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韩亚空难飞行员驾驶该机型仅43小时 正接受培训

发布时间: 2013-07-09
放大缩小

▲ 8日晚,浙江江山的数百位市民来到须江公园点燃蜡烛、放飞孔明灯,为叶梦圆、王琳佳哀悼、祈福。持一朵花、携一支蜡烛,围绕在用蜡烛摆放成“叶梦圆”、“王琳佳”的姓名、遇难时间等字样前,市民们不禁红了眼眶。

美国南加州西谷基督教学校7日宣布,该校将于11日晚7时开始举行守夜祈祷,为叶梦圆和王琳佳祈祷。叶梦圆和王琳佳原计划与其他师生前往西谷基督教学校参加英语夏令营学习。

8日下午5时左右,江山中学部分学生家长从浦东机场出发,前往旧金山。记者在浦东机场见到了王琳佳和叶梦圆的家长。所有家长神情凝重,一言不发,有的默默落泪。在空难中遇难的叶梦圆(左)和王琳佳分别是江山中学高一10班和11班的班长,从初中开始就是好朋友。新华社发

韩亚航空公司8日说,旧金山失事客机的飞行员正在接受转机型飞行训练,驾驶该机种仅有43小时,失事时是首次驾驶那架客机飞抵旧金山。美国调查人员表示,初步分析显示,客机撞向跑道前,速度远低于建议时速,飞行员放弃着陆复飞未能成功。

飞行员正接受新机型培训

韩国国土交通部和韩亚航空称,调查结果显示,在旧金山机场发生事故的韩亚航空OZ214航班,事故发生时副机长李强国(音)正坐在机长席上,而他是首次驾驶该机型飞抵旧金山机场。

航空飞行员两人一组操纵飞机时,原则上坐在机长席上的飞行员负责起飞、着陆等操纵。事故发生时机长李政民(音)在副机长席上,担任在特殊情况下主导飞机运行的PIC一职。

对此,韩国国土部相关人员表示,从出发到事故发生时都是李强国坐在机长席上握着操纵杆,“此次飞行是身为‘教官’的机长和‘培训生’的副机长的飞行训练”。

韩亚航空一名发言人8日说:“这是李强国(音译)首次驾驶那架飞机……他正接受培训,即使老手(驾驶新飞机)也要培训。”

这名发言人说,李强国经验丰富,先前驾驶包括波音747型客机在内的不同飞机抵达旧金山,同机另一名飞行员李政民(音译)驾驶波音777经验更丰富。

李强国1994年起效力韩亚航空公司,有9793小时飞行经验,但驾驶波音777仅43小时。李政民有超过1.2万小时飞行经验,驾驶波音777共3220小时。

“黑匣子”送检将与驾驶员面谈

赫斯曼7日对美国媒体说,对韩国亚洲航空公司214航班失事原因的调查仍处于初级阶段,已将客机飞行数据记录器和驾驶舱语音记录器(黑匣子)送交华盛顿总部实验室检验,近日还将与驾驶员面谈。

赫斯曼还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调查工作仍处于初级阶段,暂时不能作出判断,调查小组必须将客机“黑匣子”所记录数据、雷达监测数据、空中交通管理数据等大量数据集中在一起寻找答案。调查小组计划近日与失事客机的驾驶员面谈,了解事发当时的情况。

赫斯曼强调说,必须将所有线索拼凑在一起,才能搞清楚事故现场真相以及背后原因,才能防范事故重演。

她还说,就调查人员目前看到的情况,失事客机不仅外部损毁严重,内部毁坏状况更令人震惊,从这一角度来看,很庆幸这场重大事故能有这么多人生还,没有造成更严重的伤亡。

对韩亚航空客机失事现场的调查工作有可能持续一周。赫斯曼表示,还有大量的数据需要收集和整理,包括机场跑道的使用数据、机场监控录像、生还者的描述以及对首批救援人员处理现场的评估等。

失事前1.5秒曾试图复飞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7日透露,对“黑匣子”数据进行初步读取,揭示了韩亚航空客机失事前最后一刻的情况。

赫斯曼在7日的记者会上说,两个飞行记录器中的座舱通话记录器录制了2个小时飞行员之间的对话以及飞行员与机场控制塔台的对话。她形容对话是清楚可辨认的;而飞行数据记录器也记录下了航班飞行较为完整的数据。

赫斯曼接下来透露了“黑匣子”中所记载下来的客机失事前最后几秒钟的情况。她说,初步数据记录显示,客机进入机场准备降落时的速度远远低于“目标速度”,即最低速度137节,约每小时254公里左右。客机在失事前7秒时,有一名飞行员要求“提升速度”。客机失事前4秒时,飞机因速度过低触发震杆器发出失速预警;2.5秒后,也就是失事前1.5秒,一名飞行员试图中断着陆。“出事前1.5秒,一名机组人员大声呼叫再飞一会儿……这意味着他们不想着陆,而是打算重启电源,飞行一会儿之后重新着陆,”赫斯曼说,飞行员提出“复飞”,意即准备将机首重新拉起,再一次尝试降落。

根据赫斯曼的说法,飞行员没有向机场发出求救信号,意味着引擎或其他设备没有出现异常。

一遇难者遗体有车辆碾轧痕迹

多名美国旧金山消防部门官员和验尸官7日说,此前一天韩亚航空公司波音777客机降落事故造成两名中国女性公民死亡,在其中一人身上发现有救护车轧过的痕迹,消防部门正与法医办公室联系以确定死因。

美国旧金山消防部门女发言人明迪·塔尔梅奇7日告诉记者:“一名死者身上的伤痕与被车辆碾轧过的痕迹吻合……昨天许多部门(车辆)都在现场。”

《圣弗朗西斯科纪事报》当天援引旧金山消防部门主管乔安娜·哈耶斯-怀特的话报道,在失事客机一侧发现的遗体上有车辆碾轧伤痕。“依据伤痕留存的状况,(救护车轧人)这种事有可能发生,可能是我们的车辆或其他车辆造成那处伤痕。”

美国圣马特奥郡法医罗伯特·富克罗证实消防部门的说法。富克罗说,一名16岁中国遇难女孩可能在跑道上被救护车撞倒。法医部门将于当地时间8日完成尸检报告,并确认车辆碾轧是女孩的直接死因还是女孩因客机失事丧生后的“次生事件”。

按照法医部门的说法,救援人员在出事客机尾翼断裂处找到一名中国遇难女孩的遗体,随后在客机一侧9米处、靠近客机救生滑梯附近找到另一名遇难女孩遗体。

一名名叫玛格丽特的医生表示,一名女孩没系安全带,在坠机现场遇难。

机场地形复杂着陆有挑战

一些经验丰富的飞行员说,旧金山机场跑道起点外延至大海,在这一机场着陆比美国其他大型机场需要更多技巧。

另外,飞机试图着陆时,机场滑降航迹定位设施关闭,令着陆面临更大挑战。这一设备利用无线电信号,形成一个三维“滑翔道”,辅助飞行员估算着陆时下降的高度。

赫斯曼说,定位设施关闭可能是事故原因之一。不过,飞行员可以借助全球定位系统等其他设备着陆,目前确定滑降航迹定位设施关联事故尚早。

一些驾驶波音777客机经验丰富或多次飞往旧金山的飞行员说,联邦航空局6月通知飞行员,机场滑降航迹定位设施关闭,并提醒他们跑道起点迁移。

为配合机场施工,跑道起点向西迁移91米。事故前一天在旧金山着陆的机长罗里·凯说,跑道迁移可能是干扰着陆的另一因素。

美国航空公司一名机长鲍勃·科夫曼说,所有波音777客机配备驾驶舱计算机,可以利用全球定位系统着陆,几乎与滑降航迹定位设施一样有效。飞行员通常依照计算机数据决定下滑路线,而计算机数据取决于跑道起点,起点迁移可能导致数据错误。

如果滑降航迹定位设施和全球定位系统同时不奏效,肉眼决定如何着陆挑战更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获得的视频画面显示,飞机尾部撞到跑道边缘的拦海堤,机腹继续贴跑道向前滑行,随后180度腾空翻转。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宇星
 
分享到:
0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