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利比亚政府军猛烈炮轰米苏拉塔 至少五人被打死 ·媒体称拉登女儿证实其父被美军活捉后再遭枪杀 ·东电公司称八日开始为一号机组安装新的冷却设备 ·日东电社长向核电站事故避难灾民下跪道歉(图)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中国与世界 字号:
2011年春,在东京的日子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5-05  发表评论>>

地震警报短信记录的一部分

地震警报短信记录的一部分

中国网讯 30多年前唐山大地震的深夜,我在北京。只记得酣睡之中两块砖头从房顶上掉下,落在蚊帐上;上班途中德胜门外断壁累累,堆在大街小巷。还记得地震之后是连夜的大雨,人们搭了帐篷,睡在室外,但是工作照旧、生产不停。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地成了往事。所以,自从20年前到了日本,地震虽是家常便饭,我也从来没有担心过:哪儿的房子塌了盖不起来呢?更何况是在被视为安全安心、服务至上、通情达理的日本呢。

没想到国情各有不同,关键时刻方可见其本色。3月11日下午2点46分,日本东北大地震,我们的房子没有掉一根钉子,但是一连串令人吃惊、恐惧的日子却由这一瞬间的晃动开始了。

最先令人吃惊的是地震之后电话、手机都突然不通了。在那之前我收到了儿子的电话,当时房子还在剧烈地晃动着,他的声音是很清楚的:“这里震得很厉害,妈妈你们那里怎么样?”

我说:“我现在已经下楼了,还在晃呢,马上就出去。”

儿子:“我这里也没事儿。过一会儿再打给您。小心啊。”

可是再打就打不通了。据网上的《产经新闻》(The Sankei Shimbun & Sankei Digital)3月11日20点49分和21点40分的两次报道说,“日本手机公司NTTdokomo的1500局、KDDI(au)和SoftBank的大约1000局出现电话、短信服务中断, 主要原因是各公司为减轻对通讯设施的压力采取了发信限制,还有使用者过多引起了回路混乱”。 “NTT东日本公司说,固定电话由于通话集中而发生一部分的设备障碍,现在采取了发信限制”。就是这样,平时争先标榜电波优质、服务优质的日本各大电讯公司在3月11日的地震之中消极败退了。当时我给儿子打、给朋友打、一会儿用手机打、一会儿用家里的电话打,听到的都是:“您拨的电话现在无法接通”。

电话不通且罢,电车和高速公路也都不通。而且因为高速公路不通,所有的车辆都堵在一般道路上,满街上都是红色的尾灯。据网上《天气新闻》(Weathernews)对3月11日关东地区上下班旅客进行的〈归宅困难调查〉报告:“由于地震后关东的所有铁道都采取了个待机暂停,许多人步行回家。平时电车路程为70分钟的人,步行归宅所使用的时间平均为8个小时30分钟”。东京都总务局2011年3月公布的都民总人口是13,157,428人。如果以其百分之一推算的话,地震当天步行归宅的人数至少有131,574人之多!

那天,儿子担心我和女儿,地震一过就急着开车往家里赶,平时高速一个小时的路程,跑了近8个小时,到家已是深夜1点。

接踵而至的是自肃、停电和福岛第一核电站泄露引起的放射污染。地震当时在家里放春假的女儿正趴在地板上看电视台播放的韩国电视剧呢。地震一停,各个电视台的文娱节目就都没有了,随后的数日能从电视里看到的除了地震消息就是7个政府的宣传广告:女性防癌(1个)、读书求知(1个)、废物利用(1个)、礼貌往来(1个)、敬老爱幼(两个)、友好相处(1个)。其中最后一个宣传的画内音是:“我说‘咱们玩儿吧’,那边也说‘咱们玩儿吧’, 我说‘混蛋’,那边也说‘混蛋’,我说‘不跟你玩儿了’,那边也说‘不跟你玩儿了’。 然后我又寂寞了,说‘对不起’,那边也说‘对不起’。 我问‘是回声吗’,不,谁都不是。”这个宣传,言语是幼儿水平,声音低沉枯燥,播放的次数却最多。到了在第四天,女儿终于爆发了:“电视台是要把人逼疯吗?除了地震和这几个宣传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可播了吗?为什么不播韩剧了?”是啊!我也想起来了,日本人老说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么不好那么不好。可是文革的时候还有八个样板戏和朝鲜电影呢!于是就给电视台和报纸打了抗议电话,请他们别再用政府宣传来折磨青少年了。

后来才知道,电视台的这种做法叫作“自肃”,还是他们各家自发的。据网上《产经新闻》3月17日和4月17日所述,为了这个“自肃”,地震后各电视台不仅减收10亿日元,还收到了视听者的种种抗议。这种不近情理的“自肃”之举还出现在了其他行业:从地震后第二天起,商店里的面包就没有了,连方便店也没有。问了一下店长,为什么大家都这么买面包啊?店长小声说:“根本就没进货,都送到灾区去了。”可是政府却说是大家抢购了,呼吁大家自肃。地震不久就到了“樱花烂漫的时节”,可是有人说应该与灾区民众分忧,赏花活动遂告“自肃”,谁都不去樱花树下占位子了。地震后一直是电力不足,东京都各区、市每天轮流停电数小时,于是就有人指责自动贩卖机和游戏机娱乐场是最大的电力浪费,去掉了这两样买卖就不用再这么为省电折腾了。这两个行业的负责人一听就上电视表示:可以“自肃”用电30%。

说起停电,原因不是地震,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泄露事故。在日本,停电不仅意味着电灯不亮、冰箱不制冷,还意味着企业的停产和劳动者的失业。日本的劳动者雇用现多采取“非正规雇佣”的形式,也就是临时性的、非长期签约式的。所以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有不少人失业。据雅虎日本网4月28日8点33分的报道,“厚生劳动省28日发表了关于对非正规雇佣劳动者的解雇情况的全国统计,与2~5月的调查对象相比,3~6月的被解雇人数增加了49.1%,其中受震灾影响者急增”。试想,要是有电、能干活的活,震灾之后也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所以,受震灾影响被解雇的人数增加了49.1%的说法,纯属含糊之词。另一方面,近年来的不景气性失业已经导致日本自杀人数逐年增加,去年达到了年间3万人以上,其中一部份是在铁路上卧轨自杀。在日本,铁路上的卧轨自杀被叫作“人身事故”。据雅虎日本网去年5月的报道,这种“人身事故”,“年间647件,东京都的首都圈内平均一天一件”。地震后,我虽然不是每天上班,就已经遇到了三次,女儿遇到了两次,只要“事故”一发生,电车就要停一个小时左右,乘客都习惯了,有座着等的,也有拔脚就往站外走的,谁也不去看热闹。

地震后最可怕的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泄露事故。说它可怕,是因为它让我们看到了日本核电站管理的真面目。其它的且不去说,举一个最近的消息:据5月1日20点27分发表的《读卖新闻》的网上报道,“东京电力福岛第一原子发电站2号机早在去年6月就发生了丧失电源、原子炉水位连续30分钟下降2米的事故。这个问题5月1日在参院预算委员会上被揭出后,东京电力的清水社长出面作答,菅首相对政府未早作对策也表示了歉意”。看到这条消息,真为日本核电站管理方面的消极对应和政府的指导无力而感到恐怖。要知道,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核泄漏事故对人们生活的毁坏性影响已为常识,为什么日本有关机构和政府有了前车之鉴之后还能如此漫不经心、直到3月11日地震后闹出了污染太平洋、东北亚大陆的大乱子,还要等他人揭发才肯引咎自责呢?

呜呼!日本的安全安心何在?没有安全安心谈何至上的服务?至于成为今日时尚的种种“自肃”,虽体现了一时、一部之民情,是否为通情达理之举?

四月,大学开课的了。6层的教学楼里电梯为节电停运,上课前地震,上课中也地震。还差20分钟下课的时候,学生的手机一起发出地震警报,此起彼伏,令人不知如何是好。晚上去公司上课,去的时候电车不通,是人身事故,回来的时候又不通,是地震。电车因为节电已经大幅度地减少了班次,加上地震,更是迟迟不来。在和众多的白领一起排着长队等候电车之际,恍然意识到:这里的生活已经在进入一个非“安全安心、服务至上、通情达理”的时代,而且,它在核电站泄露事故的处理和地震灾害的有效防御实现之前,是不会结束的。

2011年5月3日于东京

【作者介绍】

邵斌,日本名小林佳迪。北京人。1982年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曾任《中国报道》杂志社记者。1990年赴日后攻读经济学硕士、文学硕士、文学博士课程。在日中学刊上多次发表有关中国式接受美学现象的论文,是“中国文学作品的现实化现象”问题的提起人。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罗琪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