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总理路:回望彩虹风雨后 万家忧乐上心头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3-03-16
责任编辑: 洪涛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中新网3月16日电 香港成报今天发表长篇报道说,3月15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克强为国务院总理。从此,中国开启了李克强主政的时代。回望这位大国总理的成长之路,仔细寻绎其求学、从政、为人的往迹,鉴往知来,相信有助读者多角度认知李克强的执政理念,施政举措,为政风格,从而更好地认识中国的未来发展。

一、青春热血:胸怀天下 经世致用

“平民总理”李克强出身于普通家庭。十九岁时,李克强到安徽省凤阳县大庙公社插队。经过四年多的农村知青生活,李克强对基层有了深刻了解,对农民情感更深厚。他不怕吃苦、投身农业科技,与农民打成一片,赢得了当地农民和知青们的一致认同。他担任了大庙公社大庙大队党支部书记,成为“村官”。

1978年,李克强考进北京大学法律系,后获得法学学士学位。他通过苦学熟练掌握了英文。他对制度和法治的研究用功颇深。在校时,他就翻译了英国法学泰斗丹宁勋爵(Lord Denning)的经典巨著《司法程序正义》("The Due Process of Law")。李克强又攻读了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李克强《论我国经济的三元结构》曾获得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项——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的论文奖。

北京大学具有强烈的爱国传统,“北大学子”时的李克强即有“胸怀天下”的远大理想。1980年,李克强竞选北大学生会负责人并在投票中胜出。

二、经略中原:能治中原即能治中国

农业大省河南人口最多,是中国的一个缩影。俗语说,能治中原即能治中国。从1998年夏起,他先后任河南省长和省委书记,历时6年半。初到河南,正值东南亚金融危机,河南经济增长艰难前行。他经过深入调研认为,河南必须在调整供给结构上下功夫,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加快推进工业结构即期适应性调整,拉动经济企稳回升。他主持出台了一系列刺激工业产品结构调整的政策,鼓励企业技术改造,扩大适销对路产品生产。全省经济迅速恢复了较快增长。"三农"问题是关系河南全局的重大问题,根本出路是加快工业化。李克强认为,河南工业结构调整应立足于发挥比较优势,着力培育壮大食品、有色金属、机械、化工、轻纺五大支柱产业,大规模推进工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与此同时,李克强系统谋划河南工业发展布局,提出了建设郑汴洛工业走廊的战略举措,大力推进洛阳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支持郑州加快老工业基地改造、建设工业强市等。

1998年末,李克强敏锐把握中央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机遇,提出了"东引西进"的战略思路。2004年又提出实施人才强省战略,使河南成为各类人才汇聚、聪明才智充分涌流之地。

李克强体会到,加快工业结构战略性调整过程中,必须同步加快城镇化进程,并把其作为河南发展的一个重要战略。自2003年起,李克强开始倡导系统谋划中原城市群的发展。围绕建设大郑州,使其成为中原城市群经济隆起带的龙头,他亲自谋划推动了郑东新区建设,打造河南建设现代化城市的示范区和优化河南经济环境的样板。

2003年7月,他提出加快工业化、城镇化,推进农业现代化是实现中原崛起的基本途径。"三化"协调发展的战略思想在后来的中共中央的文件中多次得以体现。李克强离开时,河南的人均GDP在全国排名上升了3位,为中原崛起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三、经营东北:“共和国长子”重振雄风

辽宁素有“辽老大”之称,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一些大型国企被形象地称为“共和国长子”。2004年12月,李克强奉调辽宁,辽宁老工业基地体制性、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李克强强调,要以战略思维和世界眼光谋划辽宁的发展。

李克强制定了全面振兴辽宁老工业基地目标任务,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以结构调整为主线,使经济总量及效益的增长速度持续达到或超过东部地区平均水平,使辽宁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水平尽早步入东部发达地区行列。为此,他全力推进和落实三项重点工作:一是着眼发挥区位资源优势,培育新的经济增长区域,推动全省经济协调发展,大力实施“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开发开放、沈阳经济区一体化发展、突破辽西北三大区域发展战略,构筑面向沿海的经济社会发展新格局。二是牢牢抓住体制机制创新这个关键,坚持以科技创新引领结构调整,把发展先进装备制造业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加快把辽宁建成国家重要的新型产业基地。三是从解决重点民生问题入手,构建和谐辽宁,让发展成果惠及全省人民。

他积极推动地方国有企业引进战略投资者,特别是加强与中直企业等合作伙伴的战略性重组,统筹解决机制、技术、资源、市场等问题,形成了一批竞争力强的大型企业集团。2007年,全省90%的地方国有大型工业企业完成股份制改造,国有中小企业基本完成产权制度改革;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增长45.5%,呈现出巨大的爆发力。

他力主让老工业基地振兴成果惠及人民群众。到辽宁后第3天,他就冒着严寒,深入工矿企业、棚户区、采煤深陷区,就解决困难群众基本生活问题进行调研。在抚顺莫地沟,他向棚户区居民郑重承诺: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你们搬出棚户区,住上新楼房。到2008年,共建设回迁楼房2372.6万平方米,使41.88万户、142.7万棚户区居民喜迁新居。

李克强推动完善创业、就业服务工作体系,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多渠道安置下岗失业人员,使179万国有企业下岗并轨人员全部得到妥善安置;实现了零就业家庭动态为零,至少1人稳定就业。2007年全省登记失业率下降到4.23%,比2004年降低2.07个百分点。

李克强在辽宁工作不到3年,GDP总值突破1万亿元,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突破1千亿元,经济实力跃上新台阶,消化了大量历史遗留问题,为辽宁重振雄风奠定了坚实的发展基础。

四、中枢参政:攻坚克难打主攻

2008年,李克强开始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发展和改革、财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国土资源、卫生等经济社会领域的事务,并且强力推进了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燃油税费改革,以及营业税改增值税改革,被称为“解决复杂经济社会难题的高手”。

2009年,李克强受命具体负责制定《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李克强指出,中国只有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才能持续发展,强调推动体制机制创新,加强社会建设和改善民生。他对中西部地区、东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分别进行调研和座谈,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推动形成相应的体制机制创新规划和社会发展规划。从农业、能源、服务业、金融业等各方面入手,对如何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管理与服务机制进行战略研讨与规划。“十二五”规划还编制近百个专项规划,将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的理念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阐释。李克强将规划最终集中于五个方面:一是推动结构调整,二是加快科技创新,三是强化节能环保,四是突出改善民生,五是深化改革开放。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盛赞中国“十二五”规划,“非常复杂但极有条理”。斯宾塞说:“如果规划得到有效的实施,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在改变经济增长模式、调控全球经济的过程中,中国将在世界上扮演最最重要的角色。”同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约瑟夫斯蒂格里茨说:“中国的‘十二五’规划,代表了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继续转型的方向。其中的中心任务就是一个新的开放的中国,新的融入世界的中国。”

“要住房,找克强”。李克强借鉴国际也包括香港的经验,从实际出发,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提出逐步形成以市场供给为主、政府保障和市场机制相结合的住房供给体系。近年来,他先后44次考察协调研究保障房工作。李克强强调,做好住房保障要注意建立健全融资、建设、质量监督、准入退出、运营维护一整套机制。在完成建设数量目标的同时,他要求确保建设质量,确保分配公平。除了保障房,他还要求增加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房供给,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巩固房地产调控成果。他的房地产政策,是综合施策,统筹兼顾,有很强的针对性、操作性和前瞻性。

为了解决部分地方依赖土地财政的问题,李克强在坚持房地产宏观调控和推进社会保障房建设的同时,试水房产税,自上海、重庆两个直辖市开启对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的改革试点以来,形成了房产税改革的两种模式。将保障民生与财税制度改革相结合,打组合拳,有利于合理调节收入和财富分配,优化地方政府收入结构,促进提高地方政府财政支出透明度,从而兼顾并协调多方利益诉求,解决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从根本上打赢这场维护中国政府公信力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李克强认为,“一个民族的健康水准如何,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这个民族的整体素质如何,核心竞争力如何。”2009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和《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相继发布,被海内外誉为“解决世界难题的中国方案”。三年多来,作为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领导各地区和相关部门有步骤、有计划地相继打响了“五大战役”,即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等。目前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覆盖人数已经超过十三亿人。中国政府实现了“病有所医”的承诺,增强了民众的社会安全感,促进社会稳定发展。

长期以来,中国公路交通基础设施维护和建设资金,除征收车辆购置税外,主要通过征收公路养路费和车辆通行费等方式筹集,这就影响了区域经济发展,民众对此十分不满,并且不利于抑制燃油的不合理消费。2008年7月国际原油价格开始出现大幅回落,李克强抢抓机遇,提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将成品油税费改革和节能减排工作任务相结合,迅速制定人员安置、转移支付等实际操作方案,破解了这个多年难题。国务院于当年12月印发了《关于实施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的通知》,决定自2009年起实施成品油税费改革,建立了以税收筹集公路发展资金的长效机制和以税收调控能源消费的新机制。这一改革打破了原有制度的“大锅饭”特点,在实现公平税负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并且,通过规范税费促进了交通事业的发展,也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环境。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