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优等生的痛苦(图)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3-04-26  发表评论>>

仰望星空、胡思乱想和“出格”男孩

滕龙 男 17岁清华附中高二学生

最初看到滕龙发表在《科幻世界》的作品《创世,以及一切》,很奇怪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选择“创世”这样一个宏大的题材。他在小说中以旁观者的身份,讲述一个发生在银河系里的故事——“神挑选了一块较为平整的三维空间来创造新宇宙。他首先将那些残余的不和谐的自然规律去除,就像最娴熟的作曲家从未经修饰的曲谱中挑拣出较高或者较低的刺耳音符。然后,运用超乎想象的技术将这些完美的规律固定下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半径约四个长度单位的空间泡。这时如果能用图像来描述规律的变化的话,就出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场面:空间泡外面是变幻莫测的自然规律深渊,空间泡内则风平浪静……”我们的太阳系就被神(某种高度进化的集体意识)这样创造出来,行星按照固有的定律进化,出现生命,出现人类,然而战争与杀戮也愈演愈烈。神发现这个空间已经失去控制的时候,曾想毁灭这个空间泡,但最终神希望人类能够自我救赎。

这个小说的灵感是滕龙在某天骑车上学的路上突然产生的,“刚看完刘欣慈的科幻小说《三体》,突然间想到如果像三体里所讲的宇宙规律都是可以改变的,那么这些可以改变的规律应该会以一种十分混乱的方式分布在宇宙的各处才对。然后,他就开始围绕着这个点子进行构思……”这一年,他上初三。

不知从何时,星空对他来说有了一种莫名的吸引,“高一暑假的时候,我妈带我去了马尔代夫,那里的星空离人很近。”仰望星空,他陶醉在“平静”中,可以“什么都不想”。一个科幻作家需要具备的素质,他总结为“想象力,还有对星空的热爱”。

到了高二,滕龙还是会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来写科幻,通常在周六的下午,一周唯一的大块的休息时间,有灵感的时候可以一气写几千字。这几乎是一个隐秘的乐趣,老师不知道,家长不支持也不反对,他只和很少的几个朋友分享,这种写作和学业无关,“对作文唯一的用处,是提高了遣词造句的能力。”

滕龙感觉到了应试作文对写作乐趣的禁锢。采访中他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就不应该有作文!”因为老师讲授的作文,是完全格式化的,“老师就要求开头中间结尾怎么怎么写,我觉得写作文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所以老师讲作文的时候我都没听,考场上不知道格式,自然就填不出八股文。”这直接导致他作文成绩不佳,但是最近,他的作文成绩却意外提高了,“写科幻小说的时候,我从网上了解到很多知识,包括宗教、历史、宇宙等各方面的,我把这些运用到议论文的论据里,老师大概觉得比较新颖,给的分就高了。”这也算是无心插柳,然而他最终没敢在作文中尝试小说和记叙文,因为风险太大。“小说和作文差得太远,作文一定要体现普世的主流的思想,出格的会被完全抑制。”

然而,好的科幻需要的其实就是“出格”,滕龙承认自己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所有高二的人都会想入非非吧,我们这个年龄段没有中规中矩的人。”

眼下,滕龙依然在继续着他的想入非非:“最近一直在想,几百万年以后人类会进化成什么模样,因为医学的进步,死亡率降低,那么也就无所谓物竞天择了,所有有利与不利的变异都会遗传下去。这点很吸引我,但这个命题太大了,牵扯到的不仅是遗传,还有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的东西,以后慢慢写吧。”滕龙并不打算把写科幻小说作为职业,但是希望它作为一项人生的乐趣持续下去。(张 鹏文并摄 J024)

 

   上一页   1   2  


文章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 苏向东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