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新闻

中石化下属国企现腐败窝案 受贿老总“捞”下属

发布时间: 2013-07-25
放大缩小

一封举报信:

“三不管”国企高层有问题

2009年2月,镇江市润州区检察院收到举报信,称华东石油局第六普查勘探大队及下属部门高管涉嫌职务犯罪。

六普大队是隶属中石化集团华东石油局的正处级国企,拥有六普石油机械厂、油服公司等多家企业,是为勘探石油、钻井开发等业务提供钻前服务、设备维护修理、采油管道制造等后勤保障,基本处于“三不管”状态。

近年,石油需求急剧上升,拉动了大队的钻头、管线、井下工具等钻井配件的采购量。成为六普大队的供货商,要经过物资装备科、计财科、分管领导、大队长等关节。于是,秘密侦查展开了。

“华东石油局第六普查勘探大队”(以下简称六普大队)落户在镇江润州区,名字听上去挺普通,但实际上是家年生产规模上亿元的正处级大型国企,基本处于“三不管”状态。

2009年,镇江润州区检察院从一条模糊的线索入手,历经两年多侦查,一举突破了以六普大队大队长李青峰为首的8名国企高管贪腐窝案。值得一提的是,手下人案发之后,李青峰竟然跑去检察院求情,最终被拒绝悻悻而归。此后,他自己也因受贿60万,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

10万元离奇汇款牵出窝案第一人

2010年2月,物资装备科长袁军收到笔10万元的进款,汇款人是六普大队下属石油机械厂供货商、某民企老总姚成虎。此人与石油机械厂和物资装备科的高管称兄道弟。检察官在姚成虎出差归来上班第一天,就将其传唤。姚成虎不到4小时就交代了向袁军行贿的事。

当上物资科长,他连老单位都“吃”

初始,对袁军的讯问一度胶着。但面对检察官拿出的汇款记录,以及姚成虎的供词,袁军的心理防线瓦解了。

普通工人成长起来的袁军,36岁时当上六普机械厂厂长,姚成虎就是这时和他逐渐熟悉的。5年后袁军当上六普大队物资装备科长,二人更铁了。

担任物资装备科长,能掌管整个六普大队物资采购、供货商名录制定等大权,相比在效益一般、规模不大的石油机械厂当厂长,算是高升了。不过,在机关里用钱、用车,都没原来当厂长那么方便。精明的姚成虎,看透了这一点。

2010年2月,姚成虎约袁军吃饭。席间姚成虎说:“袁科长,咱们是多年的兄弟,对我很关照。现在你高升了,到机关当科长开销比较大,我给你准备了10万元零花钱,你把卡号告诉我,我给你打过去。”袁军当即表示感谢,次日就把银行卡号给了姚成虎,姚成虎打过去10万元。

从2004年至2012年,姚成虎以各种名目共向袁军行贿13.7万元。2011年春节至2012年春节,袁军还3次收受扬州驰骋石油机械公司总经理徐军贿赂的共5万元、购物卡3000元。

袁军不仅收受供货商的贿赂,还收其下属单位的财物,就连他当过厂长的石油机械厂都要给他好处。同样为了进入供货商名录、让六普大队使用其产品,2010年开始的每个春节,石油机械厂厂长陈致远都给袁军送钱物,前后共送去7.15万元。

供货商“进去”后咬出前任物资科长

姚成虎还供述了对前任物资装备科长魏祥行贿的犯罪事实。

姚成虎通过朋友介绍,在2004年认识了时任六普大队物资装备科长魏祥,进了供货方名录,可以给六普大队及下属企业供应钻井配件了。于是,行贿开始了。

行贿者打张借条,“名正言顺”送钱

2004年前后,姚成虎的公司刚起步,资金匮乏。为了进一步疏通关系,他想出一个“好主意”:先送“白条”,再以还款名义送钱,既名正言顺,又解公司缺钱之急,而且更安全。

2005年3月,姚成虎约魏祥在镇江一家饭店吃饭时,说出了他的想法,并把事先写好的一张借条递了过去,上面写着姚成虎向魏祥借款10万元。起初魏祥还推辞,但经不住姚成虎的花言巧语,认为这个主意不错,而且自己也确实给姚成虎帮了很多忙,就欣然把这张10万元的“借条”收下。

有了“借条”做先锋,姚成虎和魏祥之间的关系来往顺利打开。魏祥积极向需要配件的各工区、油服公司、六普石油机械厂等基层单位,推荐姚成虎公司的配件,并利用自己的职权优先采用其产品、优先批准基层单位关于支付姚成虎公司货款的申请。

2006年春节,姚成虎说有事要去魏祥家请教,如约到了魏家。闲聊一会儿后,姚成虎就把用纸包的5万元放到桌上说,“最近厂里情况还好,先‘还’5万元”,接着,他还不忘把给魏祥借条上的10万元改成5万元。

就这样,每年春节姚成虎都向魏祥返还“借款”的利息和红包,2007年至2012年,前后送给魏祥现金13万余元。

这张“借条”也成了姚成虎与魏祥之间权钱交易的铁证。

一把手:体谅体谅嘛

检方回答:绝不姑息

看到手下两员心腹爱将相继落马,六普大队大队长李青峰坐卧不安。

李青峰率领六普大队领导班子成员来到润州区检察院,“我们石油开采行业十分艰苦,常年在渺无人烟的荒野沙漠作业,工资收入不高还要养家糊口,员工犯点小错在所难免,希望检察机关体谅我们的难处啊……”

“这些问题高管领着至少20万以上的年薪,还吃拿卡要,我们绝不姑息一查到底!”检察院严辞拒绝,李青峰等人悻悻而返。

高管老婆孩子,站一夜火车去还赃

李青峰出生于石油工人家庭,1988年大学毕业后,很快由技术员一步步成长为大队长,被公认为专家型高管。调任六普大队大队长后,李青峰几乎逢送必收、逢事必收,收礼办事成了他的不二法则。

收礼办事成老总准则

收到六普大队下属江苏工区副主任童大为送的5万元后,李青峰给人事部门打招呼,先后安排童大为的侄子、干女儿进入六普大队下属单位工作,甚至连童大为司机的侄子都被安置在了西北工区。

扬州驰骋石油机械公司的徐军,自幼与李青峰同一个院子长大,一向往来密切。

2006年徐军“下海”,与妻子曹敏共同成立扬州驰骋石油机械公司,李青峰对其业务格外照顾,多次打招呼,使用该公司的配件。

为了感谢李青峰,徐军夫妇先后送给他18万余元。仅2012年春节,就一次性送去了10万元的现金。

镇江市检察院查明,到案发时,李青峰共计受贿人民币60万元、美金3000元。

东窗事发,叫人来领赃

“捞人”不成,大队长李青峰预感不妙,开始了他的“补救”行动。

回单位第二天早上7点,李青峰就让妻子使用路边公用电话联系行贿人曹敏、徐军夫妇的远房亲戚,由其远房亲戚通知曹敏、徐军赶过来领回赃款。

李青峰告诉徐军夫妇:袁军出事了,我家的电话可能已被监听,暂时不要联系,过年时你们送我的10万元现在退给你们。

还有高管坐火车去还钱

急着还钱的不止李青峰一人,六普大队工程技术科原科长宋勇,想将山东德州一个供应商送的2.5万元退还,自己有事走不开,他就让老婆和11岁的女儿一起坐火车去德州退钱。由于买不到座位票,他的妻子和女儿硬是在火车上整整站了一夜到达德州。

为了将武汉一供货商送的3万赃款退还,宋勇还和妻子深夜冒雨在高速路口等对方从湖北赶来领赃款。

检察官早已摸清了宋勇的底细,一举查明他利用负责施工技术管理等职权,收受山东、湖北等地供货商7万多元贿赂。

[page title= subtitle=]

新闻追踪

蛀虫被一窝端 8名高管均获刑

六普大队石油机械厂原书记高正红也四处找人打探案情,表现积极。

检察官查明,高正红保管着单位的“小金库”,2009年前任厂长袁军调走后,高正红将“小金库”剩的2万余元公款占为己有。2011年,高正红还伙同时任厂长陈致远侵吞扬州驰骋石油机械公司支付的货款5万元。

检察官根据不断收集的线索,还查明了六普大队计财科科长董国庆收受下属单位、供货商贿赂,为他们在款物拨付方面提供便利的犯罪事实。

随着手下人相继被抓,正处级高管、六普大队大队长李青峰的职务犯罪行径彻底暴露。根据职务犯罪侦查管辖权的要求,去年上半年,润州区检察院依法将李青峰涉嫌职务犯罪的案件移交镇江市检察院查办。

最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李青峰犯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并没收财产20万元。袁军、魏祥、董国庆、宋勇、高正红等人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或缓刑。上述被告犯罪所得赃款上缴国库。

一审判决后,被判刑6年的魏祥提起上诉,目前正在镇江市中级法院审理。其他人没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行贿的24家供应商

被列入交易黑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镇江市润州区检察院办结六普大队系统高管腐败窝案后,积极帮助该企业设计预防职务犯罪的“堤坝”。

引进物资采购系统

检察院首先协助六普大队引进ERP物资采购系统,下属所有单位物资配件计划都通过该系统提报,除物资装备科、计财科等审核部门外,大队领导、审计科、监察科等部门均拥有调阅权限账号。

检察院随时抽查

据了解,润州区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科会随时对企业进行抽查监管,实现了对物资配件的“阳光监管”。

建供货商评价体系

同时,对该企业相关的供货商建立诚信评价体系。检察院对物资采购、外协加工、招投标等腐败易发环节的347家供应商、32家生产外协单位的交易记录、资本情况进行梳理,将曾有行贿行为的24家供应商列入交易黑名单。

日前,镇江检察机关在六普大队推广的国企廉洁风险防范经验,获得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充分肯定。

(以上当事人均为化名 扬子晚报)

文章来源: 中新网
责任编辑: 苏向东
 
分享到:
0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