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华沙气候大会新博弈:各国如何提高减排允诺

发布时间: 2013-11-06
放大缩小

解振华:希望世界真实理解中国发展阶段

中国人均GDP现在仅仅是6000美元,而且还有近1亿人口在贫困线以下,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温泉李绍飞

11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9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9次缔约方会议将在华沙进行,与会的中国代表团团长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这将是他第七次以团长身份出席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

之前,解振华在环保部门履职20余年,于2006年底开始担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主管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等工作。从2007年巴厘岛气候大会开始,他一直活跃在气候谈判的第一线,素有中国“气候部长”之称。

解振华极富个性的谈判风格,给世界各国都留下了深刻印象。2011年,在南非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的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他在即席发言中,强烈批评发达国家拒不履行已经做出的各项承诺:“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已经做了,你们还没有做到,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讲道理?”一席话引得全场掌声雷动。

10月22日,就华沙气候大会的焦点问题,解振华接受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专访。

“博弈已经开始”

《瞭望》:您认为即将开始的华沙气候谈判在整个气候谈判进程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解振华:今年还不是气候谈判的大年,从明年开始,气候谈判可能会进入一个新的高潮。去年多哈气候大会主要是谈2020年之前应对气候变化的共识和协议,今年主要是谈如何落实以往会议的决定及如何推进2020年后实施的新协议。

今年9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IPCC)第一工作组已经发布了评估报告。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认为,“1950年以来气候变化主要由人类活动引起”这一结论的确定性为90%,这次发布的报告把确定性提高到了95%。形势如此严峻,现在各国已采取的措施与应对气候变化的实际要求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10月刚结束的华沙气候大会预备会有40多个国家的部长参加,各方充分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有分歧也有共识。其中一些国家还提出,各国要在2014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提出2030年之前的减排目标,并且说明过去实际行动、下一步的目标和行动方式。

按照计划,2014年利马气候大会应该进入更为实质性的谈判,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要达成新的协议。因此,今年谈判的主要任务是为2014年实质性谈判和2015年完成新协议奠定基础,各国将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和立场。

《瞭望》:中国对2020年以后新协议的谈判有怎样的期待?

解振华:希望新的协议是务实的,为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从根本上来说,应对气候变化包含两个方面,其一,为减缓气候变化而减少排放;其二,发生气候变化以后提高适应能力。中国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也是“贡献者”。

说是受害者,是因为近几年来极端气候事件引发的自然灾害频繁发生。最近10年,中国在极端气候事件中有7.6万人死亡,造成了多达4.7万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因此,中国需要加强预警预报系统、防灾减灾体系的建设,提高适应气候变化能力。

说是“贡献者”,是因为中国目前是第一排放大国,总排放量占全球25%以上,每年新增的排放量也不少。这是发展阶段决定的,中国正处于工业化接近完成的转型发展阶段,而城镇化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客观上决定了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还会增加。但是这种增加并非没有约束,中国已经积极采取措施,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努力减缓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速度,争取早日稳定。

进一步而言,从某种意义上讲,气候变化问题与资源、环境问题同根同源,因此,中国提出建设生态文明与国际的发展趋势是一致的,应对气候变化与中国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和消费方式的内在要求是一致的,与中国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因此,中国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中正在发挥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文章来源: 瞭望
责任编辑: 叶洪涛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