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还原拐卖儿童黑色供应链:重男轻女思想孳生需求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8-03  发表评论>>

案发地点:广东揭阳、汕尾

案发缘由:一名人贩子携带一名刚刚被拐的越南婴儿,乘坐一辆长途大巴从广西直奔广东揭阳而来

连日来,中越人贩跨境拐卖数十名儿童的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轰动一时。《法制日报》记者近日随广东省公安厅有关人士前往揭阳、汕尾,试图还原这起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的黑色供应链。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这是目前国内打击最为有力的跨国贩卖儿童案件。7月15日14时,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广西、广东两地公安机关联手,切断了这一从越南到中国境内拐卖婴儿的通道,摧毁了该组织在中国境内的犯罪网络。目前,成功解救婴儿8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

境外贩卖团伙头目以女性为主

7月13日,公安部门接到线索,一名人贩子正携带一名刚刚被拐的越南婴儿,乘坐一辆长途大巴从广西直奔广东揭阳而来。7月14日凌晨3点左右,人贩子乘坐的大巴车将到达揭阳长途汽车站,届时将有拐卖团伙的同伙到车站与其接头。但据广西警方情报,越南境内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越南籍妇女“阿水”此次并未入境,而抓获“阿水”对整个案件的全面突破至关重要。

据最新情报显示,“阿水”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很有可能携带新拐带的越南儿童进入中国境内贩卖。

警方口中的“阿水”是26岁的越南女子,是本次跨国拐卖儿童案件的主犯之一。而这个团伙的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以女性为主。

说到这个团伙中的越南主犯,就不得不说说黄曼丽。她绰号“阿张”,24岁,越南海洋省人,是公安部“6·8”国际拐卖儿童大案的一号主犯。阿张7岁那年就随越南母亲改嫁到揭阳,在中国境内生活了17年,会说一口地道的普通话。她和黄清恒(绰号“阿兰”,29岁,越南金瓯省人)一起,从今年6月2日至今,共贩卖了21名越南婴儿至广东揭阳、汕尾地区出售,同时,还组织多批越南人偷渡进入中国境内。

在这起国际拐卖儿童案件中,参与犯罪的越南人大部分都是长期居住在中国境内的越南人,他们采用偷渡的方式进入中国境内,部分人在中国境内打起了临工,有些人则是无业游民。

阿张、阿兰不但在揭阳行动,还在外地发展下线,“阿红”、“阿广”就是她们在汕尾发展的下线。如果说阿张、阿兰贩卖儿童的行为还属于偷偷摸摸,阿红和阿广则更明目张胆,她们将小孩放在中介处寄养,四处寻找买家,有时一个孩子不止一个买家,阿红和阿广会通过价格高低来确定将孩子卖给谁。

警方确认,该团伙由阿张和阿兰组织指挥,阿张和阿兰一般通过手机或亲自到场,联系越南国内人员拐卖婴儿,并安排越南人“小妹”、阮黄玲和“越南婆”等越南妇女运送被贩婴儿从越南东兴出发,绕过横江公安边防检查站,从广西防城港市进入广东,乘坐开往广东揭阳的客车到达广东汕尾内湖镇和揭阳西站后再贩卖。

记者了解到,由于中国和越南边境绵长,没有天然屏障,部分地区只是以林间小道、小河等进行区隔,加上两地边贸发达,边民交流频繁,越南人入境并不困难,这给犯罪分子不少可乘之机。

国内兼职与专职中介参与拐卖

越南人贩子携带孩子入境后,转手卖给下家——中国二手中介。记者了解到,几乎每个婴儿在国内都要被倒手很多次。目前整个案件抓获团伙成员39人,越南籍8名,其他31名为负责接应或转卖的中介。

揭阳警方表示,此案的一号和二号主犯阿张、阿兰的下家是一名前妇产科医生林某。这名38岁前妇产科女医生是揭阳人,后来在村里开了药店,并帮人坐诊。阿张就是在看病抓药的过程中结识了这名林姓中介。

据林姓中介交代,阿张找她帮忙时,只是和她说,有一个同乡和男朋友不小心有了孩子,要生产了,但该同乡未婚,怕生出来影响不好,希望有人能收养。林姓中介就以此为借口帮阿张寻找买家,当找到买家后,就交给阿张和买家接洽。截至案发时,阿张和阿兰成功在揭东找到了一名买家,而另一名女婴则还在试验区中介手中。

有兼职中介,也有专职中介。在汕尾,庄某就属于职业二手中介,她是阿红和阿广的下家。她从今年6月以来,接收了至少4名越南婴儿,委托弟媳照顾,由于照顾不专业,警方解救后发现,4名孩子都有肺炎、黄疸、口腔炎。

三地同时抓捕端掉贩婴供应链

7月14日,指挥部密切关注着广西警方监控的越南籍主犯“阿水”的动向。但“阿水”的动作显得特别慢,原以为她会在当日下午携带被拐儿童入境,但她却迟迟没有动静。傍晚时分,广西警方传来消息,“阿水”将与另一名越南籍人员一道,在7月15日中午携带两名新拐的儿童入境。指挥部决定,案件总攻的时间就放在7月15日“阿水”入境之后。

7月15日中午1点,广西一线警方情报,“阿水”及另一名越南籍人员携带两名儿童,已来到广西东兴边境,正准备偷渡入境。此时,汕尾一线民警报告,汕尾的一号抓捕目标庄某今天带了个刚拐回来的小孩,乘一辆出租车离开汕尾,前往汕头,看来是要到汕头与买家进行交易。

下午2点15分,广西防城港东兴市。乘小船从北仑河偷渡入中国境内的越南籍人员“阿水”等二人,携带两名越南籍儿童,已乘坐接应他们的中国籍团伙成员开的摩托车,绕过广西的边防卡哨,来到东兴城内的某宾馆。宾馆门口,两名从广东揭阳过来的团伙成员,正等着“阿水”他们进行被拐儿童的交接。十余名早已埋伏在周围的便衣民警如神兵天降,瞬间将“阿水”等6人擒获。

下午2点30分,揭阳市老城区和东街。4辆呼啸的警车驶入了一个出租屋院落巷口,记者随抓捕民警下车时,远远看见和东街二座8号一楼门口一名女子神色惊慌地探头望了一眼后,急匆匆把门锁上。

抓捕的民警迅速将出租屋包围,特警队员用破拆工具“嘭嘭”两声将铁门砸开,当民警冲入房间时,客厅里坐着4名惊慌失措的年轻女子,两名中年女子则在里屋地铺上睡觉。

民警迅速将6名女子控制住并戴上手铐,并对出租屋进行仔细搜查。抓捕民警拿出手中照片,对现场的6名女子进行比对发现,本案的揭阳一、二号嫌疑人“阿张”、“阿兰”就在其中。民警清点了她们的随身物品,“阿张”、“阿兰”每人均有多部手机。就在民警清点时,两人的几部手机还一直响个不停。

下午4点,汕尾行动民警传回捷报:汕尾主犯庄某在带婴儿到汕头与买家在一医院进行体检并交易时,被跟踪多时的民警抓获。目前汕尾已解救出4名被拐卖的儿童,全部是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婴儿。揭阳警方解救组也传来捷报,在揭阳市揭东县中夏村解救出两名被拐儿童。

重男轻女思想孳生贩婴需求

儿子重于女儿,这是整个潮汕地区普遍存在的观念。据知情人士介绍,在潮汕地区,如果谁家生了男孩,肯定会大摆酒席庆祝,听说这一消息的人都会上门道喜。而女性的地位普遍比较低,婚后一般都在家里做些家务活,挣钱养家都要靠男人。

据了解,在一些村子,有的人家连续生了5个女孩,但依然不罢休,直到生出男孩。一份公开的资料说,2007年4月24日,广东省计生委主任张枫在专题报告会上公布,粤东和潮汕地区生育最多,在人口密度方面,全国平均值是130人/平方公里,而粤东、潮汕地区为2000人/平方公里。

如此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导致当地出现地下贩卖儿童的需求。可是自2009年以来,公安部开展第五次全国打拐行动,直接压缩了国内拐卖儿童空间,一些不法分子在越南等外籍人士的诱惑下,将目光伸展到了境外。据了解,本案中男婴通常以4万左右的价格被贩卖。不过所有买方家庭都不知道所买的婴儿来自越南。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表示,这不是国内第一宗国际贩卖儿童案件,但这是第一宗将整个供应链直接完整端掉的打拐案件。 本报记者邓新建 本报通讯员 银汉阳 李喆

文章来源: 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 习人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