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白领以小额贷款支持农户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7-15  发表评论>>

贷帮创始人尹飞和尤努斯的合影。(图片受访者提供)

贷帮工作人员在农村。(图片受访者提供)

在通胀高企的今天,如果你手头有1000元闲钱,想保值投资,股市已低迷多年,银行理财的起步价要5万元;想做慈善,一方面不放心交给一些慈善组织,另一方面对普通人来说1000元也是保证生活的必要资本,有没有必要一下子都捐了慈善?

白领于薇是从1000元开始自己的爱心慈善之路,通过以小额贷款的方式支持农户们种树、买货车、开杂货店等,她一方面实现了可观的贷款回报,另一方面看着农户们通过“类慈善”的贷款,生活有了改善。

“慈财”双收,也许是很多都市白领的理想,而理想背后是一群在路上的实践者,他们把自己的梦想归结为“农村金融脱贫道路的中国实践者”。

尹飞把贷帮定位为“农村金融脱贫道路的中国实践者”。这个实践者的导师就是被称为“穷人的银行家、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尤努斯 。尤努斯的扶贫经验证明:大部分穷人缺少的不是救济,而是获得同等贷款资格的机会。传统金融机构很少服务农民;农信社贷款门槛太高,农民很难申请到。

日前,著名经济学家汤敏在清华演讲时,专门推荐了贷帮网:既做公益,又受益,搭建了农村和城市的金融平台。人人可以通过它借钱做小额信贷,年利率12%左右。

城市白领的爱心投资

在深圳平安银行工作的于薇是贷帮网的资深会员。贷帮是一个专门向中低收入农户提供3万元以下贷款的乡村信贷组织,也是广东唯一公益性质的小额信贷组织,也许还是中国唯一一个由金融专业人士成立的提供小额贷款的NGO组织。

“刚拿到收益时让我吃了一惊!”于薇告诉记者。她回忆着在2009年上半年第一次在贷帮平台上投入1000元的情况,“大约有16%的年收益”,而当时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仅为2.25%,更有成就感的是,于薇觉得自己是在用“造血”方式进行慈善。“这不是一次性扶贫能实现的,而这些农民大多数也是扶贫资金无法覆盖的。”

在于薇的带动下,她的亲朋好友成了贷帮会员,“家里人的钱集合起来都交给我去贷款,总共投入了约5万元,快到一年的时候分红,记得很清楚有8383元的利息。”“我又把一些利息拿出来进行了一些慈善捐助。”于薇说。

小额信贷帮养猪户渡难关

如果说于薇这样的城市白领是贷帮的一端,那么另一端则是中国内地靠勤劳和梦想创业的农民,他们需要资金支持来养殖、跑运输或是开杂货店,也许几千元就可以开始改变他们的生活。

江西省萍乡市老关镇的钟柏萍就是被改变生活的一员。他这一次向贷帮借了一万元,用途是买仔猪和饲料。这几天,全国猪肉价格突破2008年高价的消息传来,让老钟的心里热乎乎的,刚拿到的贷款成了及时雨。

老钟第一次找贷帮借钱是在2009年的8月,在当地贷帮已经“耕耘”了一段时间。但老钟想着借几千元没用,一直没放在心里。但2009年,养了十多年猪的老钟本想大干一场,扩建了养猪场却碰到了百年不遇的冰灾,猪肉价格低到亏了本钱,买饲料的钱都拿不出来。走投无路中的他想到了贷帮,借了3000元救急,一个月付45元利息。在许多人眼中不算大数目的3000元,让老钟的养猪场重新走上了正轨。

3000元、5000元、7000元、10000元,老钟到目前为止已经向贷帮借款4次,每次准时还贷付息的信用使他成了AAA级客户,与此同时,老钟的养猪场里的猪也从30来头到高峰期有100多头,“估计今年养猪可以超过3万元。”看着今年猪肉行情一路走高,老钟的干劲足得很。

银行行秘辞职做贷帮

贷帮的发起人尹飞,在2007年还是深圳平安银行副行长的秘书,穿行于高楼大厦间,过着城市白领的优越生活。然而当他读到诺贝尔奖得主、小额贷款之父尤努斯在孟加拉30年金融扶贫事迹时,这个来自农村的白领决定辞职,并开始自己的小额贷款调研之路。

“我一个人去到大别山区,半年时间放出去十几笔贷款,半年又都收回来了。”尹飞说,大别山区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大部分年轻人出去打工,留守儿童与老人守着家里,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农民在外漂泊多年后回到家里,想通过创业致富。

据报道,中国目前真正针对农户的、贷款金额3万元以下的小额信贷组织只有100多家,他们大多数有着政府背景或接受国际援助。其中,山西永济富平小额贷款公司规模最大,目前贷款余额4000多万元(近3000笔)。为了与近年来国家批准的数千家商业性小额贷款公司相区别,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把上述组织称为“公益性制度主义小额信贷”。

“半年的实践下来,我不断思考着怎样建立一种好的模式。”尹飞说,而这种模式就是“P2P”。

农民借贷需风险评估

所谓“P2P”,尹飞的解释就是贷帮网收集农民的借款需求,经专业分析和评级后,推荐给以兼具爱心和投资需求的都市白领为主体的贷方,以“多对一”的个人对个人的方式完成借款筹集。

在贷帮网上,记者清晰地看到“P2P”的运作。贷帮会员在网上可以看到湖北、湖南等地多个需要借贷的农户案例。比如来自湖南沅江的刘卫球要借7500元,用于购买猪苗,期限是12个月,月利率为1.2%。

而贷帮驻当地的信贷员已详细了解并进行了专业金融风险评估:刘卫球初中毕业后曾在广东务工,后回乡从事养殖业。家中有两层三间300平方米的住房一套,现价8万元。摩托车、冰箱各一台折价4000元。近年来主要收入:妻子在外打收入每月3000元,刘卫球养鸡年收入约30000元。近年来主要支出:生活及人情开支每月约1000元。

项目收入估计也是重要一环,对刘卫球的评估如下:借款人已养猪3年,经验丰富。现有母猪5头,计划购进猪苗10头,现市场价约600元每头,计划5个月后卖出;按现市场价卖出后每头能赚700元。总体评价:借款人诚实守信,无不良嗜好;本次是在贷帮网第二次借款,还款记录良好。同意向会员推荐此笔借款。

而会员通过个人账户就可以借款,最低借款额度是30元。从网站的即时信息看到,刘卫球要求的7500元借款中已有17位会员筹集了5970元爱心投资,有会员借出190元。目前,还需1530元就可以完成这一笔借款。一旦完成全额贷款撮合,会员的贷款将被发放给刘卫球。如全额贷款不能完成,暂扣款项将退回会员的保证金账户。

贷款千万严格的坏账不多

据尹飞介绍,贷帮已完成了2000多笔、共一千多万元的农村小额贷款。为确保切实使用,贷帮会对每一笔的借款用途进行实地验证。贷帮的信贷员们活跃在湖南郴州、衡阳、益阳、常德,江西萍乡、宜春,湖北黄冈大别山地区,目前还在调研的地方还有广东粤东山区、湖北宜昌、四川地震灾区、安徽淮北。

尹飞告诉记者目前中国一个典型乡村的现状:有约10%的家庭努力地在本地创业。这部分留在家乡的农户可称作“自强农户”,是贷帮小额信贷主要帮助对象。希望这部分人越来越多,这样许多社会问题会因而解决。

有调查显示,对于“自强农户”,每1000元的投入,可以得到1500元左右的产出。“传统金融机构对农村支持太少,导致农村金融失血,这是农村贫困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能得到几千元的贷款,大部分农户可以逐步脱贫和发展。”为了进一步扶持农户,贷帮还把贷款从种植和养殖业、经营周转、购买小型农机具、家电,扩展到了教育、医疗、建房。

提起贷款还款率,尹飞很自豪,“我们做了几年,严格上的坏账不多,农户很讲信用。有一些实在周转不来会有拖欠,大约在一至两成。我们有专业的金融背景,有一套专业的防范风险体系。” 梦想的人才与经费之忧

对尹飞来说,贷帮网只是开始。他的梦想是像尤努斯一样能够惠及全国农民,但他首先面临着起步时的人才和经费问题。

即使是尤努斯从1978年开始创办乡村银行,直到1995年才实现盈亏平衡,这近二十年的时间段内他一直由来自国际的慈善资金扶助。人才问题也让尹飞头痛。要下农村去寻找借款者,又要具有专业的金融知识,贷帮能够吸引多少年轻人持久地进行,尹飞并没有信心。“前几天,又收到了两封辞职信,我很痛心,这些人都是我培训出来的,但除了理想我又能拿什么来留住他们?”

这几天,尹飞的心情不错,他在全国高校里转了一圈,宣传“农村金融脱贫道路”,招收了一批优秀的大学生加入贷帮,培训又开始了。

链接:

“贷款+慈善”的尤努斯模式

从1976年到现在,尤努斯的格莱珉银行帮助了孟加拉国800多万的贫穷人口,其中还有10多万是处于赤贫状态的乞丐。

尤努斯说,“我不赞成纯粹的慈善,对穷人应该鼓励他们的积极性,肯定他们的能力,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穷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人人都可以做企业家。”他认为造血比输血更重要。尤努斯小额信贷的模式正是一种处于慈善和商业中间地带的模式。

目前,小额贷款分为福利主义、公益性制度主义和商业性制度主义三种模式。白给穷人钱,不需利息甚至不需还钱的补贴模式属于福利主义范畴。这种模式在大灾大难时,在穷人没有能力维持生计的时候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公益性制度主义和商业性制度主义,共性是遵循商业化的规律,差异在于利率和商业目的。尤努斯模式在帮助穷人的同时,还获得了自身的大发展,这就是社会发展项目和金融活动项目的混合体,既非纯粹的社会发展,也非纯粹的经济行为,必须兼顾两者的特色,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额信贷。社会绩效和财务绩效的双底线标准,正得到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的认可。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 习人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