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快递: ·美防长盖茨暗示奥巴马即将宣布向阿富汗大幅增兵 ·哈马斯下属组织呼吁绑架以士兵 首次"明码标价" ·英公司研发五种秘密武器打海盗 高尔夫球当子弹 ·法国海军宣布将失事战斗机“黑匣子”打捞上岸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军 事>>军情观察字号:
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解读新时期军事训练新革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11-20  发表评论>>

张又侠

张又侠:

1950年7月生于北京。1968年参军,历任连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集团军副军长、军长,2005年12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年9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1997年晋升少将军衔,2007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

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演步空协同作战。

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演步空协同作战。盖旭辉摄

 

2009跨区实兵演练中的特战兵。

2009跨区实兵演练中的特战兵。盖旭辉摄

【核心阅读】

●实战化训练,是现代军事训练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重要标志,是涉及训练指导思想、组训方式、保障手段等多项内容的一场新革命。

●我军一切军事斗争准备,必须与我们党的新时期基本使命任务相吻合,必须符合新时期我国安全战略环境的基本需求。因此,实战化训练的内容必须与中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实际需求相一致。

近年来,我军举行的一系列军事演习,广受国内外关注,这些演习的突出特点就是实战化。沈阳军区对实战化训练问题高度重视,积极创新发展实战化训练实践,对提高部队实战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11月18日,在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中将就新时期部队实战化训练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实战化是各国军队普遍遵循的训练基本原则

问:新世纪新阶段,军事训练实战化已成我军常态,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答:我认为实战化训练,是现代军事训练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重要标志,是涉及训练指导思想、组训方式、保障手段等多项内容的一场新革命。

应该说,从实战需要出发训练是我军一贯坚持的训练基本原则,也是我党我军几代领导人都反复强调的重要军事思想。60年代,军委就明确提出了“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的训练原则。进入新世纪新阶段,胡主席更加重视部队的实战化训练,强调“必须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进行训练,在近似实战的环境和条件下摔打磨炼部队”。这些重要原则和思想,为我军开展实战化训练指明了正确方向。同时,我们必须看到,从实战需要出发训练,也是各国军队普遍遵循的训练基本原则。可以讲,这一基本原则是军事训练规律的高度概括和生动体现。新时期我军的军事演习,都是这一思想的具体实践。

问:今年,“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在沈阳军区举行,取得了圆满成功。您觉得这次军演,最大的启示是什么?

答:通过中俄两国军队的这次联演,不仅加强了两国间的战略互信,增进了两军间的友谊,而且也相互交流了彼此部队建设的有益经验,特别是双方围绕反恐这一课题进行的深入研究,必将对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起到积极的作用。

中俄联演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启示,就是要扎扎实实抓好部队的实战化训练,下大力提高部队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能力,这既是军事变革的发展所迫,也是推进部队军事训练转变的现实之需。

我军已经多年没经历实战,而世界上却战火不断

问:我军现在与60年代相比,贯彻实战化训练的基础条件和客观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带来了一系列新的问题。这些变化和问题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答: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我军在人员成分结构上已经整体跨入了和平年代。今天,我军已经多年没经历实战,而世界上却战火不断,在这方面我军与外军的差距一天天拉大,这个问题是现实存在的。应该说,现在我们军队中对战争环境有亲身感受、对战争经验有深刻认知的老一辈军人越来越少了,那种由老一辈军人亲力亲为、手把手地传授战争经验的传统训练模式,已不再是我们训练的传统优势。即使我们现在从书本上还能够间接获取一些战争的经验,但要获得全面而准确的认知将是很困难的。

其次,战争的样式已经发生了跨时代的飞跃。以前我们讲贴近实战相对容易,那是因为指导训练的人经历过他们熟悉的战争;现在我们说贴近实战难,那是因为指导训练的人,既没有经历过半个世纪前改变中国命运的大规模战争,也没有经历过现代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和非对称的反恐战争。

其三,我军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打胜仗的军队,我军的实战经验确有很多值得继承的内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战争经验,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哪些需要继承?哪些需要发展?这是我们必须深入研究探讨的重要课题,也是必须实现的思想和认知上的跨越。

问:面对这些变化和问题,在不打仗的情况下,按照“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要求,要抓好实战化训练,您认为从观念上需要有哪些转变?

答:我认为,首要的是必须确立实战化训练的三个基本前提:

一是对我军基本作战需求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党在新时期的总任务规定了我军新时期一切军事命题的基本前提,我军一切军事斗争准备,必须与我党在新时期的总任务相吻合,必须符合新时期我国安全战略环境的基本需求。因此,实战化训练的内容必须与中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实际需求相一致。

二是对未来战争形态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仗是明天打,兵要今天练。而明天打什么仗,却难以准确预测,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应对未来高技术战争的训练上,我们与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随着人类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进步,人类战争形态已经发生了新的跃迁,对未来战争形态的正确认知是把握所有军事问题的逻辑原点,就像人类历史上及时认知战争规律的变革更迭,进而取得作战胜利的规律一样,必须先机把握未来战争规律的制高点。离开了这一点,实战化只能是空洞的概念和口号。

三是建立对未来战争特点规律,探索、认知、论证的动态发展机制。实现我军对未来战争特点规律的认知,必须从实践中亲力亲为的指导样式向科学预测探索规律的指导样式转型。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 罗琪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