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中国

广东陆丰毒枭带巨额现金过关 特检站七人收五百万放行

发布时间: 2015-05-27 12:58:07  |  来源: 羊城晚报  |  作者: 林园  |  责任编辑: 杨展飞

原标题:广东陆丰毒枭带2000万现金过关 特检站七人收500万后放行

林凯永资料图

2015年1月15日,毒贩林凯永的两名司机李储祥及钮忠海被控窝藏罪一案在佛山中院审理。资料图

其中四名官兵被控受贿、滥用职权罪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受审

2011年,“陆丰毒枭”林凯永开着放有2000万现金的吉普车,经过深圳新城检查站。这笔巨额现金用纸箱装着,被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新城分站的士兵当场发现了。然而,在当时分站站长“尽量多要点钱”后放行的指示下,代理政委、综合办助理员、士兵等7人谈妥500万元的“成交金”,随后放行并瓜分了这笔钱。

26日,当时涉案的其中四名官兵因被控受贿、滥用职权罪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受审。

十余纸箱藏2000万现金

深圳市南山区、福田区、罗湖区、盐田区与龙岗、宝安、大鹏、坪山、龙华、光明实际被一道铁丝网分开,分为关内外,俗称为“二线关”,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则在关口处设立多个分站及耕作检查口。从1985年开始,特检站要对进入关内外车辆人员予以检查,人员进出需要持有边防证。资料显示从2005年开始,边防证取消,但特检站仍存,边防武警也时常在关口进行临时检查。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2011年7月某日晚,时任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新城分站代理政治委员的陈建群、时任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新城分站综合办公室助理员的张靖野,以及士兵陈跃、林振乾、郑思哲等人值班,负责在新城检查站执行任务,检查来往车辆。

次日凌晨2时许,犯罪嫌疑人林凯永(另案处理)驾驶一辆黑色越野吉普车经过新城检查站时被陈跃拦停,林振乾、陈跃、郑思哲(另案处理)等人检查车辆时,发现该车装载了十余个纸箱。经林振乾、陈跃、郑思哲等人检查,发现纸箱内装有大量100元面额的人民币现金,共计2000多万元。

林振乾等人立即将现场情况向带班干部张靖野报告,张靖野查看后,向值班领导陈建群汇报。

领导指示“尽量多要点钱”

在检查过程中,林凯永向执勤人员提出愿意拿出100万元,希望能够将其放行。张靖野将林凯永的意思向陈建群报告后,陈建群将该情况报告给时任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新城分站站长林坤松(另案处理)。林坤松指示陈建群,尽量多要点钱,然后让司机林声锐(另案处理)马上启程返回深圳。

陈建群按照林坤松的指示,最终与林凯永谈妥交500万元人民币后可以放行。林坤松确定了林坤松、陈建群各分得人民币160万元,张靖野分得人民币80万元,林振乾、陈跃、郑思哲各分得人民币30万元,司机林声锐分得人民币10万元的分赃比例。

陈建群将林坤松的意思告知张靖野,由张靖野通知林振乾、陈跃、郑思哲三名士兵搬走500万元人民币现金后,不按照正常工作流程处理,私自将林凯永放行,致使贩毒犯罪嫌疑人未能及时归案,2000余万元毒资未能追缴。事后,各被告人及林坤松、郑思哲等人按上述比例进行分赃。

事件最终暴露:2014年8月5日,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专案组将被告人陈建群带走调查。此后,张靖野、林振乾、陈跃闻风后纷纷投案。检察机关认为,陈建群、张靖野、林振乾、陈跃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无视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同时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放走的是“陆丰毒案”首脑

事实上,被这些官兵放走的林凯永大有来头。他是震动全国的陆丰特大涉毒案的头号犯罪嫌疑人,本月已在佛山受审。

陆丰特大涉毒案可谓是广东有史以来打击毒品出警规模最大、抓捕对象最多的一宗案件。2013年12月29日,广东警方出动3000多名警力,还动用警用直升机、边防快艇等,清剿了“广东第一大涉毒村”——陆丰市博社村。

2014年7月,陆丰特大涉毒案中的22名犯罪嫌疑人陆续被省公安厅移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该系列案涉案罪名达10项,涉案毒品数量(含制毒物品)近3吨。犯罪嫌疑人之一、人称“老板”的“70后”林凯永被指是“大毒枭”。佛山市检察院早前透露,林凯永充当了制贩毒过程中的关键性中间人角色,“从福建等地购买毒品原料,再转卖给陆丰的其他毒贩。他不仅贩卖大量毒品原料,而且有洗钱的犯罪嫌疑”。

庭审上涉案人员纷纷追悔,带班干部也为自己和执勤士兵惋惜

若拒绝贿赂就有机会立功

“我长期在部队大环境下,已经把服从上级命令作为习惯。”昨日的庭审上,涉案的执勤士兵林振乾交代,一开始,自己已经拒绝了贿赂,但上级决定放人,作为一个以服从命令为首要的军人,他选择服从。而作为案发当天带班干部的张靖野,也为自己和执勤的三名士兵惋惜:“他们已经拒绝了对方出价100万的行贿,这按惯例是可以立功的。”

士兵:“我本来已拒绝贿赂”

法庭上,当日查车的执勤士兵林振乾表示,当时是特检站三个士兵来查车的,车上的人说给100万元放行,他们当场就拒绝了,并上报给值班领导。领导层层上报后,最终决定收钱放行,还分给他们士兵每人30万元。

他还记得,对方的车上有很多装矿泉水那样大小的箱子,上级指示他们搬了两三箱下来。后来分钱时,他才看到里面全是100元一张的人民币,10万元绑成一捆。

林振乾说,自己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平时训练执勤都很认真,也是想着能有点出息。部队有严格的分级制度,他不可能越级去上报这个情况。事件发生后,林振乾进了军校学习,他说自己在暑假回家的火车上得知政委陈建群被查的消息后,选择了直接回深圳投案。

作为新城特检站代理政委的陈建群当庭表示认罪,但对部分受贿数额表示异议。陈建群说,他其实只分到了105万元,没有160万元那么多。因为这160万元中,其有40万元是站长林坤松以前欠他的钱,这次算还钱给他。还有15万元是因为分赃不均,林坤松又让他拿出来说分给其他人。陈建群说出了与士兵类似的话。他说,自己是军人,接受的教育就是服从上级命令,无论是对的还是错的,必须先服从再说。收了钱后,他几年都惴惴不安。当他接到电话让他去总队接受调查时,他就明白案发了。他先到深圳特检站向相关负责人主动交代了事情,然后被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专案组带走调查。

助理员:怕得罪领导不敢拒绝

作为案发当天带班干部的张靖野,也当庭承认自己受贿。但他提出,是否构成滥用职权罪,请法院查明事实后判定。他称,作为值班领导,接到手下士兵汇报后,他就向上级领导汇报了此事。后来政委陈建群就和被扣车辆的人员单独交谈,然后告诉他们按站长指示放人,他们只能选择服从命令。

张靖野虽然当时分到了80万,但他辩称:站长林坤松后来又问他要回了40万元,说是给司机等人分,不过他私下觉得还是林坤松想多拿钱。

这40万拿到后,他觉得烫手但又不敢拒绝,怕得罪领导,于是想来想去,把钱转到自己岳母名下。“这笔钱案发前都没有动过,哪怕我结婚后买房子,也没有花这笔钱。”

张靖野颇为自己和手下感到惋惜:在部队如果拒绝行贿,并抓到如此重大贩毒案的犯罪嫌疑人,那肯定是可以立功的,立功了就可以保送进军校学习,这是不少官兵的梦想。自己作为一个年轻干部,也很想立功进军校。

他尤其为林振乾感到可惜,“他平时训练、执勤表现都很好,立过功,都已经进了军校,可惜这次因为这件事被抓。”(记者 林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