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俄誓言20年内建月球基地 作为登陆火星补给站 ·日本福岛核电站注氮顺利 昨日地震或带来新隐患 ·核辐射致海洋生物生存面临风险 将污染食物链 ·日本福岛核事故或将影响日本2020年减排目标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博览>>史海漫游 字号:
苏联特使忆也门政变前后 两位总统先后被杀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4-08  发表评论>>

也门总统萨利赫正面临一场巨大的权力危机。1978年萨利赫通过政变上台后,很多人认为他坐在总统位子上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几个月,他要么被免职,要么被杀,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竟一呆就是30多年,成为国际舞台上有名的“强人总统”。关于33年前发生在也门的那场权力之争,前苏联外交官马卡罗夫有着清晰的记忆,在由俄罗斯“边防线”出版社推出的回忆录里,他回忆了当时血腥而混乱的情景。

两位总统先后被杀

1978年6月24日晚23时,从卢比扬卡(苏联克格勃总部)传到斯摩棱斯克广场(苏联外交部所在地)的一份情况通报,打乱了正在值班的马卡罗夫的思绪。这份通报显示,与苏联交好的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北也门)总统加什米当天在首都萨那遇刺身亡。再仔细往下看,马卡罗夫感到这一刺杀事件简直比侦探小说的情节还离奇。

事情是这样的:6月23日,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南也门)特使带着总统鲁巴伊·阿里的亲笔信来到萨那,晚上北也门国家安全总局局长哈米斯为他举行宴会,特使被灌醉,接着公文包被调换,里面放进炸弹。24日一早,特使走进加什米总统的办公室,打开公文包,炸弹爆炸,特使和总统都被炸死。晚上,萨那电台开始激烈谴责南也门领导人杀害了加什米。在通报末尾,克格勃方面特别强调,耍弄“调包计”的哈米斯是受塔伊兹军区司令萨利赫中校指使的,而萨利赫已经宣布接管了北也门的最高权力,代行总统职权。

6月25日,马卡罗夫向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做了紧急汇报,还没等他们理出个头绪,第二天克格勃又传来消息:南也门总统鲁巴伊·阿里“横死”家中!原来,6月26日中午,南也门执政的民族解放阵线(民阵)总书记法塔赫·伊斯梅尔召开中央全会,突然宣布开除鲁巴伊·阿里的党籍,并派军队攻击总统府,总统卫队拼死抵抗,但鲁巴伊·阿里还是在卧室被执行枪决。克格勃在通报里强调,南也门已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将全力抵抗得到美国及沙特等支持的北也门的“军事威胁”,这样一来,同为苏联盟友的南北也门将要兵戎相见,无论双方胜负如何,苏联都至少会失去一个地缘政治盟友,并在这片占有战略地位的中东地区丧失影响力。两天之内两位总统送命,一向沉稳的葛罗米柯不禁脱口骂道:“简直是个疯人院。杀个总统像打死苍蝇一样,我们得尽快搞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瓶表达敬意的花露水

熟谙中东事务的马卡罗夫对通报里提到的萨利赫有点印象,根据克格勃的情报,早在1977年10月11日,也是这位萨利赫受总参谋长加什米(也就是被炸死的北也门总统)之命,杀害了北也门第三任总统易卜拉欣·哈姆迪。正因为此,加什米上台后把萨利赫提拔为负责首都安全的塔伊兹军区司令。

6月27日,苏联政府举行会议,商讨也门局势。苏联最高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拍板,决不允许南北也门之间爆发战争,因为双方都装备了苏制武器,而且都有苏联军事顾问,如果打起来,无论谁胜谁负,苏联总归要丢掉一个盟友。1977年苏联两个非洲盟友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之间发生战争时,苏联不得不选择站在埃塞俄比亚一边,结果失去了索马里和柏培拉海军基地。作为政治任务,苏共中央国际部和苏联外交部分别领受了前往南北也门“灭火”的任务,前者通过党际交往渠道安抚南也门,后者则劝说北也门悬崖勒马。

几天后,一个苏联使团来到北也门,马卡罗夫就是其中一员,萨利赫在位于萨那兵营的临时总统府接见了他们。一开始萨利赫云山雾罩地东拉西扯,先问勃列日涅夫“兄弟”的健康,然后大谈“苏也人民的传统友谊”,直到聊到“哪些武器最好?”时,才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希望苏联援助武器。敏感的马卡罗夫赶紧说:“那美国的武器怎么样啊?去年你们也从沙特获得了价值1.5亿美元的美国武器呀!”“沙特人给我们的武器只能朝一个方向———南也门打,而我们之所以需要苏联的武器,因为它打哪都行。”萨利赫开始大吐苦水,抱怨“南方的兄弟”希望通过打仗来统一国家。就这样谈话持续了3个多小时才结束。当马卡罗夫一行离开时,主人突然拿出一瓶花露水,朝苏联人的身上洒起来。翻译赶忙解释说:“这里有个习俗,主人要是喜欢哪位尊贵的客人,就会给他洒上花露水!”

两袋发泄不满的咖啡豆

当晚23时,萨利赫又与苏联客人进行了一次密谈,并把一份早已拟就的武器清单放在桌子上。马卡罗夫感到事情越来越糟,因为收下清单的话,萨利赫立刻就会散布消息说苏联站在北也门一边,还提供武器援助,这将使苏联与南也门的关系复杂化;可拒绝萨利赫的话,他肯定认为苏联支持南也门,便会跑到沙特那里去要武器。

马卡罗夫想来想去,突然意识到,萨利赫只拿出一个清单,而不敢写信正式提出请求,是担心这份文件落在反苏的沙特政府手里。打定主意,马卡罗夫决定和萨利赫周旋:“作为您的好朋友,我想提醒您,勃列日涅夫兄弟看了这张纸后一定会生气地说:为什么萨利赫兄弟不尊重我,既然他需要武器,怎么不直接写信给我?是不是萨利赫兄弟害怕我?因此,总统同志,我建议您给勃列日涅夫兄弟写封信,提出正式的请求。”萨利赫听后果然大怒,“我是阿拉伯也门共和国的总统!难道向勃列日涅夫兄弟转达这么个请求还不够吗?!”马卡罗夫马上辩解道:“当然足够了……但是作为您的朋友,我想提醒您。”

谈话就这样持续到凌晨三时左右,那张列有武器名称的小纸片也在桌子上来回挪动了几次。会谈终于要结束了,马卡罗夫暗自担心,如果萨利赫在告别时说“请拿走这张清单!”,那他只能把它拿走。万幸的是,萨利赫似乎忘记了清单的事。可是苏联客人这一回离开时就没有得到“花露水礼遇”了,萨利赫送给他的也不是当地传统礼物———匕首,而是一袋表达不满的咖啡豆。

当马卡罗夫一行回到莫斯科时,苏共中央国际部派往亚丁“灭火”的一行人也返回了,他们带来了南也门领导人伊斯梅尔的意见。伊斯梅尔的抱怨和要求几乎和萨利赫如出一辙,都是“莫斯科给我们武器,才能保证和平”。

尽管如此,经过苏联的外交斡旋,这场危机被暂时化解了。1978年7月,萨利赫当选为北也门总统。1990年也门统一后,萨利赫继续担任总统,直到现在。马卡罗夫后来了解到,他前脚刚离开萨那,一个美国军事代表团也秘密会晤了萨利赫,但他们让萨利赫更加失望,因为美国想通过沙特出售武器,即美国先向沙特提供现代化武器,沙特再把自己的二手货转给北也门。萨利赫愤怒地说:“我们不要二战剩下来的破烂货。”据克格勃在当地的线人透露,萨利赫送给美国代表团的也是一袋咖啡豆,而且都已经长虫了。金点强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 宇文拓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