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图 片> 娱乐

杨澜:我所理解的这个变动的时代[组图]

发布时间: 2017-05-10 10:22:3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张杨  |  责任编辑: 张杨
直接点击图片或者使用键盘'←' '→'键翻页

杨澜:我所理解的这个变动的时代

 

 

杨澜。(中国网

董宁摄影)

 

 

20116月,北京香山亚洲电视城《鲁豫有约》录影棚,我非常紧张,因为作为工作人员,一会儿,两位中国最有名的访谈节目女主持人就要坐一块开聊了——很多东西这么像,聊起来会不会擦枪走火?我正在疑惑时,杨澜来了,风风火火,微笑地打招呼,却让人感到微笑下面更多的是一种威严。她身负两项宣传任务——宣传新书《一问一世界》、宣传新创立的珠宝品牌“澜”珠宝,在休息室休息的间隙里,她还在和郎朗打电话,敲定具体的采访事宜。

 

20171月,北京国子监,失物招领家居店,我更加紧张。一晃六年,我由一个访谈节目编导变成一个偶尔需要出镜的访谈节目主持人,在我心中,这不是一次采访,这是一次职业技能考核。杨澜从寒风里走进来,还是风风火火,忙忙碌碌,但这一次,她的威严少了许多,多得是一份松弛,我们寒暄了许多,当然主要内容还是围绕诸如“小张,你不用这么紧张”。她现在又多了许多身份,又做了许多探索,但反而,在以一种更从容、真正微笑着的状态地在处理着这些事。

 

杨澜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中国网 董宁摄影)

 

这六年里,不论是我们的周遭,还是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都发生了很多、很大的变化。互联网发展带来的产业革命,冲击着一切的现有经济、政治、文化格局。我们所相信的、所认同的,也都跟着在更新迭代,不断的经历着变化。杨澜是中国人几十年来所熟悉、所了解的面孔,在这个变化的时代里,杨澜经历了什么?她有没有动摇了的东西?她有没有一直坚信的呢?

 

 

从左至右:《康熙来了》、《鲁豫有约》、《杨澜访谈录》、《易时间》、《超级访问》

 

《杨澜访谈录》的改变

 

2016114日,《康熙来了》的演播室灯光熄灭,小S和蔡康永和十二年的观众们挥手告别;2016218日,播出十六年的内地金牌明星访谈节目《超级访问》宣布停播。电视的发展到了如今这个时代,观众的欣赏口味,节目的制作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访谈作为一种传统而基本的节目形式,它的生存空间也受到了很大冲击——无论金牌节目的受关注度,还是中小访谈节目的存在数量,都不复以往辉煌。但同时,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深度与美感并聚的访谈节目仍然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其在高端受众心中的美誉度也是一个可以变现的商业维度。这一点,从默默无闻、“白手起家”基本没有电视制作经验的《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易立竞创办的《易时间》的大获成功,到成为全中国人2016年口头禅之一的“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挣它一个亿”,王健林的这句话就来自改版后的《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所做的一次采访。

 

而对于杨澜,她做的改变似乎更彻底。基本从2016年起,《杨澜访谈录》就不再以以往一周一期的方式在电视上播出,而在这一年里,她带着《杨澜访谈录》的团队跑了5个国家,20个城市,30个顶级实验室,采访了80多位一线的科学家、商界领袖,或者有趣的人,都是围绕一个主题——人工智能。

 

杨澜在斯坦福大学采访华裔人工智能专家李飞飞。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科学。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它能像人那样思考,甚至有可能超过人的智能。这样想的话,是不是很可怕?像当年的互联网一样,人工智能被认为是下一个能引发人类技术和商业革命的科学技术,它也是很多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移动互联网企业当下布局的重点。

 

杨澜与人工智能机器人互动。
 

选择人工智能主题,自有《杨澜访谈录》团队的战略眼光在, “关注人工智能很简单,因为《杨澜访谈录》一直是一个面向未来和面向国际的节目,这种带有前瞻性和创新性的事情总是会首先触动我们的神经。在全球的电视媒体上来说,我们也是迄今为止做的最完整的一次纪录和报道。我的感觉是我们是要说好中国的故事,但是中国的媒体人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也可以有一点更远大的志向,我们可以说说世界的故事,我们可以说说人类的故事”。

 

杨澜在日本体验人工智能机器人酒店。
 

但再有意义和眼光的主题,如果在电视或者网络上播出的话,也要经受大多数老百姓观众的考验,为了让节目好玩好看,杨澜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去日本机器人酒店,请恐龙先生给她办理入住、请机器人老师给她做饭;去牛津大学,带上由人工智能进行图像识别的盲人眼镜,踉踉跄跄地走路,一点儿也没有杨澜的优雅了;还有一个尝试让英语专业毕业的杨澜感到很绝望:那是在一个人工智能语音识别实验室,一个西班牙小伙子说着西班牙语,经由语音识别翻译,就能跟杨澜直接对话中文了。杨澜心想,哎呀!我当初花了那么多时间学外语,白费劲了!

 

变有很多种:亦步亦趋,紧跟风向;或者,直接跳出来,打破格局,领新风。

 

多了一个“杨老师”的称呼

 

2016年,除了做节目,杨澜把很多精力用在了她所倡导的生活方式的建立上。杨澜创办了“天下女人研究院”,这是一个致力于让女性自我学习和成长的场所,而杨澜也变成了研究院的一名授课老师。

 

天下女人国际论坛,杨澜和张朝阳一起探讨媒体业的变革和未来。
 

为什么要创办这个研究院,杨澜给了两个理由:“第一,终身学习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了,因为科技发展这么快,世界变化这么快,商业模型还是个人的修养,都是不断地让我们去学习,所以“终身学习”无论对于男人、女人,都很重要。第二,女性在家庭当中往往是情感的中枢,一个幸福的女人未见得能够造就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一个不幸福的女人,足以让一家子都觉得心里很烦恼。所以,女性她作为一个个体,也作为妻子、母亲的这个角色,她的情绪的管理能力往往是一个家庭和睦和幸福的重要的中枢。”

 

当老师的过程里,有两件小事,让杨澜感触很深。

 

一件是关于人的“自我发现”,“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体系里从来没有这么一课,以致于很多年轻人他怎么选的专业?爸爸妈妈说的。怎么选的职业?爸爸妈妈说的。或者身边人认为这个职业很来钱,或者很时髦,或者怎么样。其实我们在很多时候都是盲从的,越早地能够了解自己真实的内心,自己的喜好,自己的个性,自己的能力,你越早就能够踏上一个相对比较顺利的走向成功和幸福的道路。世界上最大的拧巴就是自己跟自己拧巴。”

 

1990年,杨澜初次主持《综艺大观》,从此,她走上了一条电视节目主持人的道路。
 
 

还有一件是教学相长。当杨澜要为学生们讲授“大视野”课程时,她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经历对人生选择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当你拥有一个比较开阔的视野,就像我,去过了40多个国家,采访了上千的各界的人士以后,我觉得这个不是说我做了一期节目,或者是我到此一游,更重要的是,他们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丰富多彩,我在做自己选择的时候就有了很多的参照,那相对来说,你的那个决定的动机,参照系统就会不一样。我就希望更多的女性也能够有开阔的视野,能够站在一个更长远的角度来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

 

不变

 

变幻的时代,不变的热血

 

杨澜总是杨澜。20年前,1996年,杨澜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硕士毕业,权衡利弊之后,她决定放弃在美国的offer,回国发展,彼时,她写了一本散文集《凭海临风》,对于当时的很多中国的年轻人,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那个时代是一个刚打开的,年轻的生命要出去看看的时代,杨澜的进取、活力、博识,影响并激励了一大批当时中国的青年们。

 

《凭海临风》,杨澜著。
 
 

1996年,杨澜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硕士毕业。
 
 

时至今日,杨澜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仍然是一个具有某种标识的符号。时过境迁,每一代的中国年轻人,其实都面临着不同的时代境遇,有着不同的群体性格以及追求取向:物质开始充裕、经济蓬勃发展的当下,面临着阶层上升通道不甚流畅,年轻人是否还像他们吃过苦的前辈那样,克勤克俭,精进奋斗,还是有更多的人,会选择轻松安逸,享受生活,活在当下?

 

杨澜提到一本对她的生命影响很大的书:《约翰·克里斯多夫》。“在我的中学时代有一本书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叫做《约翰•克里斯朵夫》,因为我的中学时代是八十年代的后期,那个时候是中国的思想和学术领域非常开放和活跃的时期,有大量的世界的文化遗产和思想、学术,等等都传入中国,无论是大学生,包括我们中学生都会煞有介事地去看萨特、尼采,现在想起来都是有点儿装。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如饥似渴地想去学习这些新的东西,当时有一本小说就是罗曼罗兰写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几乎成为了我们的必读书。这本书是讲个人奋斗的,它描述了一个年轻人,一个音乐人,也有说是以贝多芬为原形的,一个年轻人的痛苦的成长、挣扎、纠结和他灵魂的升华,其实是一个人的生命历程。

 

《约翰·克里斯朵夫》,罗曼·罗兰著。
 

    当时最打动我的是罗曼罗兰在序言当中的一句话,他就说‘到底什么是人生的快乐?’他认为人生的快乐就是“创造”,如果没有创造,人只是无关紧要的飘浮在地上的影子。这句话的确很激励我,那个时候会产生了一个想法,包括像哈佛大学等等这些世界著名的学府,通常都在毕业典礼上会提醒学子们的一句话:你到底打算怎样渡过你这唯一的珍贵而自由的一生?我觉得这个话在年轻的时候是应该有一点自问自答的,你不要觉得年轻的时候你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混,或者说你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打发。的确,你会走很多的弯路,有很多的挫折、失败,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其实要想一想这个事情,你打算如何渡过这仅有一次的自由和珍贵的人生?我觉得罗曼罗兰那时候这句话给我很大的一个影响,直到现在,我也会以我创造了什么,我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作为我自我衡量的一个标准。”

 

2015731日,吉隆坡,2022年冬奥会北京申奥陈述。
 
 

20年过去了,20年后的杨澜,还是像20年前的她那样,坚信着她所坚信的东西:奋斗、进取、以及自我价值。即使是在今天这个价值多元并行不悖的时代里,80年代中国青年身上所具有的那种蓬勃向上的理想主义和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在很多人眼中,仍然闪着光。

 

 

但时代总是在变化,尤其是在巨变的今天。有的时候,生活在这样的时代里,你既会有乘风破浪的喜悦,又同时感到无所适从,这也许是当下我们很多人的心理症结。在变幻的时代里,我们能把控的是什么?能让我们感到心里安定和宁静快乐的又是什么呢?当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时候,杨澜略略微笑、点头,她给了她的回答:

 

杨澜。(中国网 董宁摄影)

 

“在这个变幻的时代,黑天鹅频飞的时代,很多人都不靠谱的时代,我觉得我们能够把握的还是自己,面对变化就要去学习,要去倾听,试图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觉得这一点而重要,而不是一味地拒绝它。因为这个世界不以你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它该发生的还会发生,它已经发生的就是已经发生了,所以要学习倾听,去理解和了解,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我觉得要有一点匠心精神,专注于你热爱的和你做得好的事情,你热爱的和你有乐趣做的,你有能力做的事情,无论时代怎样变化,它都会有它自己的价值,最终的价值还是关于人的相信,人的情感和创造的价值,你创造的东西是不是能够帮到其他人,我觉得在这个变幻的世界当中,我们只能控制自己的努力而已。”

 

这是杨澜所理解的变化时代。变化与坚守,洞察与认定,相依相生,透着智慧。

 

所以我们才相信,即使是在变化的时代里,我们也总能找到让我们安定和快乐的东西。

 

(完)

 

中国网多媒体部出品

 

场地鸣谢:失物招领 北京国子监店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