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快递: ·印度防长力挺LCA 研制30年未成被指全盘皆输 ·中央军委给费爱国记一等功庆功大会举行 ·四总部要求加强新形势下军队房地产管理工作 ·中俄两国边防部队首次沿界河冰道联合巡逻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军 事>>焦点新闻字号:
中国海军特种部队"蛟龙突击队":亚丁湾护航300天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05  发表评论>>

三栖作战,上天入海胜“超人”

如果说海军陆战队是由精英组成的团队,那么海军特种部队就是“精英中的精英”。海军特种部队具有空中、陆地、海上和水下四栖渗透突击作战和海上反恐作战能力。特种兵执行的任务特殊,决定了每个士兵都必须兼备“陆、海、空”三位一体的战斗技能。

东北大个儿三级士官田贵丰,号称特种兵中的“超级战士”。为了练臂力,田贵丰一年要拉坏5把弹簧拉力器,臂力棒要两根一块拧才过瘾。他笑着说“一根太软,不好使劲”。攀登是特种兵的基本技能。应笔者要求,田贵丰答应露一手。他当即脱下军装,换上迷彩服,穿上特战靴,在宿舍楼前站定,双手撑在墙垛两角上,两脚内侧夹紧墙面,迅速弹跳将整个身子腾空而起,跃至半米高处仍呈起始姿态。一眨眼的工夫,田贵丰已到5楼楼顶。一看手表,这位“超级战士”徒手攀登5层光滑直面高楼,仅用了18秒!

这还不算绝的呢!笔者随田贵丰来到一排平房前,只见他屏息静气,突然一声大吼,使劲狂奔,距平房约一米处,飞身跃起,左脚蹬墙提身一纵,右脚已跨到房檐,同时,两臂一撑,整个身体已立于房上!飞身上房仅用了3秒!

深潜训练的难度和风险是最大的,要求队员身着潜水服,腰上别上压铅,携带蛙人运载器钻进潜艇鱼雷发射管。潜水班长刘晓伟告诉笔者,鱼雷发射管里面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身体部位离管壁仅一厘米。最难受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是加压、注水时,感觉耳鸣头晕,身体剧烈疼痛,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事故。在管道里的移动只能靠身体的整体协调,一点点地往前挪动,爬出管道要3分钟。打开海底门后,要借助海水的压力迅速潜入海中。有一次,刘晓伟潜入水下40多米执行爆破任务时,5条大鲨鱼就在他身边游荡,他仅靠随身携带的两包驱鲨剂机智地躲过了一劫,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野外生存训练是特战队员最难逾越的一道屏障。特战队员要被空降到没有地图标志的深山密林或沼泽地带中,与凶猛的“敌军”进行激烈的非常规作战,以此培养队员的求生、逃避、抗拒、脱险能力,锻炼在水断粮绝、孤立无援的环境中利用原始资源维持生存的能力。他们需要熟悉贝、鱼、蛇、鸟、虫等的捕捉和野外烹调方法,能够辨别食用、药用有毒植物,懂得饮水净化法和取火要领,以及使用帐篷或就地取材构筑防水、保温、防虫的宿营方法等。

国际竞技,铜墙铁壁壮国威

这是一支新时代下英雄辈出的部队。据了解,该部近几年先后派出45名官兵赴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爱沙尼亚等国家交流学习和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一次次扬威国外赛场。

2007年1月至2008年8月,林乔伟与支亚峰、李冰峰等赴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接受生存与死亡的考验、生理与意志的挑战。

折磨和体罚是这座“地狱学校”的特色,“地狱周”则持续考验着队员们的生理和心理承受极限。学员在100个小时里,不吃任何食物,也不能睡觉。队员们先要负重20公斤跑6公里、再涉水1公里、越过绳网障碍、再负重跑3公里。支亚峰的体重一个晚上就掉了5斤。

“虐俘训练”是最可怕的一次淘汰。在3天时间里,林乔伟被反绑双手,戴着黑头套,被教官用刺刺脚心,用荆条抽打,用烟头烫身体。更难忍受的是,他们被反绑双手、全身浇上饮料,扔到蚂蚁窝上任凭蚂蚁啃咬,痒痛钻心。在“陆地巡逻”训练中,他们要在数天内不带火种、没有照明,全副武装负重30公斤,穿过3条河流、翻过5座大山、渡过约1公里宽的海湾,行军200多公里。饿了,像原始人一样钻木取火,烤寄生蟹、寄生螺来充饥;时间紧迫、条件不允许时,就吃生鱼、喝雨水。最终,经过多轮残酷淘汰,林乔伟、支亚峰、李冰峰等和其他国家5名队员一起毕业,获得了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海上突击队员”称号。

提起土耳其海上进攻训练基地水下突击队,以下两组数字就足以说明其残酷:组建16年来,平均淘汰率达到67.5%,训练死亡率达6%。2001年11月,现任大队参谋长徐向贤、营长张根元力挫群雄,脱颖而出,首次进入土耳其海上进攻训练基地水下突击队。

近似实战的残酷训练开始了。“地狱周”是在5天5夜时间内不让队员合眼,不间断进行大强度体能训练和心理折磨。每天睡眠不到1个小时,不断地进行拖舟、划舟、游泳、行军;把学员手脚捆起来扔到海里,逼迫他们自救。队员们又累又乏,有一次徐向贤竟然在上厕所时睡着了。

在山地秘密输送训练中,张根元负重30公斤,整日整夜地抬着橡皮舟翻山越岭,在冲击80度的陡坡时,突然一块滚下来的岩石把他砸翻在地,连人带舟滚下山,十几分钟后才恢复知觉。教官劝说他放弃训练。张根元咬着牙站起来,忍着剧疼奋力前进。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终点时,他的嘴唇被自己咬开了3厘米长的口子,口里含满血水。许多外国队员看得目瞪口呆。

最后,张根元以全优成绩完成了突击队的所有训练课目,并打破了该训练基地两项训练纪录。受到了总参谋部的通令表彰,海军党委为他荣记一等功。徐向贤获得了北约特种部队的“雄鹰低空跳伞”和“水下蛙人突击”荣誉奖章。

看过影片《冲出亚马逊》的观众,都忘不了“猎人学校”。3年前,连长周军代表海军特战队员赴委内瑞拉“世界猎人学校”,参加第八届国际特种兵训练,编号“猎人40号”。他先后经历了“魔鬼选拔”、“水牢囚禁”、“虐俘训练”、“毒气室”的抗瓦斯训练等考验,获得委内瑞拉特种部队最高荣誉——“突击队员”称号。教官拿起“突击队员奖章”,用力拍进周军赤裸的前胸,奖章的尖刺生生扎进他的血肉!队友们走过来向他“祝贺”:他们一次次拔出奖章,又一次次拍进周军的前胸。在他们看来:特战队员的荣誉奖章,必须是战场上“带血的勋章”!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 未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