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快递: ·上半年1013名阿富汗平民死于战争 比去年增24% ·伤病残军人退役安置方式明确 合条件者由国家供养 ·中国海军第二批护航编队亚丁湾返航 任务已交接 ·北约新掌门前丹麦首相拉斯穆森支持对话塔利班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军 事>>焦点新闻字号:
外国军校培养外语人才做法:美军教近30个语种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8-03  发表评论>>

近十年来,北约强势扩张,各国武装力量在联合国、世界性维和行动和其它国际组织和机构框架内开展积极合作已是客观事实。这一事实表明,保障多国合作项目参与者之间的语言沟通十分必要。北约军事机构领导人认为,在国际合作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越复杂,参与解决问题军人的语言功底就应该越深厚,语言培训的质量就应该越高,也就越有理由组织并保障军人进行语言培训。

在国际合作中,经常会组织军事人员解决突然出现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合作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军事机构是否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对己方人员开展有针对性的语言培训。

美国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蒙特利市的军事外语学院是美军培训各类语言人才的机构。它的任务是:为保障国家安全在美国境内及美国境外组织外语培训;开展语言学科研工作,完善教学流程;制订学员语言水平测试与评价标准。该学校在华盛顿设有分校。

在军事外语学院接受培训的有来自各军兵种的军人和联邦调查局、边防部门、国家航空航天局、反毒品署和其它国家机构的工作人员。学院主要开设以下班次:基础班,提高班和专业班。华盛顿分校通过签订合同对各部门人员进行外语培训。外语学院同时可接收3000-3200名学员,其分校可同时接收300名学员。在外语学员学习的各军种人员比例大致如下:陆军40-45%,空军30%,海军15%,海岸警卫队8-10%。

军事外语学院教授近30个语种。培训时间2周(提高班和专业班)至63周(基础班)。所教授的语言根据复杂程度分为四个等级,最复杂的为四级,包括阿拉伯语,朝鲜语,汉语,日语和其它一些东方语言;三级主要有俄语,波斯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普什图语,达里语和其它语言;德语属于二级,罗马语则属于一级。

在基础班学习四级语言的学员最多(占总数的65%),学习时间最长(63周)。学习三级语言的学员占总数的25-30%,培训时间为47周。二级和一级语言培训时间分别为34周和26周。除了重点进行外语口语实践,学员们还要接受对象国国情——历史、文化及当前面临问题的补充强化培训。外语学院的分校教授的语言有50多种,培训时间从4周至63周不等。

外语学院的固定教学队伍超过1300人,其中包括300名军人。他们所教授的语言多是其母语。

外语学院拥有雄厚的教学科研资源:50个语音实验室和10多个计算机教室,收藏视频资料近5000种,图书馆收藏40种语言的书籍80000册。

外语学院学员的学习任务相当繁重。学员每天要上7节语言课和3-4节自习课。学员要定期接受测验,从而了解他们对教学内容的掌握程度。多年的实践表明,有15%的学员因不能够承受繁重的学业负担而中途退学。

外语学院的学员主要被派往美军武装力量的各军种和特种部队的侦察分队,以及各种专业机构的情报分析部门。

美国外语培训机构的另一个主要任务是向外国人教授英语。这一任务由位于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拉克兰德空军基地的美国国防部英语培训中心承担。国防部英语培训中心的工作方向主要有两个,第一个方向(主要方向)是直接在中心向派遣到美国来接受技术或职业军事教育的外国军人或文职人员教授英语。

进入军事院校所需要英语水平由美军各军种部规定并通过1-100级的ECL(英语理解能力)测试来确定。例如,为了掌握具有较深专业技术知识或具有较高危险性的课程,学员的ECL水平不得低于80。对于难度较小的课程,ECL的水平可能达到65、70或75就足够了。外国军人来美国进行学习前要进行ECL考试,那些英语水平达不到要求的学员首先要在国防部英语培训中心提高英语水平。

该中心工作的第二个方向是在境外实施国防部确定的所有外语教学计划。境外的学员包括:从其它国家移民到美国军人,英语为非母语的国防部文职人员及其家庭成员。一些英语教师在波多黎各的大学和学院为ROTC培训计划(预备役军官军外训练班)工作,在美国海军位于日本(横贺须、佐世堡及其它地点)的船舶修理厂教授英语。

国防部英语培训中心通过派遣专家到海军研究院(加利福尼亚州)、彭萨科拉海军基地(佛罗里达州)、马歇尔欧亚安全问题研究所(以前叫俄罗斯及东欧研究所,位于联邦德国的加米施帕腾基兴)、夏威夷亚太中心以及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期洛文尼亚、瑞士的军事院校从事指导、咨询、翻译或学术工作,对美国国务院在国内外的活动给予大力支持。近十年来,该中心专家还参与保障美国军方人员与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智利、克罗地亚、格鲁吉亚、立陶宛、拉脱维亚、约旦、马里、尼加拉瓜和乌克兰等国军方人员的工作接触。

正如美国军事政治领导人所指出的那样,目前负责国家安全的强力机构感到外语专业人才缺乏。尤其是驻伊拉克美军,在几千人的部队中只有几名阿拉伯语翻译。因阿拉伯语翻译不足,驻伊美军不能有效完成所担负的任务。

据某些刊物称,美国情报机构,如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有大量的文件需要翻译;每十名驻外工作的外交人员中就有三人不能完全掌握当地方言。在主要语言是阿拉伯语和汉语的国家中,这一比例达到10:4。国家安全方面的知名专家认为,美国情报机构长期被阿拉伯语、汉语、土耳其语、波斯语、印地语和乌尔都语专业人才不足的问题所困扰。

显然,现代信息技术不足以解决这一问题。虽然近年来出现了相当多的电子翻译软件,但它们并不能够捕捉说话者的语调特征,也不能够使用近东、非洲、亚洲及其它地区的大量方言。

由于问题紧迫,2005年起,美国军队开展了大规模学习外语的活动。美国媒体称,美国国防部已经制订并开始实施增加军事翻译人员和掌握外语军人数量的一系列措施。

英国

英国国防部外语学校负责对国防部和其它强力机构的人员进行语言培训,该学校隶属于陆军培训与征兵局,是培训高级语言人才的专门机构。外语学校是国防部各部门人员的外语培训中心。近年来,学校毕业生人数超过350人。学校教授的语种有:阿尔巴尼亚语、荷兰语、英语(对外国人)、法语、印地语、意大利语、普什图语、俄语、塞尔维亚语,西班牙语和乌尔都语。根据不同的目的,学校将学员编入不同的班次进行培训。

学校培训学员的数量和班次根据作战环境的需要而变化。当需要少量稀缺语种专业人员时,外语学校就尝试从地方专业院校进行挑选。2002年,根据国防部的需要,从地方专业院校招收了35个语种的80名大学生。

从2003年开始,外语学校开始重视阿拉伯语教学。许多军人在前往伊拉克参加英军行动前到外语学校接受培训。培训时间分别为1周(学习基本语句、问候语及其它)、6周、9周和12个月(口语翻译和情报工作)。学员在几个月的培训时间内除了语言强化学习外,还要了解阿拉伯文化和伊斯兰教的基本知识。学员们还被组织前往位于约旦和阿曼的阿拉伯文化中心,对约旦和阿曼进行短期访问。英国军方领导人认为,掌握阿拉伯语的军人对英国军队在近东的行动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学校还为那些以英语为外语的外国军人和文职人员开设英语培训班。开设培训班的目的是丰富学员的军事英语知识,尤其是那些对将要派往北约和联合国工作的军人有益的知识。此外,在必要时外语学校还为那些将要执行特殊任务的学员,如执行爆炸物和弹药排除和销毁计划的学员,有针对性地开办短期培训班。除了面授班外,外语学校还有多种函授形式,其中最为普遍的是通过因特网进行函授培训。网络培训的优势主要在于,能够在短期内帮助学员恢复因各种原因而被丢掉的外语知识,或巩固他们的外语知识,更新其现有知识。但这种学习方式不适合那些刚刚开始学习一门新外语的学员。

学校定期组织国内为国防部或受国防部委托从事外语教学的院校代表(领导、教学工作者和语言学家)举办研讨会。研讨会以研讨语言教学方针、教学法完善、学习周期中学员水平测试方法和标准、院校间协作办法等内容为研讨目标。

尽管英国武装力量外语人才培训体系已经理顺,但英国国防部领导也承认,其培训体系中也存在一系列不足。当突然出现需要军人进行跨语言交流才能解决的问题时,这些不足妨碍了他们及时做出相应的反应。

语言培训总结是定期出版的英军教学训练评述的组成部分。从报告中可以看出,外语学校为满足部队需要而继续完善外语教学的潜力实际是不受限制的。根据英国国防部计划,提高外语培训质量的优先方向是:优化现有教学潜力管理机构并充分利用这种潜力;吸收预备役人员完成紧急作战任务;查清并统计现有全部语言力量和手段;修订语言教学工作计划,出台学员激励方案; 论证并确定语言培训的优先任务。

加拿大

加拿大武装力量外语学校承担着为武装力量组织外语培训的任务。根据目的和任务的不同,培训计划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基础外语培训。军事机构通过实施基础语言培训,使专业外语工作者、国际军备控制委员会的军事外交人员、军事译员及军官、领导教学实习的军官(以及其他的专业人员)外语水平达到能够完成指挥部门赋予其任务的程度。目前开设5个基础培训班,教授语种达30多个。

第二种是配合军事训练的外语培训。其目的是对来自“和平伙伴关系”计划成员国的军官进行英语和法语培训,保障各国武装力量(部队)在参与北约领导的军事行动时保持协调一致,使伙伴国人员了解加拿大的国家制度、社会制度、文化及加拿大武装力量的构成。这种培训班主要以各类军人(高级和中层军官)为对象,培训时间10-17周,学员来源广泛(从4国至13国甚至更多),人数不等(从40人到200人)。

第三种是第二外语培训。其主要目的是保证加拿大武装力量有足够数量的,同时掌握两种外语(英语和法语)的人员。在近年来军队人数裁减,军事训练任务和日常活动更加复杂的背景下,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第二外语培训通常由各军种(陆军、空军和海军)司令部管辖的语言中心组织实施。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国防部外语学校在军事外语界享有盛名。该学校于1944年在悉尼创建,当时是英国皇家海军为澳大利亚军人进行日语培训的分队。之后学校迁至墨尔本,1994年学校成为澳大利亚三大军种以及包括外交部在内的政府各部门外语人才的培训机构。

在对语言服务的市场需求进行调研后,国防部外语学校从1995年起开始依托政府商业项目扶持计划,根据国防部当年需求组织培训。外语学校的领导在实践中成功地表明,与其他专业院校主要是澳大利亚国内大学相比,国防部外语学校能够以更低的费用进行各种外语培训(英语培训除外)。学校已经成功地举办了好几个三年制语言培训班。

尽管教员人数有限,但国防部外语学校合理使用国防部拨款对军人进行东帝汶当地语言(葡萄牙语和德顿语)的培训这一事实表明,学校善于组织教学过程。语言培训帮助澳大利亚顺利完成了在东帝汶国际武装力量维和行动中所承担的任务。

2001年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在会见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将忠实地履行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于1951年签订的安全条约。霍华德已向白宫领导人保证,澳大利亚准备加入国际反恐怖联盟。在履行上述义务的过程中,澳大利亚国防部外语学校开始组织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培训。鉴于澳大利亚有很多阿拉伯社团,因而学校领导在挑选教员时并没有遇到困难。

澳大利亚领导人认为,近年来,本国在地区性事务中发挥的作用不断增长,但澳大利亚国内院校对学习和教授外语,尤其是亚洲语言的兴趣却在直线下降。因此,澳国防部十分重视发挥国防部外语学校的作用,该学校是目前澳国内唯一能够教授高棉语的院校。目前该学校共教授18种外语,对于只有50000人的澳大利亚军队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澳大利亚国防部外语学校有近30个教室,2个配备有现代化多媒体设备的语音实验室,还有1个可以召开视频会议的会议大厅。

尽管国防部外语学校是国防部的下属单位,但其只设三个军事领导职位,分别是:校长(轮流担任),负责行政和教学的副校长(列入皇家空军编制)和专门负责纪律问题的一名航空中队的准尉(列入皇家海军编制)。此外,学校还有3名军事教官的编制,其中一人是东帝汶部主任,两人是来自亚太地区语言部的讲师(其中1人是从巴布亚新几内亚武装力量交流而来)。其余职位全部由文职人员担任。

澳大利亚武装力量多年以来始终坚持为军人(包括军官、准尉、士兵和军士,武装警察和文职人员)组织和实施外语培训。军队里有数所院校能够让军人们掌握应有的外语知识。主要有:国防学院、特里西安军事学院、军士学院以及陆军军事英语集训班。

上述院校定期举办提高教员职业技能的进修班、旨在应对具体任务的短期语言强化培训班,外国学员预科班。上述院校非常重视口语材料的编写,如为前往科索沃的澳大利亚军人编写德语-阿尔巴尼亚语会话手册,为前往阿富汗的澳大利亚军人编写波斯语-普什图语会话手册,类似的还有乌克兰语、斯洛文尼亚语和斯洛伐克语会话手册。此外,还编写了计算机翻译程序和多语种数据库。着眼于参加“和平伙伴关系”演习空军人员的需要,对陆军军事英语认识班的培训大纲进行了修改

匈牙利

匈牙利加入北约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它的地区地位和责任,它与北约成员国、本地区各国在北约和联合国领导下开展维和、人道主义行动和搜救行动时的军事政治合作十分活跃。为了达到协同行动的要求,除了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外,匈牙利武装力量领导人还十分重视语言沟通,尤其是使用英语进行沟通的问题。

匈牙利武装力量共有两所主要的语言培训院校,即军事外语学院、“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军事外语中心,它们均为米克洛什·兹利尼国防大学的组成部分。其主要任务是对军官和军士、在军队工作的合同制文职领导和职员进行语言培训。此外,在部队驻地还建有地区外语培训中心。

匈牙利军事外语学院的培训方式分为:全日制培训,学员们象地方大学的学生一样,脱产进行外语学习;为期10个月的强化培训班,培训班课程共300节课,能够使学员通过北约STAN AG 6001标准中2222级和3333级的考试;在职培训班(每周8节课),主要学习英语、法语、德语、俄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以及周边国家的语言,如乌克兰语和克罗地亚语。

“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军事外语中心于1995年创建,其目的是帮助武装力量指挥军官、地方行政机构领导恢复和提高英语、法语和德语水平。1997年,该中心列入国防大学编制。具有中等或高级外语水平的学员在这里只能继续学习三种语言:两种为北约的官方语言(英语和法语),另一种是德语。

地区外语培训中心每班有7-12人,每周学习24个小时的英语。通常学习时间为10个月。以前没有学习过英语的学员通过10个月的学习能够达到中级水平。在通过结业考试后,他们可以到军事外语中心继续接受培训。

北约成员国不久前就评定掌握北约两种官方语言(英语和法语)水平的标准达成协议——STAN AG 6001 协议(北约标准协议)。根据所制定的标准,将通过听力理解、口语、阅读和笔语四方面测试确定对语言和知识的掌握程度。在此过程中每个方面知识的掌握程度都分6个等级(0-5级):

0级 – 不具备语言知识;

1级 – 具备初级语言知识;

2级 – 具备一般语言知识(有限工作水平);

3级 – 具备良好的语言知识 (最低限度职业水平);

4级 – 具备优秀的语言知识(全面职业水平);

5级 – 具备出色的语言知识 (精通该外语或两门外语)。

例如,在美国国防部英语培训中心班毕业的学员的知识水平相当于STAN AG SLP标准中的 2222级或 3333级。

评价外语水平方法的应用实践表明,军人如果想参加国际行动,想在北约军事机构中获得一定的职位,想在国际合作项目中提升职业技能,就必须具备相应的外语水平。北约每个成员国解决语言培训问题的途径各不相同。

总体而言,尽管外国军队,尤其是北约国家军队组织语言培训的形式和方法多种多样,但对北约军事政治领导人而言,对参与国际行动的各国军人行动协同影响最大的仍然是语言障碍。必须寻找组织和完善外语培训的新途径。

译自:俄罗斯《外国军事评论》2009年第3期

作者:И·尤尔丘克;А·斯特列列茨基

编译:知远/剑冰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延伸阅读:

2009环球防务报告(上)

电子周刊《环球防务报道》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未克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