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字号:
黑龙江森工大面积造假骗保调查:办假证一时成风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0-01-25  责任编辑: 钮东昊

迎春林业局的杜朝金在展示自己花700元买的假知青证。记者 王超摄

迎春林业局公布的五批混岗知青中大部分是“水货”,67岁的郑连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位于黑龙江省鸡西市的迎春林业局,是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下属40个林业局之一。郑连玉是迎春林业局老家属工,曾在家属队任会计和队长。据她介绍,名单中一些人造假的手段让人啼笑皆非。

13岁参加工作,尚未建校就已毕业

根据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2006年10月27日印发的《森工原国有混岗知青参加基本养老保险暂行规定》,参保范围和对象是1966年至1978年间初高中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未被企业招为全民或集体所有制的职工,在森工国有企业混岗工作时间10年以上,至本规定下发之日仍持有森工企业所在地区林区城镇居民户口,未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员,可按本规定参加森工系统基本养老保险。

在中国青年报记者得到的一份迎春林业局第三批混岗知青人员公示名单中,韩淑芳出生于1964年11月,而参加工作的时间是1977年10月,学历是八面通林业局柳毛河林场学校初中毕业,也就是说,她未满13岁就初中毕业参加工作了。

张福梅1963年6月出生,也是1977年10月参加工作,学历同样是八面通林业局柳毛河林场学校初中毕业,她是14岁初中毕业参加工作的。

而在其他几批名单中,14、15岁初中毕业参加工作的人大有人在。第四批中的陈秀云,身份证号显示她出生于1964年1月,1978年8月初中毕业参加工作,也是14岁。

陈丽荣1956年8月出生,1972年1月参加工作,参加工作的年龄是15岁。

李德云1955年5月出生,1970年12月参加工作,参加工作的年龄是15岁。

张春芝1963年4月出生,1978年10月参加工作,参加工作的年龄是15岁。

名单显示,在初中毕业于八面通林业局柳毛河林场职工子弟学校的人中,朱继凤、王昌梅的毕业时间是1966年7月,荣玉芬、邢桂花、韩相英、王春玲是1966年10月,尤明芹是1968年10月毕业,张洪君毕业于1966年12月,尹桂芳毕业于1969年10月。

1971年起在八面通林业局柳毛河林场职工子弟学校当校长,今年74岁的赵景义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该校1965年建校,初建时只有小学,一直到1969年才建立初中,第一批初中毕业生1972年才毕业。

多个林业局存在骗保现象

中国青年报记者得到的一份黑龙江森工系统下属的东方红林业局混岗知青安置名单显示,王慧颖1967年出生,1986年1月参加工作;丛金才1964年出生,1985年9月参加工作。沈秀英和肖连波均为1969年生人,参加工作的时间分别是1987年6月和1989年5月,而这4人的身份也是“混岗知青”。

而孙娅珍、张守荣、关丽华、王青、蒋怀恩、孙郁、张淑芹、秦友化、屈玉芬等9人上山下乡的时间是1978年7月~11月,孙娅珍的上山下乡时间竟然是1981年12月。

在鹤立林业局工资科,记者见到了该局部分混岗知青的档案,其中大部分人的档案里没有学历证书,只有证人证言。

档案显示,“混岗知青”付春霞、李玉芹、谢桂芝、杨玉华都是1966年毕业于鹤立林业局第一中学的。

而据《鹤立林业局志》所载,1965年以前,鹤立林区未办中等教育;1968年夏,鹤岗林业局职工子弟学校第一批初中生94人毕业。6月9日,该局请示伊春特区,请求成立鹤岗林业局子弟中学(即鹤立林业局第一中学)。9月14日,中学正式成立。

鹤北林业局向阳林场的程秀珍和刘本如告诉记者,同林场的张成、高淑珍夫妇已经过世,但是户口一直没有被注销,现在,他们的堂弟夫妇张双、吴井春领着两人的混岗职工养老保险。不过该说法并没有得到鹤北林业局的证实。

记者接到的举报材料中,有亚布力、绥棱、东京城、方正、苇河、林口、桦南等多个林业局混岗知青涉嫌骗保,几乎涵盖黑龙江森工系统所有林业局。

据一份各林业局统计的数字,黑龙江森工系统已确认的混岗知青人数约为3.8万多人。

鹤北林业局农副业处原处长孙万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鹤北林业局1972年才建局,他就是第一批建设者,而鹤北林业局办理的混岗知青也有500多人,哪里有这么多的知青?

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信访接待室毕长虹处长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黑龙江森工系统真正的知青为数不多,当年的知青要么都已经回城,留下的也都成了领导干部。

有骗保者“林业局的活儿一天都没干”

混岗知青名单中为什么有这么多没到年龄就参加工作的人,还有未建学校就已毕业的初中生?

迎春林业局皖峰林场原党支部书记席云龙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如果按照总局的混岗知青规定,这几批名单中的“混岗知青”95%都是假的。所谓知青,是“文革”时期“上山下乡”的城市青年,他们到林场来时都是干部,有正式的工作,而大部分知青,也都在“文革”后期返城了。

迎春林业局1963年建局,1966年从皖峰镇招来一批青年,1967年从宝清县和亚布力、鸡西招来了一批青年,1971年从八面通林业局和海林林业局招来一批青年,1977年建立火柴厂又解决了一批青年的就业问题,1985年又连续招收了一批合同制工人,根本不存在知青没有工作的现象。

席云龙称,如今的混岗知青名单中,大部分人虚报了工龄和学历,而这里面还存在着一些根本没有在林业系统参加劳动的浑水摸鱼者,有些人甚至“林业局的活儿一天都没干”。

郑连玉给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的一份检举名单显示,不合条件的混岗知青达177人。很多人的真实身份是当地农民、外来包地的、做生意的。而真实学历则大多是小学,还有文盲。迎春林业局公布混岗知青的总数也不过200人。

迎春林业局副局长吴悠民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批名单的确是迎春林业局的公示名单,十三四岁上班的确有点离谱、“不现实”,“不符合正常逻辑”,应该到劳资部门去核查,看有没有笔误,因为“傻子都能看出来有问题”。

吴悠民表示,劳资部门的人不在,没有办法核查。至于毕业学校,有些人有毕业证,而有些人年代久远,找不到毕业证,则让当地的学校开出证明。

办理假知青证和毕业证的人在迎春林业局门口公开叫卖

办上了混岗知青,只需要补交几千元的款项,60岁补缴700元,每小一岁多补缴600元,之后,每人每月就有800多元的养老金。

名单中有问题的混岗知青,要么没有学历,要么超龄,要么户口不合规定。为了能办上知青证,他们不惜花钱办假学历,去公安局改户口本上的年龄。

迎春林业局的杜朝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出生于1945年,不是知青,也没有上过学。为了办理混岗知青,她花了700元从原知青办主任赵欣手里买到了一张假的知青证。

她说,办理混岗知青的人几乎都是买的假知青证,因为该局已经没有真正的知青。开始办理的时候一张知青证卖二三百元,后来水涨船高,变成六七百元一张,最后涨到上千元一张。

席云龙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完全按照文件来,没有几个人符合混岗知青标准,于是造假之风大兴。

席云龙说,办假证变成了一条龙,办理假知青证和毕业证的人在迎春林业局门口公开叫卖,刻假公章也有了市场。

办假知青证的人为了让假证呈现上世纪60年代的模样,还专门做旧,用当时的纸,符合那个年代的特征。还有林业局公证处为这些“混岗知青”做公证。

毕长虹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人为了纳入混岗知青,“小改大”、“大改小”,办假学历,再加上有些农民和其他单位的人为了纳入混岗知青而大量造假,这都涉嫌骗取天保工程社保款项。 (记者 王超)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黄金链

够好网特价机票宾馆 | 机票 | China Manufacturers | 阴阳冕 | buy wow gold | 导购网 | Cosplay | china wholesale | 厦门酒店预订 | 福州酒店预订 | 北京宾馆 | 南宁宾馆 | 重庆宾馆预订 | 丽江酒店 | 扬州宾馆预订 | 广州酒店 | 三亚宾馆预订 | 福州宾馆预订 | 外贸 | 上海房地产 | B2B manufacturers | 北京酒店预订 | 贵阳订房 | 长沙宾馆预订 | 威海宾馆预订 | 珠海宾馆预订 | 扬州酒店 | 焦作宾馆 | 上海宾馆查询 | 乐山宾馆预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