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 推荐朋友 ] [ 进入论坛 ]
您的位置: 首页>>军 事
第394期 -- 春风化雨忆元戎
中国网 | 时间: 2007-05-08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按住地球的脉搏”——叶剑英元帅教导我们研究国际形势

叶剑英元帅是名震中外的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他的一生富有传奇色彩。早年曾经担任孙中山大总统的随员,参加过讨伐陈炯明叛变的多次作战,还参加过黄埔军校的筹办和北伐战争,是著名的广州起义的领导者之一。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以及建国以后,他一直身居要职,军事、政治、外交等多方面屡建奇功。叶帅既是战功赫赫的元帅,又是学者、诗人、革命家、战略家。这些造就了他的传奇人生,使他具有一种特殊的个人魅力。我后来读到他诗集中第一首诗《油岩题壁》(1915)“放眼高歌气吐虹,也曾拔剑角群雄”之句,仿佛看见他当年雄姿英发、豪气逼人的风貌。

军科院的干部在不同的场合见到他的机会是很多的,但我这个基层的普通研究人员,直到林彪垮台后叶帅离开军科院,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那段时间,才有幸多次接近他。每次都是受领他直接赋予的专题研究任务,或者因为专题研究向他请示报告。他既善于耐心地听取研究人员的汇报,又乐于发表自己的看法,非常健谈。每次见他之后,我都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那种感觉。我特别不能忘记下面的几件事情。

大约是1973年6~7月间,也就是中共“十大”(1973年8月底)之前一两个月,叶帅办公室通知军科院外国军事研究部,晚上派人到叶帅办公室(他仍住在军科院内)。宋时轮院长估计有重要任务,亲自领队;我有幸参加这个班子。叶帅看到我们几个人,并没有下达什么具体任务,而是海阔天空地纵论天下大势,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苏联“挟战胜德国之余威,挥师东进,消灭日本关东军”讲起,谈到战后美苏争霸,再到中苏关系、中美关系等等。他有丽句话,特别引起我的注意:“这个世界好比一张网,你动这里,那里也会动。”这意思就是说,世界各地在不同时间所发生的问题,往往是有某种内在联系的。因此,他几次要我们“按住地球的脉搏”。这句话寓意很深,我把它当做格言记下来,终生不忘。这对我后来从事国际战略问题的研究大有裨益。

直到最后,我才初步意识到,叶帅是启发我们去研究一下以美苏争霸为中心的世界战略形势,写一篇文章。至于文章干什么用,他没讲,我们也没问。

宋院长多次亲自过问这项任务的执行情况。部里由王前副部长组织力量进行研究。我们几个参加研究的同志,平时没有这方面的学术准备,以突击姿态努力收集方方面面的材料,由我执笔,一个月左右几易其稿,终于写出了一篇万字长文。文章一开头以毛主席1970年5月20日的声明为指导思想。这个声明是毛主席为支持柬埔寨王国发表的,题为《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简称“5·20声明”。我们的文章核心部分是论证美苏争霸世界的战略重点仍然在欧洲,美国的战略重点并没有东移,苏联对中国的压力和军事威胁实质上是声东击西,美国和北约集团对苏联的战略是祸水东引,因此我们仍然需要加强战备。

事后反思,这篇文章以“5·20声明”为指导思想本来就不合时宜,因为就在毛泽东发表声明的一年以后,中美关系因基辛格的访华开始好转;再过一年,毛泽东和尼克松就在北京握手了。大概由于我打的毛主席的旗号,谁也不说我不对。至于美苏战略重点的论述,以及苏联声东击西,美国和北约祸水东引问题,这些基本上都是毛泽东已经逐步形成的看法,我的文章只是在论证这种看法的正确性方面下了一点功夫。

艾章上报给叶帅,我以为这就完成了任务。正想松一口气,突然接到叶办通知,叫我们晚上到三座门中央军委办公会议上去汇报。人们都知道,叶帅主持的军委办公会议,是直接对毛主席和党中央负责的,是我军最高统帅部的办事机构,是讨论军国大事的地方。军委办公会议的成员,除主持人叶帅以外,还有当时平步青云的造反派头目王洪文,“网人帮”黑秀才张春桥,此外还有李德生、陈士榘等全军著名的高级将领。我这个人就是没出息,一听说要到那个高不可攀的地方去汇报,立刻感到诚惶诚恐。事后冷静想来,之所以有那种心态,主要是我对将要汇报的问题没有特别深刻的研究,没有独到的见解,因而底气不足,担心汇报砸锅,给叶帅和军事科学院丢脸。

这次汇报又是宋院长亲自带队。叶帅宣布开会,说王洪文请假。他随即让我汇报。我用了大约20分钟,把上述文章的主要内容做了概括性的说明,等着元帅和军委办公会议的其他成员批评指示。叶帅听完我的汇报,、显然很不过瘾。但我知道他对部属相当包容,并不求全责备。他只是问军科院还有什么补充。这时,参加这项工作的外军部研究员、有“活资料库”之称的蒋树兴同志即席发言,补充了许多具体材料。如果说我汇报的都是虚的,他补充的却都是实的。看来元帅是感兴趣的,接着引出了他的一篇洋洋洒洒的宏论,从正面阐述当前世界大势和他的一些看法,并不涉及对文章的批评或者修改。

会后,有关方面整理了一个记要,并把文稿发给总部有关的研究部门征求意见,由我在这个基础上搞了一个修订稿,再次上报叶帅。我不知道这篇东西最终命运如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我从中学到很多很多,初步理解了叶帅所说要“按住地球的脉搏”的意义。

此后不久,叶帅又一次指示,从总参有关部门和军科院外军部抽人组成“总参国际形势研究小组”,开始时由军科院宋院长牵头,后来由王尚荣副总长接替,再往后由伍修权副总长接替。军科院派出的人员由外军部王前副部长领队,具体的学术工作由我和王岳风、王羊同志负责。小组的任务主要是跟踪世界各地战略热点,特别是一些突发事件,不定期向叶帅汇报。这个小组先后活动了一年以上,研究的问题很多,我记得最清楚的第一个问题是阿富汗政变,最后一个问题是越南人民军解放南方的战役,中间有第四次中东战争,巴尔干地区动荡的形势,美国国防部长施莱辛格年度国防报告,以及美苏争夺海洋的形势等等,总共不下几十个问题。每次研究以后,都上报一篇材料。这个小组的成立,我认为是叶帅要我们“按住地球的脉搏”这个思想的进一步落实,使之具体化和制度化。

总部兄弟单位的研究人员本来就是为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服务的战略侦察兵,非常善于写这种应急的上报材料,信息也特别灵通。因此,国际形势研究小组每次开会讨论,兄弟单位的研究人员都是振振有辞,言之有据,他们有时候甚至可以把收到的最新电报拿出来作为研究的依据和参考;而那个时候,我们几个同志手里掌握的主要是一些历史资料和基本情况,最新的动态信息则相当缺乏,因此往往插不上嘴,只能带两只耳朵去听会。老实说,我们最怕主持人问“军科院同志有什么意见”。我们很尴尬,感到有负叶帅重托。有时候也勉强提供一些材料,或是发表意见,但是说不到点子上,甚至于说错。例如有一个题目,由我主持为讨论会提供的一个材料里面,提到巴尔干各国“有联合反霸的倾向”。兄弟单位的专家们指出,巴尔干地区由于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及其他方面错综复杂的矛盾,根本不可能联合反霸,因而我们的结论是错误的。还有一次研究中东战争,在我主持的为会议准备的材料里面,比较具体地介绍了苏伊士运河的有关情况。当时主持会议的伍修权副总长明确表示,像这种“常识性”的东西,不要写到材料上。

为了打破这种被动的局面,唯一的办法是扬长避短。具体地说,既然我们军事科学院老资料多,新资料少,那我们就应该把重点放在基本情况和综合研究上面,这样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本单位的老材料和兄弟单位的新材料,两者结合起来就可以取得发言权,从而为共同任务作出贡献。

机会终于等到了。考虑到我们平时对美国军事战略的基本情况比较熟悉,当我们接受研究美国新任国防部长施莱辛格的年度国防报告这个课题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集中力量,精心准备,充分利用我们本身所占有的历史资料和对美国的基本研究的成果,同时充分利用施莱辛格报告本身提供的最新信息。我们还从施莱辛格几十万字的报告中,提炼出几千字的精华,印成一个简单明了的材料,发给有关部门和领导同志,受到了热烈欢迎。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我代表军科院同志作了一个重点发言,引起了主持人和与会的兄弟单位同志们的兴趣。有的同志在会后说:总算打了一个“翻身仗”。后来,我们按照这个路子继续去探索其他的问题,逐步化被动为主动。在这个过程中,由兄弟单位同志集体创作、由我执笔的《美苏争霸海洋》一文,叶帅很感兴趣,挑出来上送周总理,并告诉了我们小组。这是我们同兄弟单位同志合作的成果之一,也是我向他们学习的收获。

通过参加总参国际形势研究小组一年多的学术活动,我经常思考叶帅“按住地球的脉搏”的真义。他绝不是让我们像抓跳蚤那样去按地球的脉搏,而是透过世界各地经常不断发生的种种危机、紧张局势或突发事件的表面现象深入剖析,从宏观上掌握美苏争霸的战略动向及其对我国安全的影响。也就是要像中医给病人把脉那样,从整体上把握病人的健康情况,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然后辨证施治。

十多年后我读《叶剑英传》,其中透露1969年苏军侵入中国珍宝岛制造流血冲突事件时,叶帅受毛泽东、周恩来委托,同其他几位老帅多次研究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问题,由他起草一份报告上呈毛泽东,文件用了一个非常奇特别致的标题:《从世界森林看一棵珍宝岛树》。后来,叶帅又同其他老帅全面深入研究,提出缓和中美关系、打开外交新局面的建议,被中央采纳。至此,我对叶帅当年的许多想法才恍然大悟,但晚了十几年!

最后,还有一点我一直萦怀于心:叶帅明知我们军科院外军部没有自己的情报来源,为什么总要我们参与研究最新的国际形势?而且在他离开军科院领导岗位以后还坚持这么做?在上述过程中,我体会到,他是有意为军科院研究人员创造学习和锻炼的机会,让我们成材,以便于在工作需要的时候能够派上用场。老帅用心,可谓良苦!我常想,假如他看到身后的军科院人才辈出、群星灿烂、信息灵通,他一定会含笑西天……。

(作者简介:吴春秋,军事科学院原资深研究员(离休),长期从事世界战争史和大战略的研究。)

(来源:《外国军事学术》 2006年第2期)

   上一页   1   2  3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乐购
我要网上开店
我要购物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