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快递: ·墨脱边防营解决官兵上网问题 看视频清晰流畅 ·英国“波特兰”号护卫舰部署南大西洋 为期7个月 ·英重演“敦刻尔克”出动3艘航母级战舰接人回家 ·玉树军分区司令员曾第一时间查明上报灾区情况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军 事>>史海回眸字号:
1983年韩国曾制订暗杀金日成绝密计划内幕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4-20  发表评论>>

训练31名“斩草队员” 随时待命杀向平壤

韩曾制订暗杀金日成绝密计划

自朝鲜战争结束后,朝韩之间暗战不断,多次剑拔弩张。1983年,韩国总统全斗焕访问缅甸时差点被炸死,事后韩国誓言报复朝鲜,韩少壮派军官制订了暗杀金日成的“斩草计划”,但全斗焕最终叫停了“斩草行动”。

全斗焕险遭袭,引出“斩草计划”

1983年10月9日,时任韩国总统全斗焕在缅甸兰贡(即现在的仰光)进行国事访问,当他准备前往缅甸国父昂山的陵墓献花时,突然发生针对他的爆炸事件,导致陪同全斗焕的副总理徐锡俊、外交通商部长官李范锡等17名韩国官员和4名缅甸官员共21人当场死亡,韩缅双方还有数十人受伤。全斗焕和夫人李顺子因为迟到,侥幸躲过一劫。

爆炸案发生后,韩国军队内部的强硬派群情激奋,认定此事系朝鲜所为,第1集团军和第6集团军有人提出“杀入北面(朝鲜),炮轰平壤”。当时1集团军和6集团军还向士兵分发子弹,做好了战斗准备。驻扎于京畿道抱川郡的6集团军直接向总统请战,称“做好了出动准备”。当时曾在1集团军服役的一名预备役陆军大校表示:“当时局势异常紧张,完全转向了战时机制。”

为了报复朝鲜,韩国军方的一批少壮派军官秘密制订了暗杀金日成的计划。这些军官为陆军士官学校12期毕业生,是军中的强硬派,均参加了全斗焕发起的1979年12月12日军事政变。暗杀计划与韩军此前制订的作战计划不同,没有正式名称,甚至连编号都没有,极少数知情者将其称为“斩草计划”。

27年后,一名在当年参与“斩草”队员训练的负责人首次谈及计划的具体内容,揭开了这段尘封的往事:“特战队员乘飞机抵达平壤上空,利用滑翔伞渗透进入市内,炸毁锦绣山议事堂(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长期居住和从事国务活动的地方),杀死金日成之后,通过陆路或者海路返回韩国。但暗杀计划并未规定具体的撤退方式,只是写着‘视情而定’。”此间一直有传言称“昂山恐怖袭击之后,韩军制订了报复计划”,这是首次有人就此作证。该负责人还透露:“作战计划相关文件都是手写,不允许使用打字机,不允许复印。向全斗焕总统汇报时也是拿着手写本去的,回来后就销毁了。”

潜伏训练计划极其严密

这批特训队员一共有31人。当时韩国特种部队负责人表示:“黑鹰直升机将队员空投到平壤,然后返回。队员利用滑翔伞进入平壤。经过特殊训练的队员,借助气流可以滑翔数十公里远。”潜入平壤锦绣山议事堂之后,安装炸弹,然后引爆除掉金日成,这一过程预计需要4小时。为了更好地执行暗杀任务,韩国方面还模拟平壤街道和锦绣山议事堂的地形建造训练基地,对队员进行针对性训练。

当时的一名负责人表示:“选拔出来的队员都经过了严酷的训练。为了不被追踪,渗透时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不留下任何痕迹。渗透队员需要最大限度减少排便,因此饥饿训练是必不可少的。渗透队员计划在执行暗杀任务时携带可供15日食用的营养剂。该营养剂经特殊工艺制作,可以最大限度提供人体所需热量,同时体积尽可能做得小。15天的粮食不过一捧大小。”

当地化训练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与朝鲜士兵一样,渗透队员早晨起床睁开眼睛后所作的第一件事情是高喊“金日成将军万岁”。他们要学会抽朝鲜烟卷,还要学会朝鲜词汇和语调。训练时,他们穿的是朝鲜军装,用朝鲜人民军使用的步枪瞄准射击。为了应对在平壤被盘查或者被俘,他们还需要记住平壤市内交通路线。为了应对长期独自潜伏执行任务,渗透队员还进行了捕食蝎子、蛇等野生动物的生存训练。暗杀和狙击是渗透队员的必修课,他们要学会仅用一根铁丝就能杀死敌人,能徒手一招制敌。他们还要接受使用毒针和匕首的训练,学会打开保险柜上的密码锁盗取机密文件。经过上述训练,渗透队员具备了超强的体能,可以在50分钟之内负重30公斤完成10公里山地越野,可以瞬间击倒10名成年男子。

暗杀行动半途而废

“斩草计划”制订后大约两个月,朝鲜特战队员乘半潜艇渗透进入釜山市的多大浦海滩,斩草队员奉命前往设伏,这也是斩草队员执行的唯一一次任务。韩国政府对外宣称“间谍船被海岸上站岗的士兵发现,经过激烈战斗,朝鲜特工被生擒”。而斩草行动指挥官对此则有不同表述:“可靠情报显示,朝鲜特工船将在釜山多大浦海滩登陆。”有了1968年朝鲜31名特战队员闪电袭击总统府青瓦台的教训,韩国军方异常重视,尚未投入平壤作战的这支部队便成了韩军指挥官手中的王牌。于是原本准备渗透到平壤的特战队员“潜伏在沙堆里面”,“迎候”来自平壤的“渗透者”。

49岁的郑德谨(音)参加了这一战斗,他在2003年出席韩国国会情报委员会进行的国政监察时作证称:“在江原道海岸接受特殊训练之后,于1983年12月2日来到多大浦海岸,生擒了共匪。”当年特种部队负责人透露,朝鲜特工乘船来到公海,从母船上放下伪装成渔船的子船,然后驶向韩国海岸。后又换乘子船上搭载的半潜艇,驶抵距离海岸一两公里的地方,最后换乘水上摩托。水上摩托使用电池,速度非常快,像水鸟一样悄无声息地滑过水面。登陆的朝鲜特工腋下夹着冲锋枪,双手握着手榴弹,手指抠住拉环。为活捉朝鲜特工,韩国的队员们只携带皮革棍棒和长刀便冲了上去。一名朝鲜特工头部被皮革棍击中后倒地,另一名在激烈搏斗后被制服。目睹海滩格斗的朝鲜半潜艇发射了一枚RPG-7火箭后迅速逃走,韩国海军高速艇紧追不舍,发射舰炮,但未击中。最后高速艇用撞击的方法撞沉了半潜艇。

事后,韩国军方高层请示全斗焕,要求执行暗杀任务,但全斗焕称“不能干与朝鲜同样的勾当”,斩草计划因此胎死腹中。事实上,军人出身的全斗焕何尝不想报复,但由于美国的压力以及准备1986年汉城亚运会,全斗焕只能放弃。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朝鲜半岛专家奥伯道夫教授2005年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说:“时任美国驻韩国大使沃克拜会了全斗焕总统,称‘对朝鲜发起报复攻击将引发东北亚战争’。全斗焕则表示:‘已经决定不开展报复’。”另外,昂山爆炸案后,缅甸与朝鲜断交,韩国认为在外交上取得了胜利。此外,多大浦反渗透作战极大地提升了韩军的士气,舒缓了内部强硬派的不满。 (王轶峰)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 罗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