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76岁菜农张全会被城管执法人员掀翻菜摊和连扇耳光一事,引起了公众关注。尽管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但由此引发的对城管执法方式等问题的探讨,却依然热度不减。

近年来,就改进城管工作,各地进行了不少尝试。无论是“美女城管”的上岗,还是禁止野蛮执法的严格规定,城管柔性执法成为较为普遍的探索。

这样的做法能否起效?执行中还有哪些值得改进?本报记者对福建、河南、贵州等地情况进行了探访。

红头文件,叫停野蛮执法

“听说以后城管不能随便拆摊子扔东西了?”11月15日下午,福建省福州市,正准备出发去摆摊的老杨,边往小三轮车上搬货物,边与同伴议论。中午,老杨刚看到了福建省出台柔性监管小型摊点政策的新闻。

11月13日,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等部门出台意见,要求规范发展城市菜农早市和便民服务点,其中“坚决禁止乱收费、多收费”、“禁止超越法律规定权限,采取没收、毁坏流动摊贩财物等野蛮执法行为”等措施引发热议。对城管执法,此次也专门提出了“注重把握执法尺度”的严格要求,要求“采用柔性执法”。

同日,河南省郑州市。针对近期多起城管执法不当、造成恶劣影响的事件,郑州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出台十大意见,规范城管执法。主要措施包括:出现粗暴执法事件后,将立即对行政执法人员资格进行进一步检查;对越权、违规执法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和纠正;进一步建立和完善文明执法领导责任制,对出现不文明执法的事件,要追究单位主要领导和主管领导的责任。

对此,郑州市民崔颢表示了欢迎:“以往城管野蛮执法现象屡禁不止,不但使城管队员陷入危险的暴力冲突之中,而且损害了政府形象,削弱了政府工作效率。这次的措施,或许能够改变这一局面。”

文明执法,更重依法行政

对于“柔性执法”,福建各地此前已有探索。

2008年底,漳州市漳浦县组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时,特别成立了女子执法中队。“希望发挥女性亲和力强、善于沟通、耐心细致的特点,实现柔性监管。”执法局局长涂平辉表示。

他举例说,遇到店铺占道经营,女子执法队员的做法是,耐心劝导之后,帮忙将摆在店外的货物抬入店内,还拿起扫帚帮忙将店门口清扫干净,“让违规的店主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

“不仅是女子执法队,所有城管人员执法时都要先劝导、教育,只有屡劝不听的才依法采取暂扣货物的强制手段。”涂平辉说,近两年来,漳浦城区内采取强制手段的仅30多起。“我们内部的标准是至少劝导5次,但绝大多数情况用不着5次。”

劝导教育为主、禁止野蛮执法,如今成为福建全省城管的统一要求。如有违反,福建省规定:对粗暴执法、滥用职权、越权执法、纪律松懈、作风散漫、多次教育不改的执法人员,要坚决从执法岗位上淘汰下来,进行待岗学习、转岗或清退处理。

“监管与被监管本是一对矛盾”,福建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社会处副处长龚高健说,如果能真正实现人性化执法、和谐执法,无疑将化解矛盾,对促进社会和谐起到积极作用。

此外,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闻刚认为,应该推进行政执法专业化,其特点是执法主体、执法权限法定化,每一个执法行为,都必须有法律依据,无论是程序还是实体都要依法办事,这有助于依法行政理念的建立和推广。


服务为本,方能标本兼治

寓服务于管理,也成为目前城管工作中逐渐被接纳的理念。

郑州此次出台的十条措施,就明确提出,认真做好困难群众就业帮扶工作,拓宽合法就业渠道,加大提供公益性服务岗位工作力度,努力为困难群众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此外,郑州还就如何改进城市管理执法、加强执法人员管理等工作,通过网络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更好地接受社会监督。

贵州省贵阳市小摊小贩的管理,最近有所改进,也得益于将“以堵为主”的管理方式转变为“疏堵结合、先疏后堵”。

鉴于小摊小贩主要由城市里的低保户、残疾户等困难群体构成,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只能靠摆摊维持生计的现实,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李军表示,小摊小贩占道经营,只是迫于生计,绝不是故意跟制度过不去,不能简单取缔了之;要为这些摊贩解决后顾之忧,给他们造饭碗、找饭碗。

本着既保城市“面子”、又保摊贩“肚子”的原则,贵阳市近日制定了相关政策,规定:对临时占道摊位,将按“不影响市容市貌、不影响消防安全、不影响道路交通、不影响市民生活”的原则,相对集中规范设置,为摊贩保留在城市的生存空间。

贵阳市还规定,对上述摊贩,市场管理部门除收取摊主少量的垃圾处置费外,2至3年内暂不收取其他任何费用,尽可能减轻摊贩的负担。目前,首期临时占道摊区已步入正轨,共安置低保户、下岗困难职工等5000余人。暂时未能安置好的摊主,将通过安排公益性岗位、纳入低保等措施,保证其生计来源。

小摊贩刘军说,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心里踏实了,不怕城管来查了,大家也能更自觉地搞卫生、保持街道干净整洁。(记者 龚金星 余荣华曹树林 汪志球)

快评:管好自己,才能管好城市

“城管打人”的报道,每出现一次,总会刺激公众眼球,挑动百姓神经。这类事情的出现,淹没了人们对城管工作难处的理解,放大了城管的不良形象。

由于一些地方没有把好人员素质关、法律意识关,致使部分城管人员在工作中存在“三过”行为:一过,不作为,对老百姓反映的问题,常常久拖不决;二过,执法粗暴;三过,违规违纪,吃拿卡要。

“三过”不管,难立威信;“三过”不改,难赢人心。因此,城管需管好自己,才能让管理对象信服;管好自己,才能法通令行管好城市。

自己管好自己,还需要他律,需要有效监督制约。否则,城管执法就会离依法行政、文明执法的要求渐行渐远,也会埋下更多不和谐的因子。(姜赟)

近日,福建、郑州、贵阳等省市出台相关政策,改进城管工作,告别野蛮执法,施行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人性化的服务引导。这些做法,值得称赞,更值得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