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中国> 法治民生

河南郸城:一患者追讨医疗赔偿费 艰辛背后

发布时间: 2014-12-22 15:39:1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佚名  |  责任编辑: 于青云

图:为患者陈玉娥做手术的郸城县人民医院。

  日前,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患者陈玉娥向媒体报料称, 2014年3月10日,她因右侧腘窝囊肿到郸城县人民医院骨二科住院治疗。第二天,段锐医生给患者陈玉娥做了手术。由于手术中右腓总神经损伤,导致患者陈玉娥右小腿失去知觉至今。后陈玉娥辗转到解放军某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解放军某医院海南分院治疗,花费了不少经济高达十多万元。为此陈玉娥向人民医院追所花的医药费并且要求赔偿,遭院方拒绝玩出“打太极”一幕:首先不承认过错,更是不答应赔偿,最后又不让做医疗事故鉴定。最终患者将医院告上了法庭。

  从法院了解到,法院委托周口市医学会申请医疗事故鉴定时,该医院又不积极提供原始病历,使鉴定一度受阻。患者陈玉娥因右小腿失去知觉行走不便,还得来回颠簸,向医院讨要又无结果而陷入窘境。

  手术出现了问题

  据患者陈玉娥介绍,手术前一天下午,骨二科医生段锐告诉她,她的腿部可能是脂肪瘤,或者是神经纤维瘤。当时,陈玉娥的家属问过段锐,如果是神经瘤,该医院是否有条件手术?段锐的回答说,如果是神经纤维瘤,本院没有条件治疗,如果是脂肪瘤本院可以治疗。陈玉娥的家属表示,“如果没有把握我们转外地医院治疗”。段锐当时就回答称:“没有把握我们也不做”。

  3月11日,段锐给陈玉娥做了手术。第二天,患者右小腿无知觉,右足下垂,不能伸屈,家属立即向医生段锐讲明情况,段锐说:“刚做完手术,过几个月就恢复了”。患者家属不放心向上级医院做了咨询,经了解得知,符合腓总神经损伤的症状,患者家属向段锐要求查看手术记录,遭院方拒绝。几天后,经主管院长批准,才让患者家属复印病例。与陈玉娥同一病房的另一患者郭秀兰证实了上述情况。

  神经组织被切断

  为了能让陈玉娥早日康复,她的家人带着她到北京诊治,先去了解放军某医院,后又去了北京积水潭医院诊治,最后又转入解放军某医院海南分院治疗。

  解放军某医院海南分院2014年9月3日的病案记录显示:术前诊断为右腓总神经损伤,术后确诊为右腓总神经断裂。该院对确诊后的神经断裂进行了断端修正、神经吻合术。手术中,探查见:腓总神经于腘窝段腓骨小头上70cm处完全离断。神经近端及远端神经瘤形成,周围瘢痕组织粘连严重。

  从上述医院的诊断看出,陈玉娥及其家人认为确实在郸城县人民医院手术中出现了问题。在301海南分院手术治疗后,陈玉娥于2014年10月1日出院。现在的状况是右腿怕冷,常温下不能离热水袋,右小腿麻木,右腿膝关节伸不直,足和足指下垂,行走困难,行动需要轮椅。

  讨要说法遭推诿

  陈玉娥得知郸城县人民医院手术有问题,就在她二次手术出院后,多次找该医院讨要说法。开始,院方不承认是医疗事故,但同意赔偿,后又不让做医疗事故鉴定,又让患者提供赔偿清单,用商谈拖延时间。后来,院方又让陈玉娥走法律程序。当陈玉娥向法院起诉后,法院委托周口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陈玉娥按要求向医学会提交了材料,等待鉴定结果。

  2014年11月28日,陈玉娥向医学会询问鉴定情况时得知,医院方不积极提供原始病历,使鉴定一度受阻。医学会表示将和委托法院联系,将送检材料退回法院。如此一拖,一个月又要过去了。

  对此,郸城县人民医院称与陈玉娥的纠纷,法院已受理,鉴定结果预计很快出来。

  据知情人说,郸城县人民医院是县级二级甲等医院,今年已鉴定过一例医疗事故,如果再出现一例医疗事故,可能会被取消级别,所以就故意拖延时间,想把这一例医疗事故的鉴定推到下年度。

  律师说法

  针对陈玉娥的遭遇,北京京创律师事务所孔民主任认为:根据我国的《侵权责任法》第七章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第五十七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如果上述情况真实存在,就可认定郸城县人民医院有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还规定,患者有损害,因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的,可以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法院可以依照此规定认定其有过错,进行判决。

  本文原文出处为:中国网(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