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利政府军继续猛攻反对派 基地组织势力渗入利比亚 ·美国国务院否认从事破坏叙利亚政权活动 ·利比亚副外长布克拉罕见造访西方盟友摩洛哥 ·东电称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乏燃料棒可能受损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海外中国公民 字号:
中国建筑师新加坡改行当画家 融入岛国多元生活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4-19  发表评论>>

朱宏在新加坡重拾绘画的兴趣,并即将成为全职画家。

朱宏作画时吸引公众围观欣赏

中新网4月19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曾在中国当建筑师的朱宏,为了转换工作环境,在1997年来到狮城,五年前成为新加坡公民。在新加坡重拾画笔,不仅让他在精神上有所寄托,也一解乡愁,一步步融入岛国多元色彩的生活。除了将亚拉街和小印度的街景入画,邻里咖啡店也是他寻找作画题材的地方。

如果从画风能揣摩一个画家的性格,那朱宏肯定是个直率、爽朗的性情中人。

邂逅他是在亚米尼亚街的小巷子,当时看他蓄一头乌黑长发,唇上浓密的胡子和下巴的山羊胡,颇有艺术家的架势。画对街的中华总商会大厦时,落笔颇快,线条干净利落,上色果断,风格强烈。

短短的十分钟交谈中,获知他来自中国大连,建筑系毕业,他还分享了储存在手机内的水彩画与素描,以本地的街景为主。握手道别时,友善的他说:“不好意思,手沾了水彩。”

两个星期后,我们约在亚拉街做访谈,地点是他提议的。来自中国的新移民竟然喜欢富有中东风味的老街区,煞是有趣。

“你看,这里处处充满生活气息。虽然步伐有些散漫,这就是生活该有的本质。小印度同样保留很多原味,相比之下,牛车水就显得很商业,节奏紧张,有压迫感。”朱宏一见面就分享了他对本地三大族群街区的想法,是他这些年遍布岛国写生的细微观察。

在“艺术宫”打下绘画基础

现年41岁的朱宏为了转换工作环境,在1997年来到狮城,2006年成为新加坡公民。

来新之前,他在中国当了六年的建筑师,目前是一家活动与展览策划公司的高级设计师,负责策划各类活动的设计事务。不过他于今年5月底将转为全职画家,全心全意投入绘画行业。

朱宏的绘画基础是在中国的“艺术宫”打下的。所谓“艺术宫”,是让有绘画天分的小学至初中生,在下课后学习绘画等艺术领域的地方,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才能进入。

朱宏的画风奔放、纯熟,简约中不失细节,让人感觉他从事绘画是一直以来的事。意想不到的是,他在大连理工大学念建筑系时,并没真正动过画笔。他坦言,中国画家济济,又非专科毕业,因此从没认真考虑要画画。

“当初在新加坡看了一个水彩画展,激发我再次拿起画笔作画。我觉得这里的创作题材丰富,和中国很不一样,就像亚拉街和小印度,无论是街边散发的味道或声音,都能碰撞出艺术的火花,是我画画的灵感泉源。”

以绘画解乡愁

孑然一身从远方来到异地,朱宏说,当初花了一些时间才适应这里的环境。“刚来新加坡时,我对地铁夹门所发出的哔哔警号声感到很抗拒,也说不上为什么。当时的休息日是周一,朋友们都在上班,很孤单。想起余光中《乡愁》里的诗句: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哇,格外难受!”

重拾画笔,不仅让朱宏在精神上有所寄托,也渐渐舒解乡愁,一步步融入岛国多元色彩的生活。回忆起当时的作画情景,他说:“以前的办公地点在里峇峇利路,6点下班后,便独自一人跑到小印度作水彩画,从6点半画到天暗,大约只有45分钟的时间完成。我的快笔就是在那时候磨练出来的。”

也到邻国村落写生

朱宏对水彩画情有独钟,据他说,水彩有水的灵性,有小品的特质,非常普及,可供大众欣赏。他曾在2006年举办过个人画展“Passion Under The Sun”(阳光下的激情),展出本地街景与老建筑的绘画。同年,他也参与三人联展,两项展览的回响不俗。

谈起他在本地所卖出的第一幅画,那是小印度的街景,买主是同事的异族朋友,只售300新元。对方收入不算高,不过看得出是爱画之人,又欣赏他的画作,所以不介意低廉出售。

目前是新加坡水彩画会成员之一的朱宏,经常在周末和团友们到外头写生,偶尔也会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小村落和渔村画画,从不同的写生环境中提升绘画技巧。

语调越来越像新加坡人

来新14年,朱宏自嘲已经同化了,而且华语“退步”不少。回家乡时,家人都说他的语调越来越像新加坡人,而且很爱complain(发牢骚)。打电话给在美国的中国友人,朋友竟然问他为什么华语说成这样,反而美国朋友因为在那边甚少用华语交谈,仍然保留纯正的腔调和语法。

他幽默地说,偶尔会向相识八年的新加坡籍女友学习本地搀杂式的词汇,不过有些发音难以掌握,有不少日常用语如“我走先”,更让他啼笑皆非。

朱宏性格随性,闲来无事喜欢泡在邻里咖啡店做快速素描。他钟爱这里的咖啡店文化,很有地方色彩,也是他寻找作画题材的地方。他往往就地取材,趁食客不注意时,将他们的各种神情捕捉下来。在智能手机未面世前,朱宏以传统画纸做素描;现在则以高科技画笔,在iPhone和iPad作画,依然得心应手。

经常出没宏茂桥一带的咖啡店

由于工作地点在宏茂桥,朱宏经常出没这一带的咖啡店,他笑称自己是宏茂桥区里最友善的人。“哈,咖啡店里的人都认识我,有时看我作画就请喝啤酒。从绘画中,感觉自己已经入乡随俗,很能和小市民打交道。”

他说:“其实画画最重要必须friendly,就是谦卑,要用和蔼的心态接纳四周的人。在心情开朗的情况下,才能画出好东西。”在访谈中,朱宏不止一次重复这点。看来,这是他画画的意念,也是人生的座右铭。

所画街景是一种时间的纪录

朱宏当过建筑师,他又如何看待岛国的发展?

朱宏说:“新加坡这几年的发展格外迅速,兴建许多高楼大厦,非常耀眼。不过好多老建筑却逐渐消失,相当可惜,所以我画的街景,也是一种时间的纪录。不久前回去大连一趟,发觉好多老建筑都无情地被拆除,好像被轰炸过,很痛心。这似乎是每座城市在蜕变中的必然过程。”

也因为城里的高楼大厦纷纷冒起,朱宏最近以市区的新楼为创作题材,笔法偏向中国水墨画的深邃与气势,勾勒出城市的另一种神韵。

喜欢骑电单车环岛兜风

别看朱宏不修边幅的模样,他的心思细腻,观察敏锐,说起话来头头是道。他阅读广泛,对香港作家梁文道的文笔特别有 感触。喜欢听轻歌剧的他酷爱骑电单车环岛兜风,甚至远赴马六甲和金马仑。

提及电单车,朱宏一脸兴奋,整个人几乎从椅子跳了起来。他说,前阵子看了台湾银行的“梦骑士”广告,给予他极大的启发。

“决定成为职业画家是想好好实现一个梦想,不想留下任何遗憾。就像‘梦骑士’里的几个老人,为了梦想,勇于对抗疾病,挑战年龄的极限,骑着电单车勇往直前!”

目前正在积极找画室

朱宏目前正在积极找画室,好让自己在成为全职画家时,专心作画并开班授课。他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再举办画展,展出新系列的水彩画,可能的话也展出咖啡店内的人物素描。

他说:“居住在新加坡的这十多年,我很享受这里的一切。无论是窗外的蓝天或一草一木,都蕴含生活之美,激发我进行创作。在中国,我根本没想过要画画,是新加坡给了我宝贵的机会,心存感激。”

我觉得这里的创作题材丰富,和中国很不一样,就像亚拉街和小印度,无论是街边散发的味道或声音,都能碰撞出艺术的火花,是我画画的灵感泉源。(麦专程)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 宇文拓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