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中国

海南陵水:无助的果农期盼“有牙齿”的环保局

发布时间: 2015-03-21 07:53:58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  作者: 佚名  |  责任编辑: 李嘉龙

    原标题:海南陵水:无助的果农期盼“有牙齿”的环保局

 远处砖厂用的泥土堆成了小山,离吴启标的芒果地最近处仅几百米远。本报记者 任明超/摄

海南芒果种植能手吴启标这几个月吃尽了苦头,500多亩芒果面临绝收,他怀疑是旁边的砖厂污染所致,向有关部门多次投诉,砖厂的烟囱仍然每天排污不停。

芒果为何腐烂?

去年6月,吴启标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提蒙镇,以每株每年55元的价格,从海秦研究所租种了8800株芒果树,果园占地500亩,主要包括台农、贵妃、红玉和金煌等芒果品种。

“虽然租种前就知道附近有三家红砖厂,也知道在砖厂附近种芒果是大忌,但当时砖厂烟囱已被炸平,以为砖厂会被取缔,否则根本不会租。”吴启标无奈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后悔当初不够谨慎。

“种芒果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因为销售难而发愁。水果客商一听果园周边有砖厂,便无人敢收。”53岁的吴启标老家在福建闽清,来海南从事农业生产31年,种植芒果也已11年,是当地圈内有名的种植能手。吴启标毫不谦虚地说,“由于种植管理技术过硬,果品质量上佳,每年芒果成熟季节,客商都会主动来自己的果园收购,价格从来都是当季最高。”

3月19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吴启标的芒果园,发现不少果树出现爆浆、干斑、枯死等现象,芒果的套袋上落满了一层黑色的煤灰,没套袋的芒果则个头普遍偏小,有的甚至只有核桃大小。目前,果园已经有300多株芒果树干枯死亡。

春节前,吴启标发现,打药后的芒果出现大面积畸形、干斑问题,这才察觉周边的三家砖厂不知何时又恢复生产,烟囱也立起来了。吴启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砖厂污染对芒果的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花期影响产量,挂果率很低;二是挂果后影响果面,一打药,煤灰就会随着药液流到芒果尾部,造成干斑并烂掉,真的是打一次烧一次,后期都不敢打药了。

“现在,核桃大小的芒果基本都是台农,头批果几乎全部烂完,这是第二次催花后结的果,很难长大了。”为了减少损失,吴启标采取临时补救措施——花费8万多元,请人给贵妃、红玉、金煌等品种套了20万个袋。吴启标介绍,租种品种中台农最多,有4600多株,而台农品种不适合套袋,套袋后根本没人收,只能二次催花。

“我不是刻意污蔑砖厂,但根据自己多年的种植经验,目前的病症肯定跟砖厂污染有关。”吴启标解释称,海南冬季多吹西北风,自己的芒果园刚好处于三家砖厂烟囱的下风向,现在,靠近烟囱这边的芒果几乎绝收,稍微远点的还有少量好果。“之所以不惜成本给台农第二次催花,是希望四五月份改吹东南风后,能挽回点损失。但目前的效果并不好。”

环保整改通知已发出

发现问题后,吴启标多次当面或通过网上问政平台向陵水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反映,但两个多月来,迟迟未得到回应。“直到前两天,镇政府才派人调查了解协调此事,但芒果损失已无可挽回。”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三家砖厂现场看到,砖厂占地百余亩,距离吴启标芒果地最近处仅几百米,制砖用的泥土堆成了小山,已烧好的红砖和砖坯一排排有序堆放,砖窑上耸立的大烟囱,在白天也喷放着白烟。

“说是砖厂污染,总要有检测报告等相关权威证据吧,也许是土壤或管理问题呢?不能你说啥就是啥。”一家砖厂的林姓负责人称,赔偿的事可以坐下来谈,但前提是要有证据。“我们从2009年就在此搞砖厂,从来没人要污染赔偿,新砖厂是2012年经过海南省工信厅审批的正规砖厂,相关环保设备齐全。”

吴启标称,自己在陵水县隆广镇还有2200多株芒果,同样的施肥用药,那边的芒果个头大、果面好,年前头批台农芒果卖到12元/斤。“都是一个人管理出来的,差别总不会这么大吧。另外,离烟囱近的基本绝收,远处的则损失相对较小,这也说明不是土壤问题。”

“今年赔本我认了,只希望能够收回自己的成本投入,并不过分。”吴启标给记者算了笔账,8800株芒果一年租金50万,农药化肥投入60万,6个工人每人每月3000元工资,一年至少20万元工钱,套袋费8万,再加上水电等费用,共计150多万元。“别的不算,4600株台农芒果,头批产量至少50万斤。打个对折,就以每斤6块算,单这一项就损失300万元。”

对于接到吴启标投诉后,为何迟迟未得回应,陵水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副局长汪世武解释称,接到投诉后,该局就责令环境监察大队去调查核实。经查,三家砖厂分别为:提蒙胜亿贝叶岩烧结砖厂、提蒙亿民页岩烧结砖厂、陵水县富宅建材有限责任公司,且均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手续,并于2015年2月9日分别向其下发了《关于限期做好环保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其在15日内补办环境影响评价手续,逾期将按照有关法律规定依法处理。但由于基层执法人员不足、执法权限有限及砖厂负责人不配合等客观原因,才造成涉事砖厂迟迟未能关停整顿。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从2月9日陵水县国土局的环保整改通知发出至今,已过月余,三家砖厂不仅没有按要求关停整顿,反而认为自己的砖厂已采取了相关环保设施,不存在污染问题。

汪世武坦言,目前,污染鉴定方面确实存在诸多困难,但新环保法规定,排污企业同样负有举证责任,“不是你的问题,那你就要举证说明”。

3家砖厂均未备案

经记者与海南省工信厅行政审批办核实,工信厅只负责节能评估审查一项内容,砖厂能否设立,关键还是要到发改部门立项备案。另外,节能评估审查权限也已于2012年下放市县工信部门。因此,砖厂审查监管责任,主要在地方,不在省里。

经陵水县发改委核查,提蒙胜亿贝叶岩烧结砖厂、提蒙亿民页岩烧结砖厂、陵水县富宅建材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砖厂并未在该委备案。

根据2010年12月7日下发的《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淘汰实心粘土砖规范新型墙体材料行业发展的通知》要求,“全省暂予保留的实心粘土砖产能必须于2011年年底前全部淘汰。各有关市县要加强监督管理,禁止暂予保留的实心粘土砖生产企业改建、扩建,禁止新建实心粘土砖生产项目。要根据本地实际制定分步骤、分时段的淘汰计划。拆除标准为:对落后生产设备和砖窑、烟囱等地面建筑物进行不可恢复性拆除(爆破)。”

对此,陵水县发改、环保部门已于2011年初在全县范围内进行了一次联合执法,将全县20多家实心粘土砖厂(即:红砖厂)的烟囱全部炸掉,并限期停产整改升级。吴启标芒果园附近的三家砖厂就在其中。

陵水县发改委工业股股长吴海云介绍,根据规定,所有新建和改扩建项目须办理项目备案、规划选址、项目用地、节能评估、环评、安全生产、产品许可证等相关手续。同时,严格按照项目审批程序,管理新型墙体材料新建项目,未办理土地使用合法手续和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的,不得开工建设;对非法新建、复建和假借新型墙体材料名义生产粘土砖的企业,要坚决予以取缔。

“现在确实有个别黑砖厂‘挂羊头卖狗肉’,换个名字继续违法生产。”吴海云称,虽然传统红砖和新型墙体材料的成品看上去很难区别,但从其生产材料上,却很容易区分,传统红砖全部使用粘土烧结,而新型墙体材料则主要用粉煤灰、页岩、千枚岩、粉砂岩、尾矿、建筑垃圾等原材料烧结。

“如果政府协商未果,自己只能请权威检测部门实地检测后,走法律诉讼途径。”吴启标说。

本报海口3月20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