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快递: ·美军研制新一代战斗匕首 提升士兵近战格斗能力 ·解放军信息化训练向基地化、模拟化和网络化转变 ·美军太平洋司令基廷希望尽早恢复中美军事交流 ·智利一军营发生爆炸事故 新兵引爆炸弹致伤三人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军 事>>中国军事字号:
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实兵演习 如同生死绝地的战场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10-10  发表评论>>

9月19日,兰州军区某集团军万人千装,在戈壁荒漠完成3个月野外强化训练后,迅即转入代号为“拂晓08——贺兰砺剑”实兵对抗演习。超乎寻常的电磁环境构设、扣人心弦的空地一体突击、导演部离开预案的多法导调,使这场演习如同生死绝地的战场,神秘莫测、险象环生。

逼着指挥员讲自己的话、讲管用的话、讲打仗时该讲的话

下了一夜的秋雨在清晨停了,浓雾笼罩着戈壁旷野。反击战斗在沟壑纵横的贺兰山下骤然打响。50多辆新型坦克和步战车编成的装甲突击群,在对“蓝军”前沿阵地猛烈炮击后,一举占领前沿6个要点。当战车停在裸露的山脊和狭长的通道内原地待命时,某装甲团团长张永明在电台里听到了集团军军长何清成的大声训斥:你是在演戏还是在指挥打仗?几十辆装备暴露在“敌”火力打击之下,原地等死哪?

从一名坦克特级射手成长为装甲团团长的张永明,指挥着他引以为豪的现代化铁骑,逢演必胜。在张团长眼里,每年相似的演习,怎么会招来总导演何军长的严厉斥责?他赶紧指挥战车利用地形快速疏散隐蔽伪装。

与此同时,师指挥所也被何军长“导”成一锅粥。

集团军导演部两台指挥方仓车伏卧在山坡底部,经过变型伪装后,与四周地形融为一体,仅凭双眼,很难发现。

某红军师从网上接到导演部导调文书后,师长汪海江主持召开作战会议。汪师长没想到,何军长在导演部通过视频传输系统同步观看。作战会按编排好的套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何军长抬手一看表,会议开了37分钟,他侧身对担任执行导演的集团军参谋长曹益民低语几句,少倾,两架无人侦察机悄然飞临红军师阵地上空。

作战会还没有中止的迹象。何军长带导演部人员推帐而入:“你们的防空警戒分队是摆给人看的?‘敌’无人侦察机已准确定位师指挥所,你们等着挨炮弹呀!”汪师长和9名指挥员前脚撤出指挥所,一群炮弹就准确无误地落了下来。

在临时开设的师指挥所,何军长现场口述“敌”情通报,分析处置只给10分钟准备时间。何军长的意图显而易见:逼着指挥员讲自己的话、讲管用的话、讲打仗时该讲的话。

随即召开的作战会议与此前侃侃而谈、应对自如的场景反差凸显。情况设置远远超乎师里演习预案,在事先毫不知情、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要随机应对,临机决断。不少指挥员不是抓不住要害,就是硬着头皮按程式套。从何军长紧绷的脸色中不难看出,他对指挥员们的应变处置能力是不满意的。

会议仓促结束。何军长语气凝重地说:“演习是未来战争的预演,世界上没有一场重复的战争,也没有重复的演习,重复是应对信息化战争最彻底的失败!”

在无形的绝杀中感知电磁战

这是一场刻意把红军师逼向绝地的演习。

尽管红军师的领导在演习打响前,动用各种手段,通过多种渠道探知,集团军导演部把研究复杂电磁环境联合反击作战作为演习的主线,但他们却并不掌握最为关键的一个信息——就在演习开始前的半个月,何军长专门指派通信处长马哲,秘密分批调集通信、雷达、电子对抗等7大类装备和1324部各类电台,昼伏夜出,在合肥电子工程学院两名专家的指导下,悄无声息地在演习地域实地配置,实距部署,实装构建完成全程中度、局部重度的电磁环境。一张无形战场的电磁大网,在局外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编织”完毕,张网以待。

红军师渴望打赢这场演习的迫切心情,从备战细节就能体味出来。那段时间,全师最忙碌、最受关注的人就数通信科长彭信平和自动化站站长吉勒格。彭科长在演习中担任通信频谱管理组组长,其角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昏天黑地忙了20多天,每天三顿饭都是参谋长张东晓亲自安排炊事班送到帐篷。汪师长几乎每天深夜都要过来问一次彭科长需不需要加夜餐。彭科长心里跟明镜似的,汪师长关心不假,但亲自督阵施压也是真的。

演习场上炮火未现,电磁战场激烈的对抗攻防率先发起。从演习一打响,师长汪海江凭着军事指挥员特有的战场敏感,马上意识到导演部一反常态,招招直击“死穴”的意图。

导演部出手绝不留情。不知从哪冒出的特战分队,一转眼功夫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配置在师指挥所附近的4台通信接力车“炸毁”,要不是警调连反应快,及时组织围歼,师指挥所差点就被连窝端。

一险未平,一险又至。

通信营长周勇带领通信分队刚开设完通信枢纽,立即遭到“蓝军”电子战飞机跟踪式干扰,三号指挥网噪音一片。通信频谱管理组赶紧启用一号备用频率,恢复通信联络。诡异的“蓝军”早已料到此招,随之采用瞄准式干扰,通信再度中断。通信预备队开设无线电台,接替工作,沟通联络。沟通不到两分钟,又被阻断。

指挥不畅,形势危急。汪师长急令情报侦察组长寇建海:“出动纵深侦察队、空中侦察队,采取全方位、多手段侦察,迅速查明‘蓝军’压制干扰装备具体配置位置。”侦察分队闻令而动,穿插迂回至“蓝军”腹地,运用无人机航拍、远程照相、战场电视、红外观察、雷达侦察等16种侦察手段,多渠道获取情报信息。

早一秒钟将侦获的情报信息传回师指挥中心,就早一分钟赢得战场主动。侦察分队正要回传侦获的图像信息,突遭“蓝军”强电磁干扰,战场侦察电视系统中断。情报侦察组组长寇建海通过电台,让侦察分队迅速改换备用信道。备用信道刚启用,“蓝军”阻塞式干扰尾随而击。汪师长终于体会到“一家人等米下锅”的滋味。心急火燎的师参谋长张东晓直接指挥侦察分队:“改用有线传输,迅速接入预设光缆一号节点。”

较量如影相随,丝毫不容喘息。“蓝军”启动综合电子战系统,对侦察分队实施电子攻击,侦察队无线电通信、战场电视微波传输、卫星定位导航通信系统和卫星通信全部中断。情急之下,情报侦察组采取代码指挥、猝发通信和简易信号等方法,与侦察分队恢复通信联络。

导弹射手田飞头一回真切感受到了复杂电磁环境下导弹不听“使唤”的无奈。小田在被军区授予“科技练兵模范连”荣誉称号的某装步一连有“神射手”之称,先后发射导弹18枚,弹无虚发。去年,田飞在雪域昆仑海拔4500米创造了首发命中的奇迹。田飞的拿手绝活是“一箭穿三靶”。然而,在演习中,发射4枚导弹,仅一枚勉强贴近目标。装步营营长王琛的心情和田飞一样:要想“心与导弹一起飞”,首先得迈过复杂电磁环境这道坎。

几个回合拼杀下来,红军师各级指挥员终于清晰勾勒出面临的战场态势:“蓝军” 在短波、超短波、微波和雷达干扰力量对比上明显占优势,其地面电子战力量对无线电通信干扰较大,没有跳频功能的装甲车载电台难以相互沟通联络,空中电子战力量对红军师雷达系统、特别是警戒雷达干扰尤为严重。

吃一堑长一智,打一仗进一步。在“蓝军”强势电磁打击下,红军师屡屡受挫,以往探索总结的30多种抗击复杂电磁环境的“得意之作”基本派不上用场。但无论是师团营指挥员,还是参演官兵,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什么是平时挂在嘴边的复杂电磁环境。

在这个被称为无形战场的较量中,齐心协力想真招应对“软杀伤”,出实招抗击“硬摧毁”,一下子成了全师官兵思考和演练的焦点。也许行之有效的战法对策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在实践中去探索总结,但重新认知并理清复杂电磁环境“怎么设、兵怎么练、仗怎么打”这个思路,其实也是这次演习的最终目的。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 罗琪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