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国外互联网管理:实名制为韩国网络安全保驾护航 ·非裔美国人集会 怒斥奥巴马失信不解决黑人困境 ·担心沙利特身亡 哈马斯拟绑更多以色列士兵当筹码 ·日统一地方选举民主党大败 菅直人面临执政危机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海外中国公民 字号:
在日3名中国研修生震后求安全遭打 中使馆交涉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4-25  发表评论>>

中新网4月25日电 据日本《东方时报》报道,4月9日,位于爱知县的总部国际空港,小许、小沈和小张三位年轻的中国小伙子,拿着简单的行李,踏上了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班机,飞往上海。三人谁都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结束他们的日本“研修”之行。来自中国安徽的3名年轻人,带在日本的时间,最长的也只有半年,最短的仅4个月。

3月11日的一场9级地震和大海啸,以及随之而来的福岛核电站危机、核辐射扩散,引发了在日中国人的紧张和恐慌,在震后4周,就有18.5万名中国人离开了日本。在这期间,大量在灾区,以及灾区以外地区的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文中统称为研修生),自发地或者有组织的进行了“撤离”。

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静冈县藤枝市,在静冈县某事业协同组合旗下企业工作的几名中国研修生小许、小沈和小张,也是日夜关注着震后形势,心里也是非常惊慌。与他们本人相比,更加惊慌的是他们在千里之外的国内家人,亲戚朋友几乎天天在电话中催促他们快快“逃离”日本。

家人的担忧,以及日本每天“恶化”的局势,也让小许他们异常矛盾。他们来日本才半年不到,希望继续在这里工作、挣钱;但家人却非常担心,整天提心吊胆。为了给家人一个安慰,也让他们放心,他们向组合提出,希望组合出一纸正式材料,声明静冈和藤枝是安全的。但是,3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本来并不离谱也并不很难的要求,却遭到组合一口拒绝,最后导致一场冲突,以他们不情愿的方式,无奈地离开了他们所喜爱的工作岗位,以及他们向往的在日本的生活。

地震引发家人担忧

研修生要一纸证明

小许等3名研修生(技能实习生),年龄都在25岁,出身中国安徽省,由当地的中介公司派遣,先后来到静冈县藤枝市,在一家喷漆会社研修和工作。日本方面的接受单位,就是被研修生指控打人的理事长所在的组合——静冈县某事业协同组合。

4月1日,小许他们商量后,给组合打了个电话,希望组合出面写个书面材料,告知家人这里很安全,让家人放心。但是,他们的要求被组合拒绝了。

4月4日周一,小许照常去上班,另外2人没有上班。组合来了人,说你们去上班,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4月5日,开始发生急剧变化。当天上午,组合方面再次来人,跟他们几个交代说:你们每人需要交30万日元的保证金,如果再闹的话,30万保证金就没收!下午,理事长亲自出面了。他带着会社专务,以及3名中国人翻译,从组合所在地的榛原郡,赶到藤枝市,赶到了小许他们的宿舍。

那天,3人都在宿舍,沈和张在客厅,另外一名中国人同事请了病假,在另外一间屋子躺着休息。小许对当天发生的事情记得非常清楚,他说:他去开门,刚刚打开门,理事长就冲着他一拳打来,小许躲闪不及,被击中眼角。随后,理事长进屋后,又一脚踢了客厅内的一个小桌柜,将桌柜踢了一个洞。然后,他又去掐小沈的脖子,掐着他逼他到里屋的墙角边。小沈被掐着脖子,只能坐到地上。

3名研修生说,理事长一边动粗,还一边骂人,厉声说:你们马上收拾衣服和行李,给我走人!你们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你们给组合解雇了。

除了理事长在屋内“动手动脚动嘴”外,另外4个人都在门口站着,目睹了这一切。在另外一个屋子里的研修生,亲耳听到这一幕,吓得不轻,他不敢出声,也不敢出门去看一下。

研修生随后去警署报案,但是警署并没有理解受理。

流落街头求助大使馆

领事官员亲赴藤枝市

3名研修生一下子感到事情严重了,没有想到他们的一个小小的要求,被组合拒绝后,又遭到开除和殴打,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但是,理事长放话了,让他们“走人”。没有办法,他们只能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离开了宿舍和会社。

当天晚上,他们在街头露宿,4月6日,3人来到静冈市,又在车站过了一夜。

在无助和惊吓之中,小许他们想到了唯一可以依赖的“亲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4月6日一早,走投无路的3名研修生,给中国大使馆领事部打了电话,诉说了自己的遭遇。

在接到研修生们的投诉后,大使馆领事部非常重视,侨民保护,是领事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一名领事部官员曾亲口告诉记者,中国研修生实习生,在日本学习和工作,因为种种原因,在日本社会中,还是一个弱势群体。因此,倾听他们的呼声、保护他们的权益,是领事部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当然责任。当天,领事部作出决定,在目前领事工作非常紧张、人手不够的情况下,立刻抽调两名领事官员到静冈县,实地了解情况,妥善处理。

4月7日,两名领事官员赶到静冈市,与3名研修生会合后,一同前往位于藤枝市的藤枝警署,再次去报案。在此之前,3人已经到过警署一次,投诉理事长的暴力行为,但是,也许因为语言障碍,说明不清等原因,警方没有正式受理他们的“被害届”,也没有正式做调查笔录。

当天下午,组合派了人来到警署,在警署,双方当事人,在中国领事官员和警察的见证下,做了沟通。研修生方面提出两个要求:首先要理事长向他们道歉,然后,是解决这段时间(即回国前)的住宿等问题。

但是,组合方面却是“针锋相对”,并且提出3个“说法”:1,理事长没有打人,也不可能打人;2,你们自己走了,那就跟组合没有任何关系了;3,三人如果报案,那就会被看做是“组合的敌人”。

双方立场对立,自然是不欢而散。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 叶子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