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斌,生于1973年,早年学电视播音与主持,后入国企,作过临时工、合同工、正式工,中层干部,97年主动辞职下海,现为小型连锁店所有人。

比之同龄人,自谓经历颇为坎坷,工作和经商的过程中亦多与弱势群体接触,且众多亲属至今生活在农村,耳闻目睹,切身感受到弱势群体在生活变故中的脆弱。常常想起下海伊始的艰难,其实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2003年开始写一些文字,力图以一个平民的视角看待社会,不觉得自己可以为任何一个群体代言,只希望自己永远保持独立思考,不为利益所动写出自己真实的感受。与弱势群体接触多可能是我的长处,但也可能成为我的短处,自我感觉个人的文字常常偏激,虽然常常告诫自己换位思考依然难免。也许完全客观本来就是做不到的,与其故做深沉不如展示真实的自我。如果能提供给读者一个看问题的另类视角,于个人就很满足了。

不是每一朵花都能见到阳光,不是每一个涌上心头的文字都能落之于键盘。在已经过去的日子里,在即将要走过的岁月中,依然只能够要求自己:有希望公开说出来的话,一定要公开地说出来;自己不愿意说的话,坚决不说。谢谢所有刊发并保留下这些文字的编录者,谢谢所有愿意花时间读这些文字的朋友,谢谢大家。

许  斌 专栏
-赵本山救不了春晚 2008-11-18
-出租车管理问题的实质 2008-11-27
-关于燃油税改革的三个公平问题 2008-11-28
-曹丕知舜、禹之事矣 2008-12-03
-学周郎,周郎“雅量高致” 2008-12-08
-无法提出意见的征求意见稿 2008-12-08
-可以带走记者,但必须恪守程序正义 2008-12-09
-关键在于户口向高端、还是低端统一 2008-12-10
-社会保障的全国统筹问题 2008-12-13
-个税调整关系公平而不是是否刺激消费 2008-12-15
-官员官员化与官员妖魔化 2008-12-15
-央企高管们“过了靠薪酬生活的级别”了 2008-12-17
-还有谁基本买不起房 2008-12-18
-偶然性的“红包”与制度化的社会保障标准 2009-01-12
-保密,只是保应该保之密 2009-01-15
-“厅局级待遇”究竟是什么待遇 2009-01-16
-最令人不堪是制度性低俗 2009-01-19
-春运为什么不能大幅涨价 2009-02-06
-“感动中国”,还是愤怒中国 2009-02-07
-就业难,首先难在过度就业 2009-02-09
-关于消费券的几个问题 2009-02-10
-不涨价,国家防总带了一个好头 2009-02-12
-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性错误 2009-02-13
-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性错误 2009-02-25
-另一个角度看房市萎靡 2009-02-26
-落马官员米凤君的绰号问题 2009-03-02
-在巨富中死去未必就是一种耻辱 2009-03-05
-法治社会与“特务政治”水火不相容 2009-03-06
-盲目军训思维与绝对权力思维 2009-03-09
-不要无端煽动群体间的对抗情绪 2009-03-10
-从廉租房的厕所问题说起 2009-03-11
-清理腐败、糜费资产破解财政困局 2009-03-16
-“山寨”之现状分析 2009-03-17
-权力运行不透明的尴尬 2009-03-19
-资源性产品价格应如何与国际接轨 2009-03-19
-退休制度也是一种强制性的退出制度 2009-03-28
-可怕的自由量裁权 2009-04-07
-呵护公民社会的成长 2009-04-08
-用城市化与社会保障体系保证农业安全 2009-04-09
-造假造出来的线索 2009-04-12
-银行利润第一,却未必金融状况良好 2009-04-14
-最小的代价来自最大的公平 2009-04-15
-国企首先要做到不假装上缴红利 2009-04-17
-徘徊在公平与效率之间 2009-04-21
-不要盲目将税收当作惩罚性手段 2009-04-24
-一入城管终身误 2009-04-28
-道德底线、职业底线与法律的底线 2009-05-07
-罢免之后,该是开除留用了吧 2009-05-15
-文化不单纯是依靠钱能振兴的 2009-05-18
-看得见的利益,与“看不见”的损失 2009-05-22
-“行政权三分”不是一个好主意 2009-05-26
-存量式改革的样本 2009-05-28
-商业道德比黄金更重要 2009-06-01
-物业税改革,行进在希望与绝望之间 2009-06-02
-大部制改革,首先为行政体制改革 2009-06-03
-制度性文凭歧视不除,应试教育不改 2009-06-08
-冯唐易老,所贵惟贤 2009-06-10
-理国要道,在于公平正直 2009-06-12
-孔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 2009-06-16
-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性错误 2009-06-18
-提高个税起征点真正令普通劳动者受益 2009-06-19
-公车改革,鉴往可以昭来 2009-06-25
-全班上“一本”不足喜 2009-06-28
-不补课的前提 2009-07-06
-有请财政部专家上台PK 2009-07-13
-民生角度看“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水越黑” 2009-07-15
-中产是一种惬意的生活方式 2009-07-30
-公交车频频自燃亟待彻底调查 2009-08-10
-绕不开的依然是程序正义问题 2009-08-11
-法律是否该跟上时代的脚步 2009-08-14
-自来水价格决定于民生投入力度 2009-10-19
-教育理想始终未能照进现实 2009-10-21
-专用采访证重拾“暂住证思维” 2009-10-23
-信息公开何时从报账式走向监督式 2009-10-26
-人口结构合理才能解决养老问题 2009-10-28
-改变工资统计范围要慎之又慎 2009-10-28
-“同工同酬”要先彻底破除特权 2009-10-29
-汪涵当副主席,“愧”从何来 2009-11-05
-公众已成涨价下“被煮的青蛙” 2009-11-09
-中国也该有“罗伯特议事规则” 2009-11-13
-“村级纪检员”剥夺村民自治权利 2009-11-17
-换个角度看平均工资统计 2009-11-17
-公共信息易懂:非不能实不为 2009-11-23
-教育投入的规模与效率 2009-11-23
-全球引智与“裸官”不得任正职 2009-11-27
-迪拜启示录:惊醒城市经营的粗暴梦想 2009-11-30
-幼稚的“为农产品涨价叫好”论 2009-12-01
-点对点列车停运:假装阔气的代价 2009-12-21
-追究媒体责任在程序上违宪 2009-12-25
-谁的草,谁的苗 2009-12-28
-年青人犯的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 2010-01-13
-整治“黑车”的易与难 2010-01-14
-从书单看推荐者态度 2010-01-15
-谁的人性,谁的原谅 2010-01-19
-整治重点在于维护地方权益 2010-01-25
-司法独立不是逾越监督的特权 2010-01-26
-广东省工商联的“婆婆心” 2010-01-29
-“公共利益的边界”依旧未能厘清 2010-02-02
-单项税种调整的是与非 2010-02-05
-看那“灰色收入”的皇帝新衣 2010-02-08
-看见到现实的严峻未必是坏事 201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