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中国

黑龙江齐齐哈尔命运多舛的民航小区三号楼

发布时间: 2015-04-03 11:53:13  |  来源: 中国青年网  |  作者: 佚名  |  责任编辑: 张海波

一栋具有104户房源、建筑面积一万平米、取得全部五项许可证的住宅楼,因出现多人售一房被政府列为“烂尾工程”。目前,楼的主体遭人破坏,居民四处投诉无果且面临随时被拆的局面。齐齐哈尔市民航小区的三号楼如此多舛的命运折射出的现象不得不让人深思,相关主管部门的任性究竟伤害了谁?

一栋合法的住宅楼

齐齐哈尔民航小区位于这个城市著名的卜奎大街东侧、龙沙区政府南邻,这个小区的三号楼兴建于上个世纪末。1998年5月18日,空军驻哈尔滨办事处以20000平米土地换3500平米楼房为条件,与刘杰挂靠的齐齐哈尔市环宇工程安装总公司订立了《联合开发建房合同》。随后刘杰将该工程转包给范有信先后挂靠的齐齐哈尔市龙南工商企业总公司。1999年4月18日,龙南公司与刘世湘挂靠的齐齐哈尔市乡镇建筑安装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将民航小区三号楼建筑工程发包给刘世湘,由于原开发合同没有如期履行, 2001年2月18日,中国蓝天实业总公司取代空军驻哈尔滨办事处以原来的置换条件又与范有信任经理的齐齐哈尔市华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签订了《联合开发建房合同》。后来因刘世湘建设资金不足,加之刑事犯罪致使该工程停止施工。

图解:居民指着三号楼的惨状倾诉着

2002年初,齐齐哈尔市清理整顿建筑市场,将三号楼建设工程列为半截子工程。当时的市建设局要求蓝天公司和范有信找本局下属的齐市房屋建筑开发公司挂靠。2002年7月1日,齐市房屋建筑开发公司以每平米收取3元管理费,为其办理相关手续为条件,与范有信签订《联营协议》;2002年7月24日,范有信作为投资方,与蓝天公司、房建公司签订了《联开联建民航小区协议书》,约定除蓝天公司享有3500平米楼房外,小区产权、售楼权归投资人所有。(该约定先后被基层法院直至最高法院的判决、裁定所认可)。在此协议基础上,2003年7月4日,齐市清理建设项目历史遗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确定该工程后续建设单位为齐市房屋建筑开发公司。接下来的7月至9月,齐齐哈尔市政府为蓝天公司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相关部门为房建公司办理了包括3号楼在内的民航小区三栋楼房工程所有的建设开发手续(五项许可证)。

图解:三号楼的所有权人是范有信,他老伴王继英看到被拆得这个样,悲痛欲绝

一栋被定为违建的合法住宅楼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栋拥有合法身份的住宅楼却在2010年9月被齐齐哈尔市定为烂尾楼。更有甚者,2011年8月25日市住建局文件(齐建呈[2011]108号)(该文的签发人孙立凯已被双规)《关于解决民航小区2、3号楼历史遗留问题紧急报告》中竟称:“2011年3月18日和4月18日市长韩东炎、副市长赵万山分别视察民航小区2#、3#楼,并指示为了解决该项目历史遗留问题,可以突破规划八条,根据领导指示,针对民航3号楼所有权一事,市住建局抽调专人,咨询了多家律师事务所,最后由市政府法律顾问李莉律师通过对现有的证据材料分析,提出法律意见,民航小区的所有权,既不是中国蓝天实业总公司的,也不是房建开发公司的,更不是刘世向、范有信的,它是一个违法建筑,可由政府无偿收回划拨土地使用权……”。这一纸文件,把民航小区三号楼认定为违建,2003年7月至9月有关部门认可三号楼的五个许可证,四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被全盘否定。

一个五证俱全的住宅楼,根据一个法律顾问的一条法律意见就定性违建,让人啼笑皆非。3#楼的居民想请李莉律师说明一下提出《法律意见》的实情,不料遭到李莉律师的拒绝。无奈,他们把齐齐哈尔市政府当时的法律顾问、现在齐齐哈尔佳华律师事务所执业的李莉律师投诉到市律师协会,要求李莉律师就当时出具《法律意见》的依据、紧急报告中说的“现有材料”是什么解释清楚。齐市律师协会在给投诉人的《答复》中解释道:“一是(李莉)在出具法律意见时未曾看到使用权为出让的土地使用权证书;二是依据法律规定未看到上述两公司在开发该项目时所办理的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及补交出让金的相关手续……律师李莉对民航小区3#的权属彻底归谁所有,没有裁定权”。律师协会的答复说明李莉律师在出具《法律意见》之前,没有对3#楼的权属进行过调查,李莉律师的《法律意见》没有事实依据,是错误的。 3#楼居民陈守才说:“从维护律师名誉方面,我们理解律师协会的敷衍之词。实际是住建局向李莉律师故意隐瞒了本局早在2003年就已经给民航小区包括3号楼在内的三栋楼房补发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事实。假称律师的意见,让市政府主管部门为落实主要领导的旨意,有理由、有胆量动用公权力为私企非法谋利。众所周知,开发企业获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前提条件是必须先取得《房地产开发项目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而这后四证的取得又必须具备开发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这起码的常识李莉律师不会不懂。更何况即便是违法建筑,也是有投资人的,不可能谁的都不是。联想到几天后的内蒙古博大房地产开发公司报送的跨省竞标方案与住建局《紧急报告》中的安置方案竟然一个数字都不差。这是本市交通开发公司最先报送的方案,本市企业报盈利——不能中标,引进企业报亏损——政府补贴。个中缘由不言自明,官商勾结昭然若揭”。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一纸不顾事实依据,没有经过调查而产生的《法律意见》成了市住建局文件的法律依据,而这一奇葩文件却得到认认真真的贯彻实施,于是由生效判决来认定的——范有信对民航小区三号楼的所有权就这样没了。三号楼也就成了没有产权的违法建筑,于是它和它的居民的噩梦开始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