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建议卖淫女改名失足妇女

公安部再次重申:不得歧视、辱骂、殴打,不得用游街示众、公开曝光等侮辱人格尊严方式羞辱卖淫女。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以前叫卖淫女,现在可以叫失足妇女。特殊人群也需要尊重。”

“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给力但不过瘾

至少就我看来,技师和兼职妹不说,这个什么公主啊、流莺啊、楼凤之类的,不但好看好听,而且还能更加富有诗意,能让人产生联想,也许比“失足妇女”更过瘾。

改称“失足妇女”体现执法理性的回归

尊重公民的权利和尊严,不仅仅是执法情怀和道德的主观要求,而且是法治的刚性要求。因而,“卖淫女”向“失足妇女”称谓的改变,谈不上进步,而是某种救赎。

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 媒体称仍有偏见

到了中国的人文主义精神被抹杀的明清,妓女才真正打上了“卑贱”的标签,封建礼教被神圣化。几百年来的礼教传统,深深烙在这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里,戴震所说的“以理杀人”的悲剧层出不穷。

男子开车撞坏五棵树 绿化公司开出13万天价罚单
因为交通事故,撞坏路边绿化带上的5棵树,最后竟然被绿化公司开出了13万的天价赔偿,这着实让人听着有点咋舌!但这件事还就是真的,就发生在苏州市干将路的苏州市草桥中学附近。
治堵能听进多少公众意见
对于北京的交通拥堵,每个人都有切身体会,都会提出一堆意见和建议来。还必须看到,不同利益群体,公车一方、私车一方,党政干部、专家学者、普通市民,有车族、自行车族、行人各有其权益诉求,都未能免俗。

离婚案多牵扯探视权纠纷 借此争抚养权胜率不大

2009年3月,孙楠与买红妹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二人的儿子、女儿均由买红妹抚养,孙楠定期支付抚养费。2010年11月,孙楠起诉前妻买红妹,要求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判归自己所有。

监护人能随意处分被监护人的个人财产吗?

刘某某与刘某是哥俩。他们的父母亲已于最近几年先后去世,给哥俩各留下一套住房,还给刘某留下10万元积蓄。因刘某是精神病人,故刘某某作为哥哥是他的监护人。

“慈善父亲”:膨胀然后坍塌
从奋不顾身救险的抗洪勇士,到街头跪讨救子、频频现身媒体的“爱心父亲”,再到截留红十字基金会救助白血病患儿善款的犯罪嫌疑人,马书军的每一次人生转折都令人唏嘘。

责任编辑 胡永平

用网络来记录一切,让时间去沉淀一切!

中国观察|栏目博客|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