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彩票”赌博活动近期在吉林省呈蔓延之势。

“黑彩票”泛滥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危害群众生产、生活,打击“黑彩票”刻不容缓。

回顾

查处“黑彩票”案件522起

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马鞍山镇村民白光平,因买“黑彩票”血本无归自杀。他的妻子说,2007年2月开始,村里出现“黑彩票”,连续5个月,白光平输了4万多元,还欠了很多钱。7月12日,白光平又买了4500元的彩票,结果全没中。后来,人们在离村不远的地方发现白光平吊在树上了。

“白光平是村里公认最能干的老实人,他每年承包灭茬子的活,为了赚30元,他连续24小时干活,累了就趴在拖拉机上睡一会儿。他平时舍不得花一分钱,是‘黑彩票’害死了他。”一位村民说。

日前,长春市公安局打掉了一地下“黑彩站”,涉案金额达1100多万元。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长春市北京大街、光复路附近的彩票投注站内,有人做“黑庄”从事地下赌博活动,投注数额巨大。市公安局巡警支队立即成立专案组,经先期调查和秘密侦查,锁定“地下私彩”赌博窝点。

随后,巡警支队抽调20名精干警力,一举端掉这个窝点,当场抓获组织者2人,工作人员3人,现场扣押大量用于赌博投注的电脑、电话等作案工具。经审查,去年11月至案发,长春人苑某作为北京乐特瑞公司代理人,在长春人马某等人协助下,发展了30多家彩票投注站为其下线,由彩票投注站组织投注人向苑某上报投注金额及投注号码,苑某参照福彩三D、体彩排列三的开奖结果,对投注人进行赔付。

苑某把投注金额、号码通过网络报到北京乐特瑞公司,公司进行赔付结算,每经手1万元,苑某就可留近3000元作为“劳务费”。和正规彩票相比,苑某开出“1赔3”至“1赔10”不等的赔率,中奖几率高,赔付金额大,惟一不同的是,苑某不会给投注者出具单据,只要有人中奖,苑某会把钱兑给彩民。

不久,就有近千人加入苑某设立的“赌局”中,“业务”越做越大,日进万元的苑某忙得不亦乐乎。随后,他租用了一间民房,雇朋友马某及佟某等人为其工作,短短6个月,他坐收1100多万元。

为彻底查明案情,在公安部、吉林省公安厅和北京市公安局的指导和配合下,经进一步侦查,专案组赶赴北京,先后将作为苑某上线的北京乐特瑞公司销售部经理宁某、温某和法人代表孟某抓获。

吉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总队长文炜伍说,自从3年前长春市公安机关发现并打掉了第一个地下“六合彩”赌博团伙后,在吉林省10个县(市、区)的20多个乡镇,陆续出现“黑彩票”赌博活动,波及范围广,参与人员多,参与者绝大多数是农村群众。

截至目前,吉林省公安机关已查处“黑彩票”案件522起,打掉违法犯罪团伙140个,查处违法犯罪人员1124人,批评教育参与群众4078人。


解析

“黑彩票”为何泛滥

据文炜伍等人分析,“黑彩票”之所以泛滥成灾,主要有以下一些原因:

诱惑力强。吉林省发现的“黑彩票”赌博活动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由黑庄和赌头,利用香港发行的“六合彩”开奖形式和博彩规则,组织赌博活动,即地下“六合彩”。这种赌博实行49选1,参赌人员根据庄家提供的以12生肖演变而来的49个号码进行投注,每注最少额度10元,上不封顶,投注人可随意押多个号码,可赊账,单注赔率为1:40。另一种是利用国家批准发行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的开奖形式和中奖规则,通过私自发行彩票等组织赌博活动,即“彩票缩水”。“彩票缩水”赌博依托体彩排列3、福彩3D中奖结果,设有1:3至1:10不等的赔率。由于赔率高,操作简易,可赊账,因而极具诱惑力。

参赌人员多。据长春市公安局掌握,去年6月,德惠市、农安县等地的“六合彩”赌博活动形成高峰,参赌人员数以万计,在部分严重地区,形成了全村、全屯参与的局面。根据公安机关对德惠市三胜乡的调查,该乡个别村屯50%以上的农民参与“六合彩”赌博。

文炜伍介绍,“六合彩”组织网络的发展类似传销,大庄发展中庄,中庄发展小庄,小庄发展下线,下线联络“跑单人”,逐步形成多层次、传播性强的投注网络。各层次代销人员千方百计拉拢群众参赌。

专家指出,“黑彩票”泛滥,还有一个原因是执法部门遭遇执法困局。彩票的发行、管理部门由于彩票法还未出台,对打击“黑彩票”缺乏法律支持。他们也没有执法权,只能对违规投注站作停机乃至吊销经营手续的处罚,对背后的“操作”公司,无能为力。吉林省常春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说,警方应集中优势警力开展重点整治,彻底摧毁其组织网络,同时营造社会声势,加强法制宣传教育,建立健全防范工作机制。另外,打击“黑彩票”不仅需要彩票管理部门充分发挥监管职能,更需要广大人民群众的自觉抵制,同时需要公安部门强势介入,多部门协同发力。


专家观点

“黑彩票”干扰正常生活秩序

一些专家认为,“黑彩票”泛滥危害大,干扰了人们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一是严重败坏社会风气。吉林省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安律师说,“黑彩票”赌博活动的滋生蔓延,助长了歪风邪气和封建迷信活动。在“黑彩票”赌博活动盛行的村屯,农民们谈论的是“下注”和“选号”。押中时兴高采烈,输钱时捶胸顿足。一些参赌农民痴迷赌博,有的为了押中号码,到处求神拜佛,大搞封建迷信活动。

二是诱发大量违法犯罪活动。“黑彩票”赌博活动不仅直接造成不少家庭悲剧,还诱发大量违法犯罪活动。一些“跑单人”或“中庄”收取彩民投注后隐瞒截留,谋取利益,一旦败露就卷款潜逃。一些赌徒为获取赌资铤而走险,一些庄家赌赢逼债,赌输赖账,由此诱发盗窃、抢劫、非法拘禁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三是严重干扰农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黑彩票”赌博活动严重的地区,农业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有的农民为了筹集赌资,将种子、化肥等生产资料和牲畜、拖拉机等生产工具变卖,有的甚至将土地承包权出让。有的农民把建房款、孩子的上学费用、家人的医疗费用输光,有的为偿还赌债而抵押房产,导致夫妻反目、父子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