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快递: ·北约驻阿富汗部队打死7名武装分子 5士兵受伤 ·阿根廷马岛战争老兵将参加庆祝独立200周年阅兵 ·"基地"被指预谋世界杯期间对南非发动恐怖袭击 ·连续奋战降火魔——武警云南总队扑救森林火灾记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军 事>>焦点新闻字号:
重庆816核工程修建18年叫停 可抗百万吨氢弹爆炸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5-19  发表评论>>

修建18年被叫停

因国家战略调整为经济建设优先,1984年816被叫停;当时已投入7.4亿 

在土建工程师靳文国记忆中,816厂停建是发生在1984年。他承认,最初听到停建,一时接受不了。

“‘文革’中,重庆最厉害的武斗都未对816建设构成影响。”在靳文国他们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当时有造反派找到816厂里,要“借颗原子弹用用”。

靳文国说,让816厂停建的原因,还是因为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变化。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随后,苏联实力逐渐削弱,世界核战争威胁进一步减小。

而中国,开始全面实行改革开放,国家战略由国防优先,调整为经济建设优先。

816在此背景下,经历了缓建、复建的过程,最终彻底停建。

一份“816厂建厂史大事记”显示,1981年4月,国务院确定816工程缓建。1981年10月,国务院又作出恢复816厂施工的批示,重启资金为2.25亿元人民币。1982年5月,816厂转为缓建项目,“产品已属长线,超出国家需要”。1984年6月,中央正式停建816项目。

截至816工程停工,其洞体已完成建筑工程量的85%,安装工程量的60%,总投资达7.4亿元人民币,前后共投入6万人,包括军人和技术职工。

“7.4亿,在那个时代什么概念?相当于现在的三峡大坝。这是个人工奇迹。”重庆建峰化工集团公司的何成福估算,当时7.4亿折合现在的币值超千亿,“当年普通干部月收入也就30多块。”

原816厂工程师李家如分析,停建的主因是816的建设周期太长。从1966年到1984年,用了18年。而且816采用的核技术已经落后。

“816”变化肥厂

为适应军转民,“816”厂曾去做蛋糕、生产电视天线、种蘑菇,最后生产尿素得以存活 

靳文国在工程停建前已是816厂设计院的院长。他说,当时厂里云集了中国最好的工程师和最顶尖的大学生,许多技术人员都有留日、留苏等留学背景,“以816顶峰时期的实力,单独开个设计院,比当时很多大学的实力都要强。”

李家如是67届北大物理系毕业生。他说,当时厂里的大学生,有近40%是来自北大、清华、复旦等名牌大学。

工程停建后,大量精英流散。

据厂内资料显示,816厂在1981年最高峰时有5240人,到1986年减少了1400余人。

郭镇川说,主要走的是有专业所长的大学生和高层技术人员。

在1981年缓建期,816工程的各个分厂纷纷想过各种挣钱办法,做蛋糕、生产电视天线,什么流行就生产什么。甚至有的分厂认为洞体内空气潮湿,便在里面试种蘑菇,最后失败。

厂内资料还显示,1984年3月,816曾向核工业部提出利用现有装置改建30万kW核电站的申请,但最终未获批准。还未投产的核电装置最后被拆除。

816厂停建后,改名为“重庆建峰化工集团公司”,并用二机部给的1920万元,转型生产尿素化肥。

舒美当年已是816厂的劳资处处长。她说,那时她的办公室、厂领导办公室、厂领导家里,常被闹着要离开的人塞得满满的,脸红脖子粗争吵的时候也不少。“不过还是有不少技术尖子被留在了军转民后的建峰化工。”

变身景点对外开放

“816”被解密后成为重庆旅游项目;当时参建者认为这能使人记住那段历史和那些烈士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于2002年决定对816洞体解密,但对工程的文件资料、设备及其他涉密载体依旧保密。

得知解密消息,时任涪陵区旅游局局长的程仁杰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旅游资源,“具有唯一性”。

涪陵区旅游局迅速和“建峰”联系,并推荐暨南大学作旅游计划。暨南大学于2004年完成的可行性报告表示,洞体作为旅游开发,需要投资2亿

因一时未找到投资方,洞体迟迟未得到开发。

近期,“建峰集团”获得国务院三峡办公室一笔千万元资金,用于解决因三峡大坝而使乌江水位上涨后对816洞体造成的侵蚀。

建峰用这笔资金对洞体的电力设施、道路等进行维护后向外界开放。

涪陵区旅游局局长李廷勇介绍,“816工程遗址”已于去年12月被列入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目前出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洞体只对国内游客开放。

今年4月24日是816洞体开放的第一天,前来参观的有6000多人。5·1期间每天约2000人,平时非周末的客流量每天约200人。

李廷勇透露,重庆打算对“三线建设”的遗址进行整体开发。目前除了有816洞体,还有重庆市南川区天星沟博物馆,其原为天星仪表厂,当年曾生产大炮、舰艇的仪表。另一处在南川区向家沟,原为江山机械厂,生产高炮的企业,已经搬走近20年,厂区保存非常完整。

李廷勇说,重庆还有其它的军品生产基地。他们都可以被改造成三线建设博物馆,“目前三线建设博物馆已被写入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

记者了解到,目前重庆的“三线建设”学术研究方面尚不充分,仅重庆市党史研究所、三峡研究所有零星研究,大多数具有历史学专业的大学都未公开发表相关论文。

“建峰集团”的韩明挺认可将类似816洞体这样的遗址作为旅游景点。他说,因为开放后,那些曾经流血流汗的老干部和军人就将被永远铭记。

文章来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 罗琪
   上一页   1   2   3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