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8月10日电 题:听,渤海湾有风吹过来——追记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

新华社记者梅常伟、王瑶

转眼,他已经走了一年多。

渤海湾的春天来得迟。他走的时候,营区里的花木叶子还没长齐,晨昏时分,海风吹在身上冷冷的。

可对他来说,不拘什么季节,只要能飞行,便是好天气了。

他热爱飞行。祖国东北的这片天空,是他梦起飞的地方,也是他梦陨落的地方。

2016年4月27日,张超驾驶的舰载战斗机在进行陆基模拟着舰接地时,突发电传故障。危急关头,他果断处置,尽最大努力保住战机,推杆无效、被迫跳伞,坠地受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

他走后,人们每每看到歼-15飞机,总会想起那张阳光帅气的青春脸庞,总会想起他那近在咫尺却再也无法实现的上舰梦想。

心碎着的、思念着的、努力着的,都融入渤海湾的风里,化作来自远方又奔向远方的消息……

听,渤海湾有风吹过来——那是梦圆的胜利。

2016年8月中旬,张超牺牲后4个月,与他同批选调到舰载航空兵部队的飞行员,驾驶歼—15飞机成功在辽宁舰完成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考核,并通过航母飞行资质认证。

爬下舷梯,飞行员艾群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郑重地向人们展示。

“这是张超的。”艾群说。作为室友,他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帮张超圆了上舰的梦想。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再有3个飞行日,张超就能完成剩下的训练任务,跟艾群一样顺利上舰。

可张超走了,在离实现梦想仅一步之遥的地方,走了。

他的上舰梦,战友们替他圆了……

听,渤海湾有风吹过来——那是成长的足迹。

2016年11月30日,张超走后7个月,12名新入列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由老飞行员为他们佩戴头盔,面向军旗集体宣誓。

同样在那一天,中央军委追授张超“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荣誉称号大会举行。

无形之中,舰载航空兵部队的英雄与新秀完成了一次庄严的交接。

其实,张超是作为“插班生”加入舰载航空兵部队的。2015年3月14日,张超迎着初春的海风走进部队营区的时候,同班的飞行员已经进行了2年时间的学习训练。

张超,要在1年内赶上战友们2年的训练量。如果他能做到,说明新的训练方案是可行的,这将大大加快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进程。

除了加倍努力,张超没有捷径可走。

加入舰载战斗机部队6个月时,张超追平了训练进度;10个月时,他第一次驾驶歼-15飞机飞上蓝天。所有的课目考核成绩都是优等。

一个从零开始的新尝试,在张超的超常努力中变成现实。未来,更多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将沿着他走过的路,飞向深蓝、叱咤海天……

听,渤海湾有风吹过来——那是远航的捷报。

2016年12月,张超走后8个月,由辽宁舰和数艘驱护舰,及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和多型舰载直升机组成的航母编队,组织了长时间连续航行并交替转换海区训练。

期间,航母编队航行一路、训练一路、检验一路、研究一路,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进行实弹射击演练。

电视新闻播出后,飞行员徐英写在头盔上的英文字母:SHOOT THEM(击中他们),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许多人不知道,张超牺牲时,电脑里保存的那份歼-15飞机实际使用武器教学法,是徐英交代给他的任务。

那段日子,张超结合自己实际使用武器的经验,加班加点整理,不清楚、不确定的地方就打电话回老部队反复核实。

张超走后,大家利用他整理出的200多份视频资料、2万多字的心得体会,对那份教学法进行了补充完善。

这次演练以及今后所有类似演练中,每一个学习歼-15飞机武器使用的飞行员,都会记住张超的名字。

听,渤海湾有风吹过来——那是永恒的约定。

2017年2月,张超走后10个月,《感动中国》栏目组为他写下这样的颁奖辞:

“那四点四秒,祖国失去了优秀的儿子。你循着英雄的传奇而来,向着大海的方向去,降落,你对准航母的跑道,再次起飞,你是战友的航标。”

颁奖盛典上,张超的妻子张亚接受采访时说,她有时梦见张超蹲在地上哭,说“怎么可能,不可能,我还没有上舰……”

“如果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后悔他的选择,但这个遗憾,我觉得他是无法接受的。”张亚说。作为妻子,她太了解张超多么希望早日上舰。

张超到舰载航空兵部队一年多时间,一直不让张亚来。每次张亚提出要去,他总说:“等我上完舰。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只有真正驾机在航母上起降了,才算得上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张亚来了,她那亲爱的挚爱飞行的丈夫却已经走了。

告别时,她剪下一绺头发,装在张超胸前的衣袋里:“这辈子我们很短,下辈子我还嫁给你……”

这,是多么令人心碎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