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幸”行为

在记者采访中,各家“一元购” 网站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运气”、“公平”、“透明”等字眼。

“一元云购”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平台是一种新型的购物模式。不存在暗箱操作,所有数据都是公开透明的。而所有消费者都是自愿消费,最后的结果要看概率和运气。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今年8月,公司接待过数名投诉者,但只要“结果揭晓,就无法退款。”

还有的“一元购”网站称,他们平台无法保证玩家参与就一定获得商品。在注册时,消费者同意注册,就默认了这种网购模式。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有奖销售活动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指出,凡以抽签、摇号等带有偶然性的方法决定购买者是否中奖的,均属于抽奖方式。抽奖式的有奖销售,最高奖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以非现金的物品或者其他经济利益作为奖励的,按照同期市场同类商品或者服务的正常价格折算其金额。

而一元云购中的多种商品均超过了此数额。

2016年5月25日,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发布消费提示称,这些“一元购”平台看似销售的是实物商品,而实际是将商品(奖品)单价提高,并拆分成若干份销售,抽取其中一份中奖,其本质并非销售实物,而是销售中奖机会和中奖概率,其形式与彩票如出一辙。

该委员会称,在我国,合法彩票只有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两种,其他任何部门、机构和个人均不得擅自发行或变相发行彩票。另经该委员会调查核实,这些一元购运营方工商注册的经营范围均没有博彩或彩票业务。

天津凌宇律师事务所张利华律师认为,“一元购”平台的最终目的是销售产品,其营销手段是利用消费者的博彩心理,以很小的投入购买价值远大于投入金额的产品机会,这是一种“射幸”现象。现在法律对此类平台的属性尚无明确界定。

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互联网电商部副主任麻策律师指出,一元购属于一种“射幸”行为。射幸行为还包括彩票和赌博等。在我国并不允许通过“射幸”行为进行营利,彩票属于公益而被允许销售,赌博行为则被严格禁止。如果“一元购”存在溢价销售等“抽头渔利”行为,则可能涉嫌赌博罪。

今年2月26日,泉州公安公众服务网发布预警:警惕“一元夺宝”类网站。这则预警信息里提及,夺宝”行为符合赌博的特征。“夺宝网站”通过提供不同价值的商品,变相设定赔率,诱导夺宝者按照赔率对各个商品以小博大进行夺宝,网站则坐收高额佣金,夺宝参与人涉嫌赌博,网站管理者涉嫌为赌博提供条件或者开设赌场。泉州警方认为,“夺宝”游戏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提示广大群众注意法律风险,切勿抱有侥幸心理主动参与此类网站的“夺宝”、“购物,对于设立、经营此类网站的,也可能涉嫌犯罪。

有“一元购”后台可指定中奖人

在淘宝上搜索“一元夺宝”或“一元云购”,可搜到多家店铺提供建站服务,宣称“小投入,高回报”,不到十元即可购买全套一元购平台源代码和安装说明,买家可以自助建站。

多家店铺亦提供代建站服务,几千元即可上线一家一元购平台。

一个卖家展示了一个叫“e夺宝”的一元购网站,卖家说这是他们的建站样本,称平台建好后和样本一模一样。

新京报记者以体验为由,要求登录后台查看功能,卖家提供了后台网址和管理员用户名、密码,记者登录后,在“云应用”模块中,赫然可见“指定中奖人”功能。卖家说通过该功能能够实现指定中奖人,至于在前台如何显得真实,则要“购买了以后教你”。

至于采用何种算法和规则能够指定中奖人,卖家表示,可以套用“一元云购”的算法。

在“会员列表”选项中,有一项“批量导入的会员(虚假会员)”。卖家解释,这项功能实际上就是添加机器人,购买人数不够的时候凑人数用的,可以用机器人任意刷人数。

卖家表示,自己的技术十分成熟,已经成功搭建了30多家网站。在记者表明有购买意向希望提供成功案例后,卖家发来了“一起夺宝网”、“开州云购网”等几家风格极其相似的一元购平台。

根据卖家报价,搭建这样的平台,只建网站需要1800元,网站加微信公众号需要2800元,如还需开发ios和安卓系统的APP,则需6500元,付款后仅需一周平台就可上线,还可根据买家要求调整页面样式和功能。

平台建好后,剩下的事情就是拉人了。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一位专业推广此类平台的人士许慎(化名),他介绍,目前比较主流的推广方式是通过百度推广、新浪微博、陌陌投放广告进行导流,“一个月赚个十来万还是比较容易的”。他同时也表示,现在竞争十分激烈,推广很烧钱,他们的合作都是推广费五万元起步。

对此,天津凌宇律师事务所张利华律师认为,若一元购平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后台指定中奖人,使得其他参与者没有机会获得产品或服务,从而骗取消费者财物,则涉嫌诈骗。

新京报记者采访相关监管部门,对方以不了解情况,不便回应为由婉拒。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