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希望靠学历改变命运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0-12-21  责任编辑: 习人

    





    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他们经常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他们遇到了一个竞争残酷的年代,他们的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在国内城市有过百万之众……

    去年,青年学者廉思的专著《蚁族》出版后,“蚁族”成为当年热词。今年,廉思的团队分赴北京、上海、广州等七城市,再度深入蚁族这个群体,南京也成为他们采集样本的七个城市之一。

    根据廉思团队的调查,“宁蚁”主要集中分布在南京的城中村和远离市区的棚户区。玄武大道、马群百水芊城、四方新村、城北月苑小区……都是著名的“蚁域”。近日,快报记者回访这些地区,体验“蚁族”的痛苦与彷徨,分享他们的希望与梦想。

    蚁族聚集

    城中村和城郊接合部

    南京的蚁族分布,跟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不太一样,他们一部分散居在城郊接合部,如江宁、栖霞、马群等地。另一部分则聚居在城区的求职公寓。

    夏先生经营着一处求职公寓,所以他对南京蚁族的分布情况比较了解。据介绍,南京有两个大学城,都处于相对偏远的位置,一个在城东的仙林,一个在城南的江宁,距离主城区比较远。一些应届和往届大学毕业生,即使没找到工作,也不会选择在大学城附近租住,而是在大学城和主城区之间找地方租住。

    “马群一带经济适用房小区多,不少大学生都分散租住在百水芊城以及四方新村一带的居民楼里。”夏先生称,在网上查看出租屋的信息,只要月租金是400元以下的,而且是合租,房源为个人房源的,那肯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租住的房子。在马群一带,目前还没有人经营类似求职公寓的场所,所以这些蚁族居住得比较分散。而在江宁大学城附近,因为出租屋少,蚁族们则主要分布在江宁东山一带的棚户区,居住也比较分散。

    在南京主城区,蚁族们居住的地方相对比较集中。“玄武大道花园路附近有一家求职公寓,在我们圈子内比较有名,因为那边租住的几乎全是大学生。”夏先生说,除此之外,中央门先锋大厦和小市街各有一处求职公寓,目前生意也很火爆。而在新街口洪武路中段,也有一处求职公寓,也是蚁族聚居地。

    800平米的房子

    被隔成30多间

    12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玄武大道花园路附近的一家求职公寓,这里是南京蚁族最有名的聚集地。该公寓是一栋两层的楼房,一楼是老年公寓,二楼将近八百平米的房子,被人整体租下,一番改造装修,变成了拥有30多个小房间的公寓。

    从二楼楼梯口进入公寓,经过一个看上去像宾馆前台的吧台,进入一个狭长而曲折的过道。从过道通行,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道小木门,木门上标有数字,那是房东方便管理而编的房号。在一排小房间的背后,是一个约30平米的大厅。大厅被隔得像写字楼的办公室一样,每个隔间都留有电路插孔和网线接口,看起来像个网吧。五名看上去20多岁的男子散坐在大厅小隔间里,他们正用笔记本在上网查找相关信息。

    据正在查找招聘信息的小王介绍,大厅内提供免费上网服务,不过电脑得自带。大厅内放着一台微波炉和几个热水瓶,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有附近小餐馆的电话和菜单,那是为了方便房客们叫外卖的。

    推开大厅旁一小房间的门,十多平米的房间内,三张呈“工”字形分布的高低床呈现在眼前,每个床位上都有被子。在房门的左侧,有六个小铁柜,每个铁柜都由一把小锁把守着。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正半躺在其中一个床位上,双手不停在笔记本电脑上敲击着键盘。因为房间很小,无法安放电脑桌,直接把一个简易电脑支架板架在了床上。

    房客们的床前无一例外地拉了一根绳子,绳子上的晾衣架挂满了不少衣服。这是因为房间太小,无法摆放衣柜。公寓内大部分东西都是共享的,洗漱间在楼层东侧,男女共用。卫生间和洗澡间,则在楼层西侧,也是男女混用,与普通的公厕相比,这里的厕所只是多了一道门。

    “我们经营这个场所,也主要是为那些刚工作的大学生提供一个暂时的租住地,收取他们能承受的费用。”公寓的管理员称,在他们公寓入住的,至少要求大专以上学历,而且对年龄还有一定限制,女生27岁以下,男生则30岁以下。价格根据房间入住人数不同,在300元到500元之间。

    “城北的求职公寓,主要是位于南京站和中央门长途汽车站附近,那一带交通方便,成为外地来南京的求职者首选。”夏先生介绍,这些求职公寓,房间都比较小,一个房间一般不超过10平米,里面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床。

    月入1800元

    可余800元

    来自宿迁农村的小刘,今年24岁,去年毕业于南京一所211工程大学法律专业。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最近刚找到了一份月薪1800元的工作。目前他住在玄武大道附近的求职公寓里,六个人挤在一间10平米大小的房间内,算是“宁蚁”的典型代表。

    “我们好几个同学毕业后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今年国庆后,他们都回宿迁或是安徽老家了,只有我一个人现在还坚守在南京,我相信通过努力,一定能在南京站稳脚跟。”小刘说,去年他曾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证券市场不景气,客户少,业绩太差,收入太少,他就辞职了。可自从去年11月份辞职后,他至今都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当时我和一个同学在四方新村那边租的房子,两个人一间,还算可以,辞职后只能搬出了原来的出租屋,到了这个求职公寓。”小刘说,因为担心落到无钱吃饭的地步,所以他暂时放弃了月工资2000元的要求,在珠江路一家IT公司做销售,月收入1800元左右。

    “跟我一起做销售的,他们收入都只有1500元左右,我每月比他们多挣两三百块。”小刘说,同事们都是南京人,家庭条件都不错,所以他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每月1800元的收入小刘是这样分配的:320元的房租和水电,150元左右的交通费,50元的电话费,400元的早餐和晚餐费,100元的零用开支,这样,每月下来能有800元左右的节余。“先干着,把自己的流动能力建立起来

    再说,一个是经济能力,要有一定存款,还有一个是工作能力。只有这样,才能改变目前的现状。”小刘说。

    “我也想一人一间房,也想偶尔去KTV放松一下,可我没这个条件,那就简单点生活,上班时间努力工作,下班后就回到租住屋,洗洗衣服,看看书。”小刘说。

    洒了几把眼泪

    房东答应不赶他们

    位于马群的百水芊城小区,是蚁族在城东的主要租住小区,因为房租便宜,而地铁二号线开通后,交通也算便利。每天晚上7点左右,从马群地铁站出口下来的年轻人,大部分进入了百水芊城,并分散到了附近的几个居民小区。

    “我们小区面积大,有数百栋居民楼,因为是经适房小区,房租便宜,所以很多毕业生都到我们小区居住。”家住百水芊城宁康苑的陈大爷称,以前到小区租住的年轻人并不是很多,从2008年开始,年轻人越来越多。

    在新街口上班的小顾租住在宁康苑一套三室一厅的房间内。“我们这套房子,整体租下来是1200元,目前一共住了8个人,其中5人是同学,另外3个是招来的合租室友。”小顾说,分摊下来,每月每人只需150块钱房租,加上水电气,人均也就200元。

    小顾和他的同学都是今年七月刚从一本科高校行政管理专业毕业的,小顾和其中1人刚找好工作,另外3人则正在努力找工作。小顾租的这套房子房东简单装修过,小顾和一人住北面一个10平米的小房间。房间内有一张上下铺的架子床、一个大衣柜,还有两张小电脑桌。南面两个房间较大,面积约15平米左右,每个房间住着三个人。

    因为房间面积狭小,除了衣柜和床外,只能容下很小的电脑桌,没地方摆放其它物品,小顾就把大厅分隔成了储物间。“本来房东不同意住这么多人,后来我一番恳求,哭了几回,房东心一软,就同意了。”小顾说。

    边打零工边考研

    希望学历改变命运

    2010年的这个冬天,对小朱来说异常寒冷,因为他今年年初考研失败后,目前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2009年夏天,小朱从徐州一所本科大学中文专业毕业后,来到南京,并很快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找了份总经理助理的工作。可正式上班没多久,他就发现,周围的年轻同事几乎都是研究生学历,他在工作中感觉不占优势,于是决定考研。

    起初小朱准备一边工作一边考研,可因公司经常需要加班,而且应酬太多,无法安心复习。去年10月,他干脆辞职,在南京大学附近租了房子,专心复习。今年年初,考研结果出来了,遗憾的是,小朱因英语没过线,未能考上。

    为了节省房租开支,今年四月份,他搬到了马群,与三个刚工作不久的大学生一起合租在一套面积为50多平米的房子里,每月房租从先前的650元,降到了200元。

    为了应付开销,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的他,只好打起了零工。“今天我接到一家单位的电话,是个企划专员的职位,让我下周一过去面试,底薪1800,加班费另算,我希望能成功。”小朱说,要是这次成功了,他也许可以通过自己的勤奋表现,早点摆脱蚁族的生活。

    房间不许分隔出租

    房租岂不要上涨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目前蚁族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蚁巢问题。“听说国家最近发布了一个规定,说房子必须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要是到时候真执行这个规定,估计我们的房租就要上涨了。”租住在新街口丰富路一出租屋的小陆称,目前他们住的房子,本来是三室一厅的,房东自己分隔成了7个小房间出租,每个房间住两人,每人每月租金300元。如果以后不允许分隔,房东肯定上涨房租,那他们的负担就要增加了。

    “听说我们这样租房,还叫群租,说是群租明年也不允许了,那我们就更麻烦了,我一个月只有1500元的收入,弄不好房租和交通费就要占去一半的开支。”小陆称,希望自己能通过努力工作,早点摆脱蚁族的称呼。

    “虽然我是农村来的,但是我相信,通过努力,我在三年内,一定能在这个城市扎根,五六年后,按揭买房子还是有可能的。”小陆说,不过,目前他确实处境比较糟糕,生活水平比上大学的时候差多了,而且压力大了很多。

    努力奋斗

    “穷不过三代”

    而对目前流行的富二代和官二代,住在火车站附近一求职公寓的王林和室友们对此的态度是,不羡慕也不嫉妒。“因为起点不一样,家庭背景不一样,没办法啊,谁叫人家的爸是李刚呢!”王林说,人家家庭背景好,少奋斗,少吃苦,很正常的,像他这种农村来到大城市的人,一切靠自己,只能勤奋努力,才能换来美好的明天。

    “我们老家有个说法,穷不过三代,我是第二代啦,所以我必须加倍努力,才能避免穷三代的悲剧。”王林说,而那些富二代和官二代,不需要自己奋斗就能过上好日子,他不羡慕,也不嫉妒,自己努力奋斗,白天多累一些,晚上睡觉更安稳。

    王林的这种观点,得到不少蚁族的认同,他们都认为,通过自己的努力,早晚会改变现状,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国家在搞廉租房和经适房建设,可这好像都没我们这种夹心层蚁族的份。”王林说,希望相关部门能考虑在大城市建专门的求职公寓或是廉租青年公寓,并进行规范的管理,这样可能蚁族会逐步减少,不然随着更多毕业生进入社会,蚁族会更多的。(记者 李绍富)

  新闻眼 |  2010.12.21
 
文章来源: 新华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黄金链 财富链

团购 | wedding dresses | Cosplay | 中国制造网 | cheap Wholesale | 免费发布信息网 | 爱房网 | Domain Name | 小说阅读网 | wholesale golf clubs | TV Wall Brackets | 英文SEO | diets answers | TV WALL BRACKET | HDMI CABLE | 左旋360减肥咖啡 | MONEY COUNTER | DIGITAL SCALES | 斗破苍穹 | TV WALL BRACKETS | 团购网 | video converter | TV BRACKET WALL MOUNT | 背背佳官方网站 | TV WALL MOUNT BRACKET | 整形美容医院 | WALL BRACKETS FOR LCD TV | TV WALL BRACKETS UK | TV BRACKETS FOR LCD | VESA WALL MOUNT | TV BRACKETS WALL MOUNT | HDMI CABLE | CHEAP HDMI CABLES | 不孕不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