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神州
字号:

    从此虞洽卿名声更高,“阿德哥”、“赤脚财神”等尊称不胫而走,虞洽卿与洋人斗争的胆识与谋略更为工商人士所称道。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07-08 14:51:30 |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

与洋人第一次较量:“四明公所”案

  上海开埠后,大量的浙东人,涌向上海滩,有钱的开厂开店,没钱的打工摆摊,一个包袱一双手,走向这个“冒险家的乐园”去闯荡、去谋生、求发展,其兴旺时期,宁波帮商人包括:镇海、象山、舟山、奉化、宁海、慈溪、余姚、鄞县等地的谋生者在上海的有40万人,这么一大帮人在沪谋生,因共同利益团结起来,就有宁波商帮,简称“宁波帮”,他们需要议事集会的场所,人死了安葬地要放棺材,这就有“四明公所”的创办,又称“四明会馆”,当时在沪的“晋帮”办的叫“山西会馆”,“徽帮”办的叫“徽州会馆”,“粤帮”办的叫“广东会馆”。

  四明公所,建于清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共计地44亩零,在上海南市民国路旁,道光24年,上海县知县批准“四明公所”为公益慈善建筑,豁免税赋,道光29年(公元1849年),四明公所划入法租界,25年后(公元1874年),法租界当局,要造一条新马路,计划贯穿四明公所,要公所迁出房子及坟枢,遭到宁波帮人的反抗,法当局派兵人侵四明公所,又遭到宁波人的驱逐,法人开枪打死七个宁波人,后经政府出面交涉,承认“四明公所”永归宁波商会管辖使用,死者获得抚恤赔偿,第一次四明公所事件结束。

  事隔20年,到光绪24年,即公元1898年,法国领事白藻泰,毫不把中国人的产权放在眼里,调兵强行拆除四明公所围墙,又要强占四明公所,并打死二名宁波人,宁波同乡闻讯大怒,群起罢市,外轮上服务的宁波籍职工,也一律上岸罢工,有几个年轻的宁波人,打碎了法租界的路灯,晚上法租界一片黑暗,法帝国主义派兵镇压,打死华人179,伤者多人,法军无理镇压中国民众,激起上海全市民众更大怒火,引发全市罢市罢工,抗议法帝野蛮行为,其他外国人也责难法国当局,事件以宁波帮又一次保住“四明公所”胜利而告终,但由于清廷腐败,法租界地面又得到扩展的无理要求,这就是第二次“四明公所“事件。

  第二次“四明公所”案发生后,宁波同乡会推举宁波帮中名人严筱舫(62岁)、叶澄衷(59岁)等出面交涉,严、叶两人一来年龄较大,二来害怕洋人,不敢理直气壮地与法人去交涉,躲在家里,畏缩不前,宁波帮广大劳工群众见此场面,只得去恳请宁波帮人鲁麟洋行买办虞洽卿。

  公元1898年6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清光绪24年),天气炎热,虞洽卿正在住宅大厅,摇着大芭蕉扇,看《申报》上登载的有关“四明公所”案的新闻,说四明公所董事严筱舫、叶澄衷代表四明公所向法租界洋人交涉,畏缩不前,严、叶两人有负宁波帮人重托云云。

  却说宁波人在法租界与法人驾马车的虞三宝,年方25岁,血气方刚,看到法国人如此欺侮中国人,并要强占“四明公所”,他十分恼火,买了一把锋利的杀猪刀,用猪皮做了个壳,藏在身边,有机会接近法酋白藻泰,与他“命掉命”,原来他母亲是一个法租界倒垃圾工人,上月四明公所案罢工也参加了,法国巡捕开枪 打死两个宁波人,其中一人就是他母亲,法国佬与虞三宝有杀母 之仇,不共戴天,所以身藏尖刀,要与洋人拼命,虞三宝前天去找 董事严筱舫,这位道貌岸然的董事,闭门不出,见洋人胆小如鼠, 他找到严府门口,严家里人说:“严老病了,另请高明”另请高明?请谁呢?他想起同乡虞洽卿,他虽只35岁,已任洋行买办,去年他刚来上海时,找不到工作,一日三餐不继,他找到虞洽卿向他借点钱,虞洽卿立即摸出两块银洋送给他,叫他找找工作看,此人急公好义,我去找虞公去,他跑到虞宅,虞洽卿见了三宝说: “找到工作了吗?”三宝点点头,义把四明公所董事严、叶两人害怕洋人,畏难不敢管的事说了一遍,虞洽卿说:“那么依你说怎么办?”三宝亮出尖刀来说:“我与白藻泰这洋狗拼了,为我娘报仇。”虞洽卿夸奖了这个小伙子不畏强暴,不畏洋人的精神,但对他的报仇方法却提出了不同意见,正说着,外面人声喧闹,十多个在法租界做工的短衣工人闯了进来,齐声要求虞洽卿先生为“四明公所”作主,为宁波帮撑腰,团结起来,不斗倒洋人决不罢休,虞洽卿向工人们拱了拱手说:“承乡亲们瞧得起我,我一定出来顶住,与大家齐心协力与这些横蛮无理的洋人较量。”三宝与工人们都满意地退了出来,虞洽卿内心升起一股正义之火。“我决不退缩,决不辜负宁波乡亲们的重托与信任。”第二天,虞洽卿开始奔走于上层与基层劳工群众之间,决定发动甬藉劳工,并通过宁波劳工领袖沈洪赍做劳工发动工作。虞洽卿答应沈洪赍,几参加这次罢工的工人、佣人、职员、工资一律照发,钱由他负责向上海工商界筹募,沈洪赍听到虞洽卿为此案政治上、经济上出力负责.便大胆发动为劳工罢工罢市,不久,法租界内的洗衣做饭师傅、马车夫、清洁工纷纷罢工,罢工从法租界扩展到公共租界、从宁波帮扩大到所有华人,那些洋人们吃不到饭,坐不到车,马桶满了没人倒,垃圾堆满洋人门口,法国人生活困难,日子难过,饿肚子、穿污衣、别国人也受到牵连,抱怨法租界当局闯了祸,法国当局骑虎难下,自愿与清政府上海当局谈判,答应保留“四明公所”,承认其土地所有权,抚恤赔偿案件中死伤劳工,虞洽卿这一招获得胜利。事后宁波帮严、叶诸君以为虞洽卿侥幸成功,虞洽卿笑笑说:“这不是运气,而是民气压倒洋气也。”在当时虞洽卿能以发动广大劳工群众来制裁洋人,这是难能可贵的举动,四明公所事件后,虞洽卿在宁波帮中大大提高威信,同年被选为“四明公所”董事,初露头角,数年后,被选为宁波旅沪同乡会会长,一当就是30年,直到他抗战时拒当上海伪市长,离沪去重庆。

与洋人第二次较量:“大闹公堂”案

  第二次虞洽卿与洋人较量,是“大闹公堂”案,这是上海开埠以来,最长的一次全市大罢工,历时十个月。

  “大闹公堂”案,发生在1905年即清光绪31年,当时虞洽卿38岁,时任上海荷兰银行买办。事情是这样的:广东贵妇黎黄氏,跟当官的丈夫在四川生活,这年夫病亡,全家离川回广东,携带年轻丫环、女佣十多人(当时广东官场以家有多婢为荣),路经上海在沪逗留数日,玩赏上海风光,被英租巡捕得悉,企图勒索珠宝,诬陷黄氏为“人贩子”,把她拘留,押解公堂会审,黎黄氏在公堂亮出身份,英捕诬为狡辨,当时公堂承审人是金巩伯(华人), 陪审官为英副领事德为门,经审讯结果,“人贩子”罪无确属证据,金巩伯判令把黎黄氏暂时拘留,而陪审官德为门要把黎黄氏逮捕人狱,暂拘与入狱有很大的区别,金、德两人在法庭上争执 起来,德为门仗势辱骂中国会审官金巩伯,并指使英捕头持棍殴打金巩伯,旁听华人见了大为不平,报上大字刊登“大闹公堂” 真相,中国商人开始以罢市对抗英帝,有人还烧了一所英巡捕房,英方大肆逮捕华人群众达500多人,巡捕害怕群众殴打,也全体罢岗,上海道台袁海观出面向洋人交涉,也无结果,当时华人提出要求五条:一、声明责任之谁属。二、撤换德为门。三、斥革行凶捕头。四、西牢女犯改押公廨。五、释放黎黄氏。上海商界公推商界中有声望之名人代表四人:朱葆三、周金箴、施子英、虞洽卿,协助官方与英租界当局进行谈判,当时清朝官方及有资产者,均害怕洋人,而劳工群众却不怕洋人,痛恨洋人,兴中会、光复会等反清宣传深入人心,官方几经交涉,英方不肯认错,谈判陷于僵局,英租界工商罢市罢工继续进行,是年九月的一个早上,身任“大闹公堂”案的调停大员朱葆三,一早起来正在喝蜂糖水,管门的阿申伯送上一封牛皮纸信件,朱葆三用手一摸,信内有一粒硬糖似的东西,朱用剪刀剪开信封,内有信笺一张,子弹一粒,朱葆三吓了一跳,细看函件上写道:

朱葆三先生:

  你身为清政府大员端方所派之首席调解员,必须识事务、明大局,立即惩办闹事之流氓地痞,安定租界秩序,若有损于大英国之利益,必将受到惩罚,寄上子弹一颗,予作警告!

  知名不具即日

  朱葆三看了恐吓信及子弹,顿时吓得脸如土色,佣人赶紧叫了夫人来,朱夫人看了信和子弹,缓缓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退出不管,不就没事了。亏你在上海滩也混了二三十年了,这点事吓得手足无措。”朱葆三见夫人这样一说,也不恐慌了,向夫人讨好地说:“如今上海道大官,见了洋人也让三分,何况吾辈商人,倒是夫人有见识。”朱夫人命佣人拿燕窝汤来,给老板压惊,朱葆三一面喝着燕窝汤,一面寻思:自己打退堂鼓,如何跟另三个调解员说明白,周金箴、施子英好对付,那“阿德哥”血气方刚,.上次“四明公所”,他旗开得胜,战胜洋人,这次我提出打退堂鼓,岂不要受他耻笑:正在盘算,周金箴跌跌撞撞进来,手里拿着一封恐吓信,也是叫他退出调停,朱葆三见了周金箴,两人面面相觑,一同摇摇头,表示一起退出四人调停组,朱葆三听信夫人的话,第二天离沪到老家定海避风头去了,周金箴也闭门不出,施子英听说朱、周两人已打“退堂鼓”,也装病不出门,原约定在四明公所与虞洽卿等见面的商议会也不参加了。

  却说虞洽卿这天上午在四明公所会客室等朱葆三等三人开会商议对付“大闹公堂”案,如何打破对峙僵局的对策,等了两小时,三人都不来,立刻差人分头去叫,回复是朱葆三先生去定海作客了,周金箴病了,施子英旧病复发,关节不灵住院去了,虞洽卿沉思起来:这三人年龄都比他大十多岁,在上海滩工商界 也算得起头面人物,如今碰到与洋人较量时刻,外出的外出,装病的装病,原来患的是“恐洋症”、“软骨病”,他想起二年前的 “四明公所”案,身居调停委员的严筱舫、叶澄衷两人,不是也在紧要关头做了“逃兵”,退出不干,叫他一人去顶。如今素来受宁波帮尊敬的朱葆三先生,居然也中途退出,恐洋惧外,真是个没出息的“阿斗”,虞洽卿气冲冲立即返家,那知郑氏夫人已知此情况,也劝丈夫不要管与外国人冲突的事,虞洽卿素来尊重妻子,这次却发了火,大声说不起来抗争,这叫“奴才”算不得堂堂正正的人,我虞洽卿却要争一争,看看英国佬能横行到几时?说得郑氏夫人难以开口,虞洽卿点上一支烟,静下来回忆起童年时代去家乡伏龙山找“小娘经洞”的往事,那八个童养媳孤立无助,相约携手欲跳海轻生的故事,使他揪心,如今黎黄氏这个寡妇陷人洋牢,我能坐视不救吗?我决不做“逃兵”,再一次要与洋人比一比手劲!

  却说虞洽卿一人坚持到底,不怕殃及自身,每夜邀集旅沪各帮各业领袖20余人,磋商调停办法,根据上次“四明公所”案经验,发动英租界中为外人服务的佣人、厨工、车夫、清洁工、洗衣工大罢工,使英人生活困难,逼他们让步,虞洽卿承诺:罢工工人职员按月发给生活费,经费由他向工商界募捐。这次罢工持续了十个月之久,为上海开埠以来第一次大罢工罢市,群众性的罢工罢市,显示了非凡的威力,租界英人官警、工作、生活陷于瘫痪,英租界当局自知理亏,又斗不过以虞洽卿为首的宁波帮人,答应无罪释放黎黄氏、释放五百余劳工,并撤换德为门及捕头,公开向华人审判官道歉,罢工罢市结束。

  上海《申报》登出“大闹公堂”案华人罢工罢市获胜结束的消息,上海商界放鞭炮示威庆祝,开市这天,上海道台袁海观、正审官关炯之、工商界代表虞洽卿,三个步行南京路,劝令商家开市营业,“大闹公堂”案就此平息。从此虞洽卿名声更高,“阿德哥”、“赤脚财神”等尊称不胫而走,虞洽卿与洋人斗争的胆识与谋略更为工商人士所称道,为他今后创办四明银行、只北轮船公司大业奠定了基础。

发表评论>>