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97.5%的人确认身边存在形象工程 七成人反对兴建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3-22  责任编辑: 长穹

一个贫困县斥资数百万元建“山寨世博中国馆”、“山寨悉尼歌剧院”;年财政收入不到2亿元的国家级重点扶贫县计划一年内完成20多亿元的市政工程建设……如今,一些地方政府大搞“形象工程”,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新浪网,对162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97.5%的人表示自己身边存在形象工程,其中50.0%的人表示“很多”。

73.0%的人认为形象工程问责机制有待完善

北京市某高校建筑学院学生小刘,最近上网搜索“亚洲最大喷泉”时发现,我国竟有7座城市的喷泉号称“第一”,其中几座城市所在地区还严重缺水,“比如西安的音乐喷泉,总投资5亿元;洛阳的喷泉号称有世界上最长的369米数控跑泉。”

小刘说,城市喷泉确实让市民赏心悦目,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建造。但这种以创“纪录”为荣的观念,可能造成巨大浪费,是否该刹车了?

本次调查中,70.0%的人明确表示“反对”兴建形象工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赵成根,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形象工程主要是指没有根据当地民生需要,建造的耗资巨大的工程项目。不过,形象工程并非中国独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官员因政绩需要,也会寻求资源,耗巨资建“面子工程”。

为何当前形象工程越来越多?60.6%的人认为是“社会弥漫的形式主义风气使然”。但更多人(73.0%)归因于“对形象工程的问责和惩处机制有待完善”。

此外,71.6%的人觉得原因是“对领导干部的考核评价机制有待健全”;69.1%的人选择“缺乏公开透明机制,难以监管”;另有64.5%的人表示原因在于“对领导干部的各种检查、评比、考核过多过滥”。

“形象工程的出现,主要源于部分地方领导干部的好大喜功。”赵成根指出,部分地方“一把手”的权力缺乏监督。在长期以GDP为导向的地方官员政绩考核评价体系下,有些干部存在“论功行赏”意识,自己就由着性子做事。

“形象工程越来越多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一些领导干部执政水平有限。”赵成根说,不少官员特别是基层干部,很想干出一些大事儿,但由于视野较窄,作出了一些错误决策。

“一些基层领导干部,有时是‘身不由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教授说,不少形象工程之所以出现在贫困地区,是因为当地官员希望通过建设大型工程引起社会注意。

乔新生指出,贫困地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可支配的资源有限。他们往往会拼命申请项目,以期获得更多资源吸引各方注意,进行招商引资,发展当地经济。

乔新生提醒,一些“形象工程”也应引起社会警惕。其中包括大型集会中的形象工程,比如一些地方热衷搞大型文体活动;还有当前普遍的“软性形象工程”,比如大学里要求教师每年必须在特定刊物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全不管这样的要求合不合乎学术规律。

如何避免形象工程?调查中,75.7%的人首选“重大工程必须全程透明”,72.0%的人建议“引入并扩大民意对干部的‘考核权’”,67.6%的人期待“完善问责机制”。

此外还有:进一步完善预算审批和公开机制(66.6%);完善领导干部考核评价机制(65.7%);严惩形象工程(56.0%);健全举报渠道(55.7%);社会应发扬求真务实作风(54.1%)等。

“一些形象工程,往往被曝光并引发社会反响后,才被问责。如何从源头上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还有待相关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赵成根指出,各地政府在进行重大项目决策时,首先应经过专家或专业机构论证,并经过地方人大审议。在决策过程中还应对预算等相关内容进行公开公示,给民众更多“投票权”。

1   2   下一页  


  新闻眼 |  2011.03.22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