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百态

地震灾区梅川镇儿童:不愿送葬 不想看妈妈离去

发布时间: 2013-07-25
放大缩小

葬礼后,包鹏强朝着自家帐篷慢慢走去。京华时报记者朱嘉磊摄

  葬礼后,包鹏强朝着自家帐篷慢慢走去。京华时报记者朱嘉磊摄

母亲的棺木经过的时候,包鹏强透过帐篷的窗户看了一眼,但是没有出声,也没有跟在送葬队伍的后面。

这个皮肤黝黑有着高原红的男孩11岁,眼神清亮,连续几晚没睡好,落下了重重的眼袋。他夹杂在重灾区梅川镇永星村的人群里,沉默不语,问他话的时候,双手喜欢背在身后,就像个大人一样。

弟弟在叫:哥哥

小鹏强听到屋角弟弟的哭声,但是人被掩埋了,他大声喊,听到鹏广回应:“哥哥。”

7月22日大地震到来的时候,包鹏强正在厨房里切西瓜。他家七口人,是贫困村子里最普通的一家。包家的土坯房已经有超过20年的历史,账户里没有存款,年成不好的时候,衣食还会有困难,但他们过得简单而充实。早晨7点45分,继父包俊平在院子里干活,母亲楚明霞正照顾两个年幼的妹妹起床,另外一间主屋里,年近六旬的祖母和6岁的小弟弟鹏广还在睡觉。

包鹏强感觉到了地面剧烈的震动。房子晃得很厉害,他二话没说就跑出了门。同样反应迅速的还有43岁的包俊平,他转身往妻子那边跑去,刚进屋房子就塌了。

包家的废墟约有80平方米,塑料纸上糊着厚厚一层泥的屋顶,把门窗橱柜都压在了底下。小鹏强最关心弟弟鹏广,他听到屋角弟弟的哭声,但是人被掩埋了,他大声喊,听到鹏广回应:“哥哥。”

妻嘶声唤:快救人

包俊平疯了一样地刨地面,把妻子抱起来时,包俊平看到她身子底下护着的大女儿爱丽,但同样没了呼吸。

包俊平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两米外妻子的呼救让他生出了力气。他看到了一丝光亮,花费了超过40分钟的时间,一点点把自己挪出了废墟。他拼命挖土,很快看到了31岁的年轻妻子,她头朝下趴着,颈部被房梁死死卡住。楚明霞嘶着声音叫唤,救人啊,快救人!

包俊平像疯了一样地使劲,终于把妻子刨出了地面。这1个小时中,楚明霞只重复着“救人”两个字,但声音逐渐低沉下去,最终消失了。把妻子抱起来时,包俊平还看到了她身子底下护着的大女儿爱丽,但同样没了呼吸。

幸存的村民们此时赶到了,小女儿艳丽的遗体很快被找到。

小鹏强说:我害怕

小鹏强拒绝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居住,甚至不愿意去送自己的母亲最后一程,他说,他害怕。

包鹏强则早已开始营救弟弟鹏广,在村民的帮助下,重伤的鹏广和祖母被救了出来。“口吐着沫子,肚子青了,”包鹏强不知道如何描述弟弟的伤情,只记得他一直在哭。但是他知道结果,6岁的鹏广未及送到医院便已离世,祖母则颅骨骨折。

一天之后,包家废墟外的草地里,四具棺材并排而卧。包俊平此时一无所有了,他的膝盖在爬出废墟时磨出了深深的伤口,肺部仍然隐隐作痛。这个男人五年前从邻村来到这里做上门女婿,妻子陆续生了两个女儿,爱丽3岁,艳丽才7个月,但现在全部和自己“道了永别”。

小鹏强拒绝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居住,甚至不愿意去送自己的母亲最后一程,他说,他害怕。至于为什么,“不知道”。

继父泪语:照顾他

房子塌了,东西全毁了,其实也几乎没有值钱的东西,连四具棺木的1.8万元都是赊欠的。

小鹏强偶尔会提起五年多前因心脏疾病去世的父亲,父亲和母亲一样,好几次都把他打哭了,因为自己调皮。问起继父包俊平,他始终一言不发。鹏强从小最好的玩伴就是弟弟,他能准确地找到鹏广遇难的位置,兄弟俩在那张炕上睡了6年。

包俊平感到绝望,房子塌了,东西全毁了,其实也几乎没有值钱的东西,连四具棺木的1.8万元都是赊欠的。他的手机没电了,即便有电,可是没有缴话费的钱。他还没来得及想以后如何生活,说起鹏强,男人眼里有了泪花,“我很可怜,他也很可怜,只有坚持一下,好好照顾他。”

吐心声:我想妈妈

小鹏强戴着一串妈妈编的手链,“我会一直戴着它,”这个时候,他才吐了一句心里话,“我想妈妈!”

3个孩子在23日的夜间仓促下葬,楚明霞的棺木则一直停放到昨天下午。娘家的父母伏地痛哭之后,楚明霞被9位村民抬着,随着招魂幡去往山后,那里有她的坟地。

沉默的包鹏强在回家之前,从高处望了望那片废墟,背着手的背影,在阳光下迟疑了很久。虽然只有11岁,倒塌之处搭建的帐篷上,户主写的是他的名字。小家伙说,他想把房子重新盖起来,至于要怎么盖,他说了一句“不知道”,就把头低了下来。

小鹏强的左手戴着一串彩色的细手链,那是几个月前妈妈用绳子编的。“我会一直戴着它,”只有这个时候,小鹏强才终于吐露了一句心里话,“我想妈妈!”

京华时报记者雷军

文章来源: 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苏向东
 
分享到:
0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