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波兰支持克罗地亚早日加入欧盟 愿分享入盟经验 ·新加坡执政党在国会选举中赢得绝大多数议席 ·瓦塔拉就任科特迪瓦总统 起诉巴博司法程序将启 ·突尼斯谴责利比亚政府军侵犯领土 不关边境通道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博览>>环球大观 字号:
欧洲王室掀起平民化浪潮 瑞典国王必须交纳税捐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5-08  发表评论>>

西班牙王储菲利普和王妃莱蒂西娅·奥尔蒂斯。(资料图片)

瑞典女王储维多利亚公主和“平民驸马”、前健身教练丹尼尔·韦斯特林。(资料图片)

丹麦二王子约阿希姆和平民姑娘文雅丽。不幸的是,两人后来离婚。(资料图片)

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夫妇。(资料图片)

作为英国王室第一位真正的“平民王妃”,凯特·米德尔顿像一位普通顾客一样出现在英国北威尔士安格尔西岛的一家超市里。她推着一辆购物手推车,手腕上甚至套着一根用来扎头发的普通皮筋。而他的老公,威廉王子也于5月4日提前结束了婚假,离开新婚妻子回到了工作岗位。与周围的普通同事一样,威廉离开工作岗位必须要遵守严格的请假规定。倘若不考虑他们的身份,他们就是一对普通的新婚夫妇。仅就英国王室而言,这样的变化无疑是巨大的,1936年12月,为迎娶平民出身并曾两度婚嫁的美国社交名媛沃丽斯·辛普森,爱德华八世被迫选择了退位。当他们在法国举行私人婚礼的时候,英国王室成员一个也没有出席。

70多年后,甚至连英国女王都变得越来越像是一位寻常人家的老奶奶了。而在“新生代”的欧洲王子身上,“灰姑娘”成为王妃的故事也在不断上演。欧洲王室似乎正在掀起一股平民化浪潮,但平民化将重新恢复王室的权威和合法性,抑或最终消解王室的传统,目前难有定论。正如挪威一位学者所说,王室毕竟和一般家庭不同,“你既要高高在上,又要成为普通人的一分子。”

自16世纪以来,欧洲的君主专制政体在各国分崩离析,没有建立资产阶级完全掌权的国家也开创了君主立宪制,将君主权力限定在越来越小的范围。

二战后,随着意大利、希腊等国废除君主制,只有英国、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和北欧三国仍形式上保留君主,但已不再拥有实权,更多是国家的象征。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国家经历了经济的高度繁荣,欧洲王室在经济发展、民主深入的大潮中,经历着一股平民化浪潮。

人们今天抨击君主制,客观上也和王室式微有些关系。

在英国,女王现在只是象征。英国政府虽被称为“女王政府” ,形式上由女王任命大臣,但事实上女王不能任命或罢免大臣。英国政府也不向女王负责,它必须向下议院负责,即间接地向英国选民负责。在英国法律中,女王也变成了一个自然人,必须像其他所有人一样遵守法律。

瑞典国王要交纳税捐

据说,瑞典国王卡尔·古斯塔夫是世界上权力最小的国王。1975年宪法改革后,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国王已不再主持部长会议,不能组阁,也不再担任武装力量的首脑。承担的只是一系列官方使命:从接受外国大使的国书到颁发诺贝尔奖金。古斯塔夫是斯堪的纳维亚平民国王中最平民的一个,因为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个需要交纳税捐的国王。

欧洲国家的君主家族所作出的让步,也许远远超出世人的想象。瑞典的王室早已放弃了传统的仪仗和行列,王室成员所用的车子只比平民车辆贵一点而已;在荷兰,王室早已放弃了大部分田产和土地,整个家族只是住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单一的那座王宫中。

资讯的发达其实给王室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因为公众们的好奇以及舆论的曝光率,让王室成员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小报记者们添油加醋的焦点,甚至戴安娜王妃的死与他们也有着直接的关联,这更是让王室的尴尬与媒体的威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室花销备受民众关注

在公众的监督之下,王室成员的日子显然是不好过的,而他们的花销也成了饱受抨击的目标。2010年,英国政府支付给王室的费用约为790万英镑,即便这个费用只是1990年的四分之一,也备受民众批评。在挪威,上世纪90年代,政府拨款5亿挪威克朗用于翻新王宫建筑,结果预算超支,引来激烈批评。

1997年年底,时值戴妃香销玉殒不久,英国王室请调查公司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人们对王室的印象是“自私、浪费、吝啬、傲慢、冷漠和高不可攀”。甚至有人说女王是“社会寄生虫”,因为她每年都享受政府给予巨额俸禄。当时,英国民众中有53%的人要求废除君主立宪制。这对于高高在上的王室无疑是一次形象危机。

迎合民众政客使暗招

在王室的平民化浪潮中,一些政治人物的推波助澜作用显然不可忽视。这些政客不仅不断提示民众王室平民化是一个迫切的问题,而且提示通过何种途径可以达到此种目的。

1997年9月1日,戴妃去世的消息才刚披露,布莱尔马上发表一番感性谈话,称她为“人民的王妃”,迅速赢得了大众的共鸣。果然戴安娜丧礼过后,布莱尔的支持度就迅速上升了十个百分点。在对待戴妃的问题上,布莱尔做出了比王室更为积极的姿态。有人当时称,布莱尔此举目的在于投合媒体口味,强调自身亲民形象。

政客对王室平民化的解读到位是很重要的因素,一方面,民众需要持续的精神偶像;另一方面民众需要精神偶像能够走下神坛,保持平民的形象。

如果说前一种行为仅仅是利用王室平民化获取政治筹码,后者已经悄悄地在架空王室存在本身的意义。而这一切直接影响到英国政体的结构,在王室平民化实现之前,平民化的意义基础已经开始被吞噬和消解了。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 宇文拓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