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恶魔疯狂枪杀14人 山西10-26特大杀人案侦破纪实

    山西警方24小时破获特大杀人案

    2001年10月26日对于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来讲,是个黑色的星期五。因为这天晚上,该村有14名村民被枪杀,3人受重伤!案发后,山西警方布下了天罗地网,不到24小时即将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缉拿归案。

    血案,发生在10月26日晚

    10月26日23时许,从村外返回大峪口的冀某路过其父母在马路边开的小商店时,发现店内亮着灯,但窗玻璃却碎了一块。当他凑上前去看时,立即被眼前从未见过的惨状惊呆了,父亲冀金堂头部有个血窟窿,鲜血正汩汩地往外冒,母亲胡拉弟浑身是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痛苦而微弱的呻吟声。

    血案!枪杀大案!

    23时35分,榆次区公安局仍有许多办公室亮着灯,刑警大队全体人员刚刚开完一个会。正当他们准备休息时,郭齐鸣局长、武建苏副局长向他们下达了紧急集合命令:“乌金山镇大峪口村发生一起枪杀案,咱们赶快出发!”旋即,刑警大队大队长田冬虎、副大队长温祁明迅速将刑警集合完毕,连同其他40多名民警很快赶到现场。

    很快,警方确定了犯罪嫌疑人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温祁明率人赶到大峪口村后,直奔山底煤矿,在那儿,他们找到了身中两枪、两刀的原村支书胡根生。据胡讲,他是被同村的胡文海、刘海旺持枪、刀致重伤后逃生于此地。

    温队长迅速将情况汇报给局领导,并派车将胡根生送往医院抢救。

    “迅速搜捕胡文海、刘海旺,还有当时在场的胡清海(胡文海之弟)!”郭齐鸣局长果断下令。

    与此同时,民警获悉死亡人数已增至4人。

    案情极为重大!当务之急时必须尽快搜捕疑犯!

    榆次区公安局迅速将案情上报晋中市公安局和山西省公安厅,请求在邻近的太原、阳泉、忻州、寿阳等市、县以及河北石家庄一带设卡搜捕,并开展协查和上网追逃。稍后,以郭齐鸣局长为指挥的专案指挥部在省厅的统一协调安排下,迅速调集刑警、巡警、交警、禁毒警和派出所等350余名民警及晋中、太原武警支队和驻地650余名武警官兵,围绕大峪口村现场,对通往邻村、乡镇的主要公路、乡村道路设卡37处,局领导分头带队,组织警力采取围追堵截、盘查搜索等方法展开抓捕。

    次日凌晨,一、二号疑凶先后被抓

    10月27日凌晨3时许,抓捕小组来到胡清海家门口,当武警战士破门而入时,一条大狼狗忽地从斜刺里窜了出来,一名武警战士被咬伤。胡清海被擒拿归案。

    胡文海杀人后,返回家中拿上事先准备好的炸药包,骑自行车沿偏僻小道一路逃至太原许西村后,将自行车扔掉,换乘一辆绿色的夏利出租车。

    此时,已经接到公安杏花岭分局设卡盘查通知的职工新村刑警中队民警正在建设路仔细盘查过往车辆和行人。27日凌晨4时30分,中队长牛藩发现一辆绿色夏利出租车正从火车站方向驶来,立即将其拦住:“请出示身份证”,出租车后排座上的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后,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脖子上挂的帆布挎包。这一细小的动作引起了牛藩的高度警觉:此人体型微胖,宽脸盘,大眼睛,留背头,前胸挂着一帆布挎包,与市局指挥中心通报的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极为相似牛藩一把拉开车门将其拽出。此时,该中年男子猛地将右手伸进挎包慌乱中一节电线从包内跌落出来。

    “炸药!”凭借多年的刑侦工作经验,牛藩作出迅速而准确的判断,两只大手如铁钳般死死地卡住对方的两只手腕。搏斗中,他一把扯下了该男子挂在胸前的帆布包扔向路边,几乎在同一时间,教导员王明儒及其他民警从不同的方向猛扑过来,协助牛藩将该男子制服,并当场从其包内搜出由18棒炸药、5枚电雷管和两节电池制成的爆炸装置。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前后不到5分钟。

    经查,该男子正是胡文海。

    当晚,疑犯全部落网

    由于另一犯罪嫌疑人刘海旺还没归案,27日上午,山西省公安厅厅长聂海舟又带队专程前往大峪口村指挥抓捕。晚22时45分左右,坚持24小时设卡的榆次区天宁派出所在拦查一辆出租车时,发现一身着蓝色大衣,带有鸡蛋等食品的男子,由于他行迹十分可疑,民警将他滞留,经过照片比对,确认他就是刘海旺后,当场将其抓获。经审问,刘海旺正欲乘坐出租车逃往和顺方向。

    三名疑犯从案发到全部落网,总共不到24小时,在此期间,民警还在大峪口村外一个土窑洞的深穴中将藏匿于此的作案用双管运动猎枪起获,并从村外果园中搜到劈斧1把,缴获猎枪子弹80余发,雷管5枚及部分炸药。

    案发缘由

    胡文海,男,47岁,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人。据村民反映:胡文海从小就是村里有名的“愣人”,十几岁时变得很好,但后来又旧病复发。胡的性格十分怪异,别说是谁敢对他不满,就是看你不顺眼也要下手“教训”你,许多村民都被他“教训”过,具体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前几年,当胡根生任村支书时,胡文海曾经承包过3年村办的大峪口煤矿,据几位村民讲,也不知什么原因,胡文海还白白多包了两年。五年后,大峪口村决定采取公开招标的办法将煤矿重新承包,由于别的村民出价高,村干部决定将煤矿交与他人经营,但胡文海执意要以原价续包,作为一名村干部,胡根生自然不可能答应胡文海的无理要求。从此,胡文海便恨上了胡根生。

    在此次枪杀案中去世的冀金堂是前任村长。那么,他又是如何得罪胡文海的呢?

    据冀金堂的女儿讲,大概是去年,由于胡文海当年承包煤矿时,曾用一辆吉普车顶了应交村委会的2万元承包费,但不知何故,胡所交回的汽车发票不慎丢失,也不知为啥,村会计也一直没有“下账”。此事被胡文海得知后,当即找到冀金堂的商店将冀一拳打倒在床上,并满口乱嚷:“你是不是想害我?”冀辩解说:“害你?害你还能让你白包两年吗?”胡文海听后自觉理亏,扭头出去走了。

    本案的另一死者高彦苏,51岁,至今未成家。他的弟弟叫高三子,娶的是另一死者原村支部副书记李利生的姐姐,大约3年前,胡文海因为浇地一事曾殴打过高彦苏,此后,他经常一见高家两兄弟的面就动手。为了免遭殴打,高三子不得不长期寄居榆次。

    案发经过

    10月26日晚上8时许,胡文海指使刘海旺将胡根生约至家中,胡文海用枪逼住胡根生让其打电话把李继约来,李继来后,胡文海要求他们写悔过材料,这时,双方发生激烈争执,胡文海恼羞成怒,开枪将李继打死,胡根生不敢犹豫,扑上去从胡文海手中夺枪,但站在一边的刘海旺用劈斧砍了胡根生两下。胡根生倒地后,胡文海又朝他连开两枪,所幸没有击中要害,胡根生不愧是搞治保的出身,他知道面对已经失去理智的胡文海,再反抗无疑是自找死路,索性趴在地上装死,逃过一劫。

    胡文海等人出了院门后,胡根生拼尽全力逃向山底煤矿,并爬上了一座值班人员居住的小平房,矿上工人报警后,警方及时将他送至医院,并从他这儿了解清了作案人是谁。

    另据受伤者胡拉弟和其女儿冀某讲,26日晚上10时许,冀金堂和胡拉弟头朝窗户睡在商店里,胡文海究竟是怎样砸破玻璃的,胡拉弟也弄不清,在一声沉闷的枪响过后,冀金堂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头部中弹身亡,当胡拉弟伸手拉灯时,胡文海又朝她连开两枪,并迅速离去。胡拉弟开起灯后发现丈夫已经死了,他想下床打电话,但剧烈的疼痛却使她动弹不得,无奈,她只好任由身上的伤口不断出血,躺在床上等人来救。

    当胡文海来到李利生家时,他先喊叫“开门”,毫无防备的李妻赵银莲刚一开门,即被胡文海一枪击中眉心,倒地身亡,听到外边枪响,李利生情知不妙求生的本能使他一个箭步冲出屋外欲跳墙逃走,但被已经赶到的胡文海开枪击倒在地。李利生16岁的女儿李瑞萍刚于下午从榆次区晋华中学返家,当时,她正在屋内看电视,杀红了眼的胡文海一枪托砸烂了窗玻璃,伸进枪管将李瑞萍打死,万幸的是,李利生9岁的儿子听到枪声和父亲的惨叫声后,赶紧钻到了床底下,并强忍惊恐,一声不发,终于从死神手中捡了条命。

    胡三计家有四口人被杀。当时,胡三计正和郭建勇、安增玉三人坐在南房内看电视。胡文海闯进院门后砸烂了窗玻璃,胡三计等三人在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胡文海即开枪将他们射杀。胡三计的儿媳张素花当时已经在北房入睡,听到枪声后正要起身时,也被胡文海射杀在床上。

    《北京晨报》2001年11月1日

相关新闻
山西晋中发生特大持枪杀人案 14人死亡3人重伤
三歹徒穷凶极恶持刀扎死三人 鞍山破获系列杀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