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联合国一工作人员试图劫机前往利比亚 被警方制服 ·委内瑞拉执意退出安共体 理由是5年过渡期已到 ·巴勒斯坦警察枪击以色列人群 1人死亡4人受伤 ·持刀男子欲劫持意客机至利比亚未遂被捕 一人受伤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国际观察>>国际论坛 字号:
从波斯湾到利比亚——四场战争与大中东权力变迁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4-25  发表评论>>

4月24日,在利比亚艾季达比耶西大门,准备奔赴前线的反对派武装人员在整理弹药。新华社记者刘跃骅摄

开启美国的中东“新秩序”

事情要从1990年夏天讲起。

那年7月中下旬,美国的侦察卫星发现,伊拉克正在往南部遣兵调将。到月底,已有10万大军部署在那里,坦克的炮口对准了南边的小邻邦——科威特。

8月2日凌晨,伊拉克军队在坦克和飞机的掩护下,跨过科伊边界,一天之内便占领了整个科威特。

于是,故事开始了。五天后,美国先头部队第82空降师率先抵达沙特阿拉伯。不久之后,美国第101空袭师和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队飞越大西洋和地中海,出现在中东。与此同时,“艾森豪威尔”号和“独立”号航空母舰也在海湾占据了有利位置。仅仅三个多月,美国集结在沙特的部队已经达到25万。在巴勒斯坦问题之外,美国终于找到了一个按照自己的意愿对中东进行塑造的新机会。只是,结局会如何?

机会,英国和法国在中东出局

后来的政治家和史学家们一般认为,海湾危机的爆发成了美国主宰波斯湾的天赐良机。

美国崛起为世界大国,或者说“世界领导的大旗从垂死的大英帝国转移到美国”的时间和地点,按照威廉·曼彻斯特的说法,是可以考证的——1947年2月21日。他在《光荣与梦想》一书中记述道,这天是星期五,傍午时分,英国驻华盛顿大使英弗查佩尔勋爵给美国国务院打电话,说有急事要和刚刚接任国务卿的马歇尔会晤。副国务卿艾奇逊说,马歇尔已经离开国务院了,能不能等到星期一再说?不行,英弗查佩尔回答说,他要递交“一张蓝纸”给白宫。按照外交习惯用语,那是份很正式的外交电函。英弗查佩尔派遣他的一等秘书立即将文件送来,由于涉及对等接待问题,艾奇逊便指派级别较低的远东和非洲司司长与这位一等秘书接头。“于是,这两个级别不高的外交官于当天傍晚在行政大楼内一间阴沉的办公室会面,从此开始了世界领导权西移的第一步。”

英国送来两份文件,一份是关于希腊局势的,一份是关于土耳其局势的,说筋疲力尽的英国已经无力支援,要是美国撒手不管,苏联势力必将在中近东严重扩张。总之,艾奇逊后来回忆说,这两份文件是“惊人”的。或许,在吃惊的同时,美国人还夹杂着一丝兴奋。

当时的中东留给人们的印象,无外乎是石油和争斗。虽然无奈,但这是事实。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通航,开辟了大西洋和印度洋之间最短的航线。控制了这条水道,也就意味着掌握了迅速穿梭于发达的西方和资源富饶的东方之间的权力。苏伊士运河的意义不言自明。即使在100多年后的今天,苏伊士运河仍然承担着欧洲和亚洲之间海运货物的80%。而不久之后石油的大量发现,更是加重了中东在国际关系中所处的地位。基辛格说:“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面对一个既有通道又有“黑金”的中东,谁能不动心呢?

而这里本是英国和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美国曾为挤进中东着实费了不少劲。直到第二场世界大战使法国的力量支离破碎,英国也被消耗殆尽,它们对中东的控制已岌岌可危。

现在美国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干净利落地取而代之。20天后,杜鲁门宣布向土耳其提供1.2亿美金的援助,这意味着美国接替英国挑起了在此地的“责任”,英国代表的传统殖民主义在中东开始衰败了。而在波斯湾大国伊朗,当首相摩萨台发起声势浩大的石油工业国有化运动、要求英国部队撤出时,美国选择了沉默,英国无奈地放弃了在波斯湾的霸主地位。两年后的195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政变一举将摩萨台拉下台,把流亡在外的巴列维国王重新扶上王位。在此后20多年,伊朗一直是美国的亲密伙伴,而且是西方化的“典范”。

同时,美国开始在中东严密布局。土耳其、伊拉克、伊朗都是美国推行其“集体安全计划”的重点。在美国大力推动下,由伊拉克和土耳其率先成立,英国、巴基斯坦和伊朗紧随其后,于1955年成立巴格达条约组织。

1956年,英国被迫结束了对埃及长达74年的军事占领,但苏伊士运河仍控制在英国和法国资本之下。也就是在这一年,埃及总统纳赛尔宣布将苏伊士运河收回国有。心急如焚的英国首相艾登给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打去求救电报:“如果我们不(采取坚定立场),你我两国在整个中东地区的影响力,终将被摧毁。”艾登只说对了一半,被摧毁的只有英国的影响力而已。

得不到美国的支持,英国转向同病相怜的法国以及埃及的宿敌以色列。于是以色列进军西奈半岛,英法随后宣布军事介入开往苏伊士运河。艾森豪威尔火冒三丈,尤其是英国特意选择在美国大选前一周发动进攻,而且还由以色列打头阵,明摆着吃定艾氏不敢得罪犹太裔选民。在以色列出兵的第二天,美国就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提出一项决议,命令以色列军队撤退。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中,美国还史无前例地与苏联保持了同一立场,反对自己最亲密的盟国。

而苏联,此时同样渴望在中东闯一片天地。对于这场战争,苏联更是严加批判。在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下,英、法、以不得不宣布停火。英法不但没有达到重返中东的目的,反而进一步丧失了在中东的权益。不久之后,约旦撤销了英国的军事基地,伊拉克则在1958年以“自由军官组织”的一场革命推翻英国扶植的费萨尔王朝,成立共和国。伊拉克的革命也使美国通过巴格达条约组织在中东的战略布局烟消云散。

作为新兴的超级大国,美国希望展现在中东的姿态,是完全有别于英国这样的老牌殖民者的形象。基辛格在《大外交》中解释得非常清楚:与英国幻想继续控制中东类似,美国也有自己的幻觉,认为一旦新兴独立国家了解到美国对殖民主义的态度与欧洲老旧强权迥然不同,就会支持美国的外交政策。这一点又和另一个新兴大国苏联有些相似。

后来的埃及总统萨达特,此时是埃及宣传部主管,他敏锐地意识到了世界的转变:“今天,世界上只有两个大国,美国和苏联。美国的最后通牒使得英国和法国归于适当定位,既非大国,亦非强国。”基辛格说,苏伊士运河危机象征着美国开始“挑起世界领导的重担”。换而言之,英国和法国在中东出局了。

文章来源: 《世界知识》杂志 责任编辑: 未克
1   2   3   4   5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