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年法拟规定子女要经常回家看望老人

新修订的老年法在社会保障里拆分出一些内容,单独成立“社会照料”一章。主要针对高龄老人、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以及不能和子女居住在一起的老人。由于现在家庭结构小型化的变化,两个年轻人养四个老人,子女在赡养老人方面确实有些是力不能及,从这种情况来看,对老年人的生活照料日益需要社会的帮助。老年人生活质量提高,社会照料要逐步专业化。
[
“常回家看看”要写入法律 年轻人叹没钱没假][新“老年法”将强化政府责任]

“常回家看看”入法折射中国式养老困局

看望父母本是做人的基本伦理,从这个意义上说,“常回家看看”入法着实有些多余。但揣测立法者的动机,就会发现这条规定基于“空巢老人”愈来愈多而子女看望老人愈来愈少的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常回家看看”入法,折射出了传统养老模式遭受的严峻挑战。

为“常回家看看”写入《老年法》叫好

此次新《老年法》把“常回家看看”写入法律,给老人一份法律权利,给儿女一份法律义务,以法律推动亲情孝敬走进新时代,则是法治精神的升华。这对于匮乏亲情看望的儿女也是心灵震撼,虽说带有硬性的强制,但唤醒的却是儿女亲情良知,不再坚守给钱给物就是孝敬的误区。

新老年法写入“常回家看看” 强调给予精神关怀

吴明表示:“单独写一章总体上看就是三个层面:一个就是居家养老为基础的层面,强调社会照料要进家门,养老机构、志愿者、社区工作者上门为老年人服务。草案在“精神慰藉”一章中规定,“家庭成员不得在精神上忽视、孤立老年人”,特别强调“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要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人”。

男子勒死相貌相似者骗保被执行死刑
外省人邱文吉在成都娶妻,本该安分守己地生活,他却动了邪念。邱文吉在投保了巨额保险后,预谋上演了一场“诈死骗保”的戏。经过精心筹划,他伙同何现兵、毛光华,在锦江区人才市场以招工名义雇了一名与自己相貌、身高相似的农民工后,将其勒死。
太会做官是中国人的大毛病
当一个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年轻人把做官看作是人生价值的最高体现,甚至是唯一体现时,不免让人忧虑。虽然,离辛亥革命把大清王朝送进博物馆已近百年,但要真正破除官本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保姆成后妈父亲生前赠房产 女儿持公证遗嘱索回

在宁波发生一起后母与继女争夺房产的继承纠纷案件。一女子给父亲请来一保姆,让其照顾父亲。没想保姆和父亲竟然结婚,成了自己的后妈。为了老父亲去世遗留下来的一套房子,母女二人闹上法庭。

他预先扣除利息的这种借款行为会受法律保护吗?

年某在本金中预先扣除利息的做法与法律规定不符合,程某实际借款为12.75万元;程某只还本金不还利息的做法也不对,应对12.75万元的本金计算利息,并一同支付给年某。

89岁副省级高干公车“护送”农民上访
鲜为人知的是,“公车上访”事件后,一位云南省政协老干部处的领导奉命上门,就杨维骏带领村民上访的“问题”进行质问。他认为,杨维骏不该以省政协原副主席的身份带上访农民进入省政协大院,称农民有冤屈应走正常渠道反映问题。

责任编辑 胡永平

用网络来记录一切,让时间去沉淀一切!

中国观察|栏目博客|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