味的食品,包括方便面、八宝粥、火腿肠、火烧等,甚至还有提味儿的咸菜。食物和矿泉水被装在60个保温箱里,放上干冰,然后用绳子绑在座位上或塞在角落里。

“嘀嗒、嘀嗒、嘀嗒??”机组还在等待。

他们只等来了又一个紧急通知——由于飞机计划技术经停的希腊雅典机场发生临时性罢工,加之的黎波里机场情况完全不明,外交部指示,将包机起飞时间延迟到当日晚5时。当然,另一个考虑是,国航尚未拿到马耳他和利比亚两国的飞越领空许可。

机组不能起飞,也不能回家,只能守在机场,等待,等待。

他们从清晨,一直等到傍晚。

此时,距国务院作出撤离决定已过去了30多个小时,外交部终于做出决定:不能再延迟了,先起飞,边飞边等。

2月23日晚5时,这架编号为CCA060的国航包机终于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腾空而起。

但吉学勇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如果在飞抵两国前仍未拿到许可,只能被迫返航;而的黎波里正处于危急中,一旦错过这次机会,当地机场再次关闭,谁也不确定,滞留当地的同胞将面临什么?

2月23日

马耳他希腊(当地时间22日夜)

对于中国驻马耳他和驻希腊大使馆来说,确定撤离方案后的下一步任务便是找船。

马耳他不是一个商旅经济发达的国家,本地无船可租。驻马使馆只好转向意大利和希腊两国。希腊是头号海运大国,但要找到愿意去动荡地区的客轮,也并不容易。

经过多次商讨,驻马耳他大使馆找到了意大利“罗马巡洋舰”号邮轮,成为第一艘撤离用船。

当地时间22日晚5点,被定为随船领队的商务参赞刘美带领助手李昊取道罗马前往西西塔维奇亚港,随当晚启程的“罗马巡洋舰”号前往班加西。

希腊使馆则从21日起便连夜发动海运界的各路朋友,寻找愿意前往利比亚的客轮。

好消息在当地时间2月22日早上传来:希腊籍的安耐克船舶公司表示,愿意提供三艘大型豪华客轮前往利比亚,分别是“希腊精神”号、“奥林匹克冠军”号和“韦尼泽洛斯”号。公司方面考虑到中方的紧急要求,甚至还愿意立刻准备出发,合同随后再补签。

“希腊精神”号和“奥林匹克冠军”号客轮都停泊在距雅典200多公里的佩特雷港,驻希腊大使馆火速成立了两个接船护送小组,赶往港口,于当地时间22日傍晚6时起航。

“韦尼泽洛斯”号客轮最大,经过紧张的准备和补给,也于当地时间23日凌晨3时30分从比雷埃夫斯港出发。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 罗琪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