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吉林干部送钱要农民出让土地追踪:钱款均已收回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3-28  责任编辑: 小佳

【提要】问真相:万亩良田遭遇强行流转,吉林前郭县上演农民“被扔钱”闹剧,“利民举措”为何无法赢得民心?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吉林省前郭县为提高粮食产量,在2010年年底远赴甘肃请来龙头企业跨省搞起了农业示范区,并征收农民的耕地集中经营。

但是2011年3月9日,前郭县政府部门的数十名干部来到项目区的青龙山村往农民家里送钱,并强行让没有流转土地的农民在出让土地协议上签字。这种做法遭到了农民的质疑,并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

前郭县委有关负责人昨天深夜表态,已经对这种过激不当行为进行了纠正,并尊重农民的意愿流转土地,切实保护农民的权益。

3月9日一大早,村民丁红娟突然听到院子里的狗狂叫起来,院子闯进了几个陌生人。

丁红娟:我家的狗不是好声的叫,我就下床了。等我穿鞋下床,人家就进屋了。有八、九个人,说是滴灌地送钱的,669元钱。那个男的高个,岁数不大。他让我签字,我没签。他说你查查钱,我也没查。他说你接着,我也没接。(他们把钱)放炕上就往外走。

丁红娟不敢接对方送来的钱,她拿着钱就追了出去,但是钱退给谁谁都不接,她索性把钱扔在了大门口。

丁红娟:他们说“我们是送钱的”,我们不能接这钱,有的是把手插进兜里,有的是把手背身后,我就把钱撂到大门外了。

而送钱的人又把钱捡起来,绕到前门,压在了丁家的窗台上,丁红娟又追了出去。

丁红娟:我就把开车那人拽住了,他还和我急了,问我“你要干啥”。我说“你把钱拿走,我就撒开你”。他不干(答应)。另外一个人上车开车门,我就把钱扔车里了。

当天上午,一共有10户人家被送了钱。

村民吕志家也被送去了8000余元钱,吕志的爱人因为和送钱的人发生争执,犯了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

吕志爱人:一个男的推了我一下,我磕在了窗台上心脏病犯了。

记者:人都跑了?

吕志:跑啥啊,没跑!钱搁炕上了,后来让我们家人扬出去了,扬在门口了,100元钱满地飞。我就把门口的钱划拉划拉往外扬,“赶紧把你这些钱拿走”。

村民告诉记者,送钱的是王府站镇和前郭县政府部门的干部,干部们来送钱,是为了要他们手里的地。

2010年11月,前郭县与甘肃农垦集团签订协议,在王府站镇建立现代化农业示范区。按照规划,王府站镇下辖5个村的1374农民要把承包的1500公顷、合计2万余亩的基本农田,转让给王府站镇农业生产合作社,再由合作社把土地转给甘肃农垦集团经营。当地部分农民不愿出让土地,这才上演了干部上门送钱的一幕。

县政府干部集体上门强行送钱在当地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中国之声昨天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社会反响强烈。

昨天(27日)深夜,前郭县县委副书记包瑞明接受采访时表示,县委县政府的确是为了农民增收才上马这个项目的,出发点是好的,没有逼迫农民的意思,但他也承认部分工作人员在推进土地流转过程中存在不当行为。

包瑞明:我们马上就纠正了,不要这么弄了。干部反复做群众工作,群众不接受,有些急躁。不排除有方法的问题,有点过激,我们已经对干部进行批评教育了。

包瑞明说,县委县政府当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送出去的钱当天就已经全部收回。

吉林省前郭县位于吉林省西部,由于地处东北“黄金玉米带”之上,每年可以为国家贡献30亿斤的粮食,是全国十大商品粮基地之一。据报道称,“现代化农业示范区项目”采用膜下滴灌技术可以使每公顷玉米的产量提高上万斤,促进农民增收。

农民庄金祥跟记者算了笔账:如果同意流转,每年每公顷土地可以获得7500元,但是如果自己种地,每公顷的收益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庄金祥:现在粮食价格好,(每垧)两万斤按照现在玉米市值9角钱一斤,下来就是1.8万元。成本非常有限,大约4000元钱就一大关了,能挣到1.2-1.3万元不成问题。

农民孟宪峰说,加上自己承包的别人的土地,一年下来可以纯收入3-4万元。因此他们不愿意出让土地。

然而,县委副书记包瑞明的算法却与农民的不一样。

包瑞明:今年苞米价格是9角钱,以前是粮食保护价是7.5角钱,今年是特殊年份,拿今年粮价计算是不科学的,应该按三年的平均粮价计算是科学的。

包瑞明说,除去生产成本,每公顷土地纯收入仅为7500元,如遇自然灾害就得赔钱。如果同意流转就可以直接得到7500元,加上粮食直补等收入,每公顷可以坐收1万元左右。

在包瑞明看来,土地流转不仅能让农民增收,而且还能规避风险。

包瑞明:流转土地的农民就规避了两个风险,一个是自然灾害的风险,旱涝都和他没关系,再一个就是市场经济的风险。

对于解放出来的2500余名劳动力,政府又是如何考虑的呢?包瑞明说,一种安置方案就是组织农民外出打工。

包瑞明:农村妇女家里有实际困难,不能去外面打工。我们马上投资1个亿建一个编织园,项目已经落地了。老百姓没有看到实际的厂子,心理不托底。

然而在农民们看来,这并不现实。

庄金祥:现在出去打工都有年龄限制,年龄稍微大点的人家不要你,挣不了多少钱。现在我们都是40多岁、50岁的了,没有一技之长。

孟宪峰:(不能)外出打工,我家有困难,上有老下有小,远点上深圳,家扔不开。

包瑞明说,如果愿意继续种地,政府也出台了置换土地耕种的方案。

包瑞明:你要是想种地,我们在项目区外给你包地种。你要是想多种地,可以上其他乡镇给你多包地,如果你想种十垧二十垧,我们都给你解决。

尽管有了安置方案,但还是有农民表示不理解,为什么非要把几万亩的良田转包给一家企业,为什么增收带来的好处不留给农民。

前郭县县委副书记包瑞明说,滴灌项目虽然增收明显,但是技术要求非常高,传统的“一家一户”耕种模式不适用滴灌技术。

包瑞明:搞大垄双行膜下滴灌项目完全是自动化的,是现代农业经营方式,只有甘肃农垦掌握现代农业技术的人来做,增产粮食才有可能,靠我们一家一户单打独斗,传统方式增产不了粮食的,滴灌给他做不了,什么时候需要滴?而且这是水肥一体化的,水肥一起滴进去,如果配方搞不好,把苗烧死了,这种损失太大了,这种风险不让农民承担。

包瑞明强调,甘肃农垦集团是前郭县“三顾茅庐”请来的,因为这家企业掌握着世界顶级的滴灌技术。

针对农民永久告别土地的担忧,包瑞明强调,这次征地不是永久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这仅是示范区,五年之后,农民可以继续耕种。

包瑞明:让甘肃农垦做示范,成功了,教会农民了,地逐渐给农民了,我们不是把土地拿走完事,不是这样的。

对于青龙山村群众不愿意离开土地的矛盾,包瑞明说,下一步还将继续做农民的思想工作,但县委将充分尊重没有签订流转协议的农民的意愿,不强迫流转耕地。

包瑞明:让农民看一年,观察一年,看看现代化的土地经营怎么,自己感受一下,他们觉得好了,我们明年再让他们做,我们没有逼群众的意思。(记者陈俊杰)

  新闻眼 |  2011.03.28
 
文章来源: 中国广播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