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易解放:植树110万棵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2-28  责任编辑: 习人


1949出生于上海。1987年留学并移居日本。

2000年儿子杨睿哲车祸去世。

2002年12月12日在日本发起成立了绿色生命组织,在中国沙漠中植树造林。

2003年回国考察,把植树的地点选在了通辽市库伦旗塔敏查干沙漠。在塔敏查干沙漠种下了第一批1万棵树苗。

2008年相继获得了“中国百位优秀母亲”称号、“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称号和“中华宝钢环境优秀奖”,还被推选为“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

2009年至今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母亲绿色工程”专项基金启动,带动更多的人参与植树活动。

“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亮。”这是易解放和丈夫写在儿子碑前的一句话。11年前,为了完成儿子的遗愿,她从日本回到祖国的死亡沙漠植树造林。如今,她已经在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并承诺无偿捐给当地政府和农牧民。

车祸带走了她儿子的生命,绿树却让她成了大地的母亲。冥冥之中,她总觉得,儿子的生命在这片“绿色”中延续了。

为儿子完成遗愿

易解放是上海人,与共和国同岁,生于上海解放的第二天,所以家里给她取了这个名字。早年她东渡留学,进入日本一家知名旅游公司工作,丈夫杨安泰在东京开了一间私人中医诊所,收入可观。唯一的儿子杨睿哲22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日本六大名校之一的中央大学商学部。

2000年5月22日的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个其乐融融的家庭。当天,正在上班的易解放接到学校电话,儿子在上学途中出了车祸,当夫妻俩赶到医院时,儿子已经停止了心跳。

唯一的儿子猝然离世,易解放和丈夫都无法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易解放不敢回家,一回家就觉得听到睿哲在耳边叫着妈妈。在为睿哲整理遗物时,易解放猛然间想起睿哲出事前和她的一段对话。当天他们一家像往常一样在电视机前收看中国新闻,当新闻播出中国北方爆发沙尘暴时,杨睿哲突然对易解放说,“我大学毕业以后要回中国,去沙漠里种树,我要种一片森林。”

帮助儿子完成心愿让终日以泪洗面的易解放重新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她辞去了在日本高薪的工作,和丈夫一起变卖家产,回到了中国。她用儿子的保险赔偿金作为启动资金,成立了名为“绿色生命”的环境保护组织,她要代替儿子在中国种下一片森林。

扎根“死亡之海”

2003年,易解放来到内蒙古库伦旗,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沙漠。她难以相信,中国还有这么贫困的地方,天空昏黄,周围一片荒芜,罕有绿色的植物。

十几天的行程中,易解放和当地的向导两个人走完了8000多公里,东起通辽,西至鄂尔多斯。最后她站在了素有“死亡之海”之称的塔敏查干沙漠。塔敏查干,在蒙古语意里为“魔鬼”或“地狱”,自奈曼旗东部伸入到库伦旗,是内蒙古沙尘暴的源头。但原来这里水草丰美、牛羊成群,曾经是成吉思汗儿子的领地。由于过度耕种和放牧,如今,这里已变得黄沙满目。

当地居民告诉易解放,沙丘会“跑”,种得好好的庄稼被沙子淹没,到头来白辛苦一场。她觉得这就是她要找的地方,她代表“绿色生命”组织和当地政府签下协议,用10年时间在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20年后,将无偿捐给当地政府和农牧民。

签订协议那天,易解放签下了丈夫“杨安泰”、儿子“杨睿哲”和她自己的名字。

首次植树获得成功

2003年4月22日,易解放在塔敏查干沙土上挖下第一锹后,植树事业正式开始,她雇用当地的村民,用拖拉机在干黄土地上刨出一米深的“条沟”,人们在沟里每隔两米远栽下一棵杨树。300多名村民,连续干了3天,在漫无边际的黄沙中,种下了1万棵杨树。看着一排排整齐的树苗插在了荒无人烟的沙漠,易解放泪流满面,她对儿子说,“儿子,你看见没?妈妈在帮你完成你的心愿。”

可是等第二天回到种树的区域后,易解放一下子傻眼了。北方的大风将这些刚植入的幼苗卷跑,一些树苗连根拔起倒在地上,有的树苗不知去向,只留下一片光秃秃的黄沙。种树不易!易解放决定在林地附近的村民家住下从头再来。经过反复试验,易解放发现,这里的地质环境特殊,地表半米以上的沙很干燥,必须再借人力深挖五六锹,才是合适树苗生长的土壤。1万课杨树苗又再次种了下去,易解放像看护孩子一样看着这些树苗。有时夜半风起,猛然惊醒后,她会赤脚奔向林地,查看树苗有没有被风吹倒。

当地严重缺水,树种下去,井水却抽不上来,干渴的树苗日渐凋萎。就在大家绝望的时候,一年无雨的库伦旗终于下了一场透雨,第一批小树苗的成活率达70%以上。到了8月,种下时仅露出地面四五十厘米细如手指的枝条,已经蹿出地面1米多高。

为植树资金奔波困顿

2007年,库伦旗的百姓特地为杨睿哲建立一个纪念碑,碑的正面是易解放与丈夫给儿子写的一段话:“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亮。”前几年种植的小树苗已经成林,易解放觉得,儿子的生命,在这样的一片绿色里延续了。

儿子的赔偿金和半辈子的积蓄在逐渐变少,筹集植树的资金成了易解放面临的最大难题。她顶着一头花白头发去日本、去北京开始一轮轮艰难的经费筹措。

为了省钱,易解放坐船去日本,忍受头晕目眩的两天两夜。在北京,她就住在北京40元一晚的地下室中。身上穿的是几十块钱的衣服,一趟趟换乘公交车奔走在企业之间,谈合作,要支持。

有一次,易解放坐出租车时和司机聊起了她的植树行动,下车时,司机掏出10元钱说:“我捐两棵树”。易解放顿时感到,整个沙漠填满绿色,充满希望。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来自各地的志愿者来到了易解放的身边。北方的烈日暴晒下,年轻的志愿者将自己全副武装,遮阳帽、太阳镜、防晒霜、大口罩,但年近六旬的易解放只围了一条头巾,坐在马车前头带路。

发起“一百万”行动

去年,易解放已经完成了1万亩110万棵树的承诺,但是她依然想继续往下做下去。在植树的过程中,她越来越体会到我国的环境实在太不容乐观,她希望能带动全国的母亲,像她一样去种树,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绿色。

一年中易解放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日子通宵工作,她带着志愿者们,一次次到沙漠中找适合种树的地点,寻找适应当地水土的树种。一些外国专家跟着易解放去考察,看着沙漠里逐渐成形的绿洲,惊讶地连说:“在沙漠里怎么能把树种得这么好,这是一个奇迹!”

她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合作,发起“一百万个母亲,一百万棵树”活动,号召每位母亲捐出5元钱,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植树活动中。

“有研究显示,一棵长了50年的大树,卖价虽只有50至125美元,但它释放的氧气,防止空气污染、水土流失,增加土地肥力产生、促进生物多样性以及创造动力蛋白的总价值,可达19.625万美元。”这是易解放最常说的一段话:“植树才能积极地改善环境,亿万个人亿万棵树,地球就会变得更美好。”

文/本报记者候雪竹图/本报记者潘之望

 

  新闻眼 |  2011.02.28
 
文章来源: 京华时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