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俄议员:如乌克兰入北约俄对克里米亚将提主权要求 ·海地粮价飙升引发骚乱 愤怒民众围攻总统府(组图) ·萨达姆倒台5周年:巴格达遭炮火袭击多人死伤 ·伊拉克总统塔拉巴尼支持解散“迈赫迪军”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 字号:
民国要人溪口行 汪精卫慈庵探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4-10  发表评论>>

张群——溪口的常客

张群和蒋介石是将近70年的至交。蒋介石主政南京政府后,张群在蒋身边数十载,被蒋倚为心腹。因此,他在国民党的高官中,来溪口次数最多。

1927年8月13日,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回到溪口。25日,上海《申报》《蒋介石之近况》报道了张群在溪口伴蒋。9月28日,张群伴蒋去日本。11月7日回国,12月1日参加蒋宋婚礼,直至1928年1月重返南京。可以说,在蒋第一次下野期间,张群始终跟随左右,是蒋介石最重要的谋士。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第三次下野,从1月22日到达溪口直到同年4月25日离开家乡。期间,据蒋经国日记记载,张群共来溪口3次。

1月28日,张群、陈立夫、郑彦 同来溪口度岁。

4月5日,张群再来溪口,7日陪伴蒋介石去宁波小盘山祭扫蒋氏迁溪口的第二世祖蒋宗霸(即笃信佛教的摩诃太公——笔者注),当晚住于日本曹洞宗祖庭天童寺。第二天,回宁波下汽船至鄞县横溪,换轿至金峨寺,住一夜。次日,乘轿至奉化后琅楼隘村祭祖联宗,在吴家埠村午餐,经鲒土奇,在下陈村乘车返溪口,行程3天。

4月20日下午5时后,张群、吴忠信由南京来溪口,“报告京中研讨共党所提条款之会议经过及其结果”。

二陈吊丧度岁

以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为首的CC系,是国民党内权倾朝野的一个派别,有所谓“蒋家天下陈家党”之说。陈果夫曾于1921年6月17日到溪口代表孙中山致祭蒋母王太夫人。陈立夫曾于1949年1月25日到溪口与蒋介石共度除夕。

1921年6月14日,蒋介石母亲王采玉患心脏病去世。消息传到广东,孙中山发来唁电,并派陈果夫代表致祭,还汇来溥银两千元。陈果夫到溪口后,进入灵堂,焚香点烛,三跪九叩。拜毕,转达孙中山希望蒋节哀顺变,早日赴粤辅佐军事之意。下午3时后,陈果夫辞去,蒋介石与他洒泪送别。

1949年1月28日,农历除夕,那天晚上,全家在祖居丰镐房的“报本堂”饮屠苏酒,吃年夜饭。主桌就座的除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以外,有远道赶来的陈立夫、张群、郑彦 ,还有蒋介石的警卫头目俞济时、石祖德,奉化县长周灵钧,当地父老毛颖甫、王良鹤。蒋经国在下首把盏,为宾客斟酒。

陈立夫等当夜留宿于溪口武岭学校大礼堂楼上。

吴忠信伴游乡里

吴忠信长蒋介石3岁,自1922年在广西桂林与蒋结为金兰之后,长期与蒋共事,为蒋排忧解难,于公于私对蒋效力颇多,成为蒋的忠实幕僚和亲密至交。

吴忠信曾任北伐军总司令部顾问、安徽省政府主席、贵州省政府主席、蒙藏委员会委员长、新疆省主席、国民政府委员、总统府资政、总统府秘书长等要职,参与蒋介石的许多重大决策,并帮助实施。

1927年8月13日下午2点,下野的蒋介石乘宁沪特快列车离开南京,晚上7点多,火车到达真茹车站,时任上海警察厅长的吴忠信与杨虎、黄金荣、杜月笙、虞洽卿、王晓籁等在车站迎侯,约谈半小时,火车改换车头,直驶杭州。蒋介石到溪口后,吴忠信又专程从上海到溪口,陪伴、安慰蒋介石这位盟弟。

1948年5月,蒋介石出任总统,任吴忠信为总统府资政。几个月后,三大战役结束,南京政府摇摇欲坠,蒋介石邀吴忠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以备在他下野后制约李宗仁。吴忠信于12月14日就任总统府秘书长后,忠实执行蒋介石的旨意,竭力维护蒋的统治地位和利益,不让李宗仁掌握实际权力,并多次奔走于南京、溪口之间,为蒋排忧解难,甚至陪蒋漫游故里胜景,帮蒋放松心情。吴忠信于3月3日到溪口,长谈8天,3月10日返南京。期间,3月4日陪蒋介石游雪窦山上的千丈岩和三隐潭。3月7日,游徐凫岩。3月9日,游奉化县城的岳林寺及下塔院。4月20日,吴忠信再来溪口。其时,国共和谈已经破裂,次日,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22日,吴忠信和蒋介石一起从溪口到杭州参加讨论“应付危局”的秘密会议。

宋子文三临溪口

1937年上半年,宋子文曾经三临溪口,其中两次是为张学良而来,一次是为蒋介石胞兄介卿送丧而来。

宋子文第一次来溪口,是张学良转移到溪口前后。张学良转移到奉化溪口是1937年1月13日。据那天张学良的日记云:“十一点由南京起飞,……一点到,子文来接,先到文昌阁,……”张学良来溪口,心里不很踏实。“子文来接”,说明仍有一定礼遇,自然感到欣慰,所以特地记上一笔。

宋子文第二次来溪口,是应东北军、十七路军派来的代表阎宝航的邀请,到溪口要求蒋介石释放张学良。感到难以推托,就建议阎宝航邀请在沪的国民党元老李石曾同行。经过反复疏通,宋子文、李石曾、阎宝航同往奉化。

这时,蒋介石正在其母墓庐慈庵养伤,听说宋子文来了,猜测定是为张学良说情,并要他支付在西安时应允的一笔巨额补偿款。他感到这位“国舅”不好对付,便令宁波警察局长俞济民到溪口,用最优厚的礼遇款待,同时拖延时间,磨其锐气。

宋子文第三次来溪口是1937年4月14日,为蒋介石胞兄介卿送丧。

张治中请示和谈

蒋介石下野,为国共和谈创造了条件。李宗仁开始具体安排和平谈判事项。

李宗仁确定张治中、邵力子、黄绍闳等为谈判代表。为了排除蒋介石对和谈的干扰,张治中等与李宗仁、司徒雷登等人商量后,决定到溪口劝蒋介石出国。恰好吴忠信也想到溪口见蒋,故二人同行。

3月3日上午10时,张、吴飞到宁波,蒋经国已等侯在机场,于是一起驱车直达溪口。蒋介石见了张治中,先声夺人:“你们的来意是要我出国,昨天的报纸已经登出来了。”接着很气愤地说:“他们逼我下野是可以的,要逼我亡命就不行!下野后我是个普通国民,哪里都可以自由居住,何况是在我的家乡!”张治中一看情况不妙,只好先说别的事情。张治中这次来溪口,一共住了8天,前5天住在雪窦山的妙高台别墅,后3天住在溪口白岩山的蒋母墓庐“慈庵”。10日上午,张治中离开溪口。

3月29日,张治中带着国民党的“和谈腹案”,又来溪口见蒋,屈武同行。张治中回忆:“到溪口以后,我感觉空气和上次颇有不同。到那里的人不少,有些露了面,有些没露面。当我把和谈研究大概情形报告了蒋,并把‘腹案’给他看,他只说:‘我没有什么意见,你这次负担的是一件最艰苦的任务,一切当心。’此外就广泛地谈,没有具体的意见。”蒋经国的日记更清楚地表露了蒋介石的态度:“父亲说‘他来不来无所谓’。今天他竟然到溪口了。父亲对他态度非常冷淡,只邀他游览溪口的风景。”“张治中到溪口来,得不到好的结果和反映,今天就悄悄地走了。”

民国要人和实力派人物来过溪口的还有:戴传贤、张继、何应钦、吴敬恒、孙科、朱家骅、吴铁城、黄少谷、俞鸿钧、陈诚、汤恩伯、胡宗南、周至柔、俞大维、贺耀祖、祝绍周、董显光、陈布雷、郑介民等,人数之多在全国无出其右,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溪口在民国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文章来源: 溪口旅游网 责任编辑: 麦琪
   上一页   1   2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