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邓子庆

今天看了一篇关于上海世博会的文章,《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世博这本账》。文章称,我们投资4000亿,将办一个史上最贵世博会。我不知道4000亿这个数据准确与否,也暂不想去探究“最贵”之用意何在。单单是上海世博还没开幕,就放出“有可能亏本”的暗示,让人难以接受。

这好比一些人过生日,生日还没到就盘算着能接到多少礼物,能不能与支出持平,甚至有盈余。这多少让主人在生日聚会上的“大度”“开心”,变得有些虚伪。依然记得上海申博成功的那一刻,全国人民都很高兴,但笔者相信,举国欢腾的含义肯定不是“世博可以挣不少钱拉”。现在上海世博开幕在即,一些人就想着能不能捞回成本,那么,在申博之前咋不提出你的“好建议”呢?为何现在有些人才带着这种势利的语气,算这种酸溜溜的账?

对于上海世博会的盈亏问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也曾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持平,不赔不赚。”很明显,谁都想盈利,但盈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世上没有一本万利的东西,世博亏本也并不足为奇——据统计,据不完全统计,举办过世博会的城市,也有1/3陷入亏损。政府乃至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只能这样想:尽最大努力,至于结果是亏是平还是盈,确实不好说。

当然,或许笔者责骂算世博账者势利有些偏激,毕竟经济因素在任何盛会上都是关键的。但问题是,这些人还根本就没有算好这笔账,基本上是一听到“4000亿”就被惊住了。如果说一般市民质疑有点贵也罢,但连一些所谓的精算人员也在喊着“能收回成本吗”,就令人汗颜了。

众所周知,上海世博会尚未正式开幕,但已有十多项纪录入选中国世界纪录协会世界之最。例如世界最大单体面积太阳能屋面、世界面积最大的生态绿墙、世界上单体量最大的公厕,等等。不知道这些精算人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花以往同样的钱而创造新的世界纪录?再说,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很多东西都在升值,劳动力、原材料等,办上海世博会必然要多花点钱。

更重要的一笔账还在这里:新预算方案分为园区内和园区外两部分。如果都将4000亿全部拿出搞园内建设了,那当然是难以想象的。但事实上,除去180亿元是场馆建设投入,大部分的投入都放在了园区外,像地铁、道路、环境设施等方面的投入,甚至还包括浦东机场扩建、有轨交通等项目。不言而喻,机场扩建、修铁路、有轨交通等,这些方面素来就是高投入的。诚如俞正声所言,“其中投入最大的,是轨道交通。明年(2010年)4月份,我们轨道的交通将通车420公里,如果1公里算6个亿的话,就是将近3000亿了。”

试问,这些园区外的投入不是也统统得通过世博来收回呢?一些对上海世博的经济期待是不是过高了呢?再说,上海方面在民生、环境等方面也有大量投入,这些投入是惠民利民的工程,本就该少点谈“回报”,何况这些投入的产出与回收本来就不能用单一的经济指标去衡量的。所谓花钱买幸福也就是这个理。

事实上,世博会是世界经济、科技、文化的“奥林匹克”盛会。有些人,科技效益不看,文化效益也不看,只看经济,只算经济这本账。令人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