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 推荐朋友 ] [ 进入论坛 ]
您的位置: 首页>>军 事
第394期 -- 春风化雨忆元戎
中国网 | 时间: 2007-05-08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战争不光打军事”——粟裕大将指示我们研究两次世界大战

粟裕大将参加过南昌起义和井冈山斗争。红军长征时期,奉盒留在南方开展游击战。抗日战争时期与日军和国民党顽固派军队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战斗,战果辉煌。有一段时间,他所领导的地区与党中央失去联系,在这种情况下,他独立自主地开展斗争。解放战争时期,粟裕同志担任过野战军的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等要职,参与组织指挥淮海、渡江以及解放上海等大战役。他创造了战争史上七战七捷的奇迹,威名远播。建国以后,担任总参谋长,是我军十位大将之一,可以说功勋盖世。1958年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后来接替叶剑英元帅任第一政委。在他去世火化后,家属从骨灰里发现了留存在他身上几十年的弹片,把它敬献给军事科学院院史陈列室,成为令人肃然起敬的一件神圣遗物。在我的心目中,粟大将是一位战功赫赫的统帅、伟大的军事家。后来我又逐步知道,他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将军,而且是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素质兼备的一位大战略家。

我同粟裕大将零距离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在军事学术研究上,我曾有幸三次接受他赋予的研究任务,分别涉及日本的军事经济和战争潜力,北约与欧洲的战略态势(包括中子弹的影响)和两次世界大战的研究。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的研究时间较长,难度最大,给我的印象最深,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70年代的前期,粟裕大将既是军科院第一政委,又是中央军委的常委,同时还担任国务院业务组成员,在周恩来总理领导下分管铁路、交通、邮电、港口建设和造船的统筹。那时,他十分关注我国未来反侵略战争和我国的国防战备问题,积累了许多的想法,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和论证。有一天,我们接到粟大将办公室的电话,让外军部派研究人员到解放军总医院南楼高干病房去见首长。如果我记得不错,外军部刘坚部长亲自率领,我有幸参加。

粟大将心脏情况不好,利用住院的机会思考问题。他出的题目是调查研究两次世界大战各个主要参战国的战争支持能力.及其对战争胜负的影响。当时西方国家和苏联有关两次世界大战的专著可以说汗牛充栋.但是翻译过来的很少。至于国内,我们的研究还没有起步。全国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还没有成立(直到80年代初才成立),研究队伍微不足道。军事科学院虽然有研究战史的机构,但主要研究我军战史,没有来得及把两次世界大战史提上日程。在这个时候,粟大将对两次世界大战已经考虑了很多,而且有他独特的视角。我敢肯定,他的思考在世界各国战争史学界绝对是超前的。

为了帮助我们进入情况,他反复地启发我们,讲了许多的道理,由浅入深,循循善诱。例如,人讲到自动步枪的问题时说:你叫战士在战场上节约子弹,那是不可能的,“打红了眼睛”,有多少子弹都打光。因此,弹药补给问题,是一个事关战争全局的重大问题。他又说:我们解放区,如果兵员或者军费开支达到了某一个比重,就必须实行“精兵简政”。

事实上,粟大将很早就认识到战争不光是打军事。早在1942年12月,他曾发表过一篇关于《供给工作在现代战争中之重要性》的文章,指出:“现代战争的胜负,一般的说决定于其本国广大人民对于战争从政治上与经济上、精神上与物质上的支持程度。谁能够动员其绝大多数甚至全部国民、全部精神、生命及物质来支持战争,则谁就能够获得战争的胜利。”他接着说:“现代科学昌明,武器进步,战争技术与手段更加繁杂,战争中的消耗也就特别的浩大。比如机械化部队之于汽油,一秒钟也不能停止其供给。由许多有生力量与机械力量所组织起来的军队,绝不能够不穿衣不吃饭就能打仗,自动步枪也不会不要子弹补充而自己发射起来。虽然我们现在的军队距离机械化的程度尚远,然而由于敌人武器与技术的优良,也必然需要我们有更好的技术保障与良好的指导,才能够战胜敌人,决不是单凭政治工作就能收到十全十美的效果的。”(引自《粟裕军事文集》,141页,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7月第1版)可见粟大将的这个思想源远流长,不是偶然出现的。

粟大将对我们的具体要求是把两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几个主要参战国(一战同盟国方面的德、奥、土,协约国方面的法、英、俄、美;二战轴心国方面的德、意、日,同盟国方面的中、苏、美、英、法)的以下情况搞出来:总人口、总面积,国民生产总值和人均总值,工农业(钢、油、煤、粮)的产量,军工生产能力,军队的数量和占总人口的百分比以及占劳动力的百分比,军费及其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比等等。这些情况又必须按战争初期、中期和后期三个阶段分别统计。我把他的要求简化成这样几句话,就是:两战、十五国,七大数据、三阶段。乍看起来,好像不过是填两张统计表而已,似乎很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复杂、困难得难以想象。更糟糕的是许多数据找不到,查遍了我们所能拿到的中英俄文资料,没有一本专著或者工具书有如此现成、如此完整的数据。因此,有的次要国家和有的项目只好舍弃。有些数据好容易找到了,但是由于统计的时间、方法、计量标准等极不一致,也没法换算使之统一起来,因此不可比较,也就不能使用,勉强使用还可能发生误导。还有,比如说“战争初期”这个概念究竟怎么定义,当时也不明确。这些因素综合起来,给我们完成这个课题增添了相当大的难度。

由于部领导抓得紧(田振副部长直接主持),经过蔡祖铭等几位同志的共同努力,我们也找到了相当大一部分数据。但是,即使有了这些最基本、最必要的数据也不算完成任务,还要结合战争过程的历史事实做综合分析,从而看出两次世界大战双方主要参战国的经济支持力在战争三个阶段里面的消长和对战争胜负的影响,以便揭示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和趋势,为我所用。这个课题的研究成果(领导指定我执笔),形成书面材料以后篇幅不大,但是信息量相当大。经领导同意后,材料上报给粟大将。尽管数据残缺不全,粟大将仍然很重视。他的夫人楚青同志后来告诉我们,粟大将曾经在中央军委开会时使用过这个材料。

其实,我心里明白,如果完全按照粟大将的要求搞出一部他所希望看到的研究报告,不仅当时不具备条件,就是今天,难度也是极大的。它涉及战时经济学、战争潜力学、动员学等学科和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是需要许多人长期的潜心研究方能有所成的。

就我个人来说,参加这项工作感到力不从心。记得有人问我:“累成这样,在忙什么?”我说:“粟大将指挥我们打两次世界大战,他指挥得很好,可是我这个兵不行,攻不上去。”这是说笑,也是心里话。不过我也有收获,萌发了研究两次世界大战的愿望,并且学会r从战略高度来探索两次世界大战的规律性,同时尽可能用事实和数据说话。这一点对我后来代表军科参加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理事会工作,撰写二战史学术论文,以及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撰写第一次世界大战领条等等,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追根溯源,我要感谢粟大将的启蒙。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乐购
我要网上开店
我要购物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